參加「一帶一路」有糖吃?中國與巴基斯坦在爭議地區合蓋發電站 印度跳腳

2017-05-21 20:00

? 人氣

印度河在巴基斯坦境內的支流——拉維河。(美國之音)

印度河在巴基斯坦境內的支流——拉維河。(美國之音)

拒絕參加中國「一帶一路高峰會」之後,印度又將抗議的矛頭,指向中國與巴基斯坦在峰會期間簽署的水電站專案「涉及印度河流域」。

據印度媒體《第一郵報》(First Post)報導,中巴簽署的水利合作備忘錄指出,要在印度河上游、巴基斯坦控制的喀什米爾(Kashmir)境內修建迪阿莫—巴沙(Diamer-Bhasha)和邦基(Bunji)兩座水電站。這兩座超大型水電站的設計產能分別為4500兆瓦和7100兆瓦,預計總成本為270億美元,被視為「一帶一路」倡議下中巴經濟走廊的延伸專案。

《第一郵報》引述了印度環保人士、水利專家、中國問題專家等人的觀點,表達了印度方面對這兩座水電站的擔憂,這些顧慮主要集中在修建水電站對生態環境影響、對居民生活影響、中國軍隊可能進駐當地對喀什米爾政局產生的影響、以及印度對喀什米爾地區的主權等方面。2015年,中國在巴控喀什米爾地區開始修建一座1100兆瓦的水電站 ---- 科哈拉(Kohala)水電站時,印度曾表達過類似的擔憂和抗議。

實際上,印度對巴基斯坦在喀什米爾地區修建水電站的抗議並非單純針對中國的一帶一路專案,其背後是長達幾十年的印巴水資源控制權之爭,而近來的發展顯示,中國將會不可避免地被拖入這場「戰爭」當中。

印度,巴基斯坦,喀什米爾。(美聯社)
印度為防禦巴基斯坦入侵,在克什米爾地區築起長城。(美聯社)

印巴水資源之爭

印度河發源於中國境內的岡底斯山西麓,流經印度,經巴基斯坦後注入阿拉伯海(支流覆蓋部分阿富汗)。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資料,印度河流域面積總共覆蓋112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巴基斯坦占其中47%,印度占39%,中國只有8%,阿富汗占6%。所以,有關印度河水資源使用的爭議,主要是在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展開的。

1947年印巴分治時,印度曾一度切斷供應下游巴基斯坦旁遮普省運河的水源,造成巴基斯坦農業受損,居民生活受到威脅。1949年的印巴戰爭後,雙方在喀什米爾的分界線基本上按照實際控制線而固定了下來,印度河下游的廣大流域都劃入了巴基斯坦,而上游的主幹道和主要支流都在印控的喀什米爾境內。兩國為水資源歸屬問題不斷爭吵,巴基斯坦意識到,印度可以隨時切斷上游水流或人工修改河道,從而造成巴基斯坦的水資源短缺。面對這一國家戰略性問題,巴基斯坦曾一度尋求上訴國際仲裁機構,但印度以「雙邊問題應由雙邊談判」為由拒絕。

經過十幾年的討價還價,在世界銀行等國際機構的幫助下,印巴兩國終於在1960年簽署了《印度河用水條約》(Indus Waters Treaty),條約就河水資源使用、水利開發、爭端解決機制等方面做了詳細的規定,其主要內容就是規範了在印度河幹流和上游五條主要支流(共六條)中,西部三條河流歸巴基斯坦使用,東部三條歸印度。

爭端升級

《印度河用水條約》自誕生以來,印巴雙方基本上能夠遵守條約的規定,經歷了喀什米爾地區大大小小十多次武裝衝突和外交冷戰,印巴兩國都沒有將領土爭端延伸到破壞水資源分享的程度。

然而,隨著經濟的發展,印度對水的需求量上升,印度政府也漸漸在水利規劃等專案中,放鬆對條約的恪守程度。宏大的灌溉計畫使得印度不僅在東部三條河的上游建設了眾多水電站,還在西部歸屬巴基斯坦的支流上建造了電站。儘管印度對外聲稱,西部支流上的電站是徑流式水電站,不影響下游水量,但巴基斯坦一直對此耿耿於懷。

同時,巴基斯坦為了發展國內經濟,也希望能夠最大限度地開發印度河上游屬於自己的水利資源。進入21世紀後,巴基斯坦規劃了幾座位於印度河上游的水電站專案,均遭到印度以各種藉口進行的反對,一些專案由於印度的干擾、沒能得到國際金融機構的融資而擱置。

去年9月,印巴在喀什米爾地區的衝突不斷升級,印度總理莫迪揚言,將考慮通過控制印度河上游水量對巴基斯坦進行報復。印度政府暫停了持續幾十年的、由印巴雙方共同參與的印度河水資源管委會年會,並威脅要重新審議、甚至廢除《印度河用水條約》。

作為回應,巴基斯坦外交事務顧問阿齊茲(Sartaj Aziz)表示,印度如果廢除《印度河用水條約》的話,巴基斯坦將會把這種行為看作是一種「戰爭行為」(Act of War),「或者是對抗巴基斯坦的敵意行為」。至此,一些觀察家認為,印巴之間的衝突即將升級為另一種形式的戰爭 —— 水資源戰爭(Water War)。

印度,巴基斯坦,喀什米爾。(美聯社)
印度為防禦巴基斯坦入侵,在克什米爾地區築起長城。(美聯社)

中國介入水資源戰爭

就在印度政府表示要重新審議《印度河用水條約》後不久,中國宣佈在西藏境內雅魯藏布江上游的一個支流夏布曲上進行暫時斷流。儘管中國方面聲稱,這一舉動是中國規劃已久的拉洛水利樞紐工程的必要步驟,而且夏布曲支流的斷流並不影響雅魯藏布江進入下游國家的水量,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媒體還是對此作出了激烈的反應。跟巴基斯坦媒體的歡欣鼓舞正相反,印度媒體一片擔憂。《印度斯坦時報》(The Hindustan Times)就曾表示,中國這是在警告印度,不要以截流印度河水的方式來報復巴基斯坦。

雅魯藏布江是中國、印度、孟加拉的共用河流,三國之間雖然沒有一個《用水條約》,但多年來經協商產生了一個水資源配置的對話機制,任何修建水利工程的事情都需要三方協商才能實施。夏布曲是雅魯藏布江的支流,其全長185公里水流都在中國境內,因此,在夏布曲上修建水電站不需要與他國協商。

中國在雅魯藏布江幹流上修建的樟木水電站已經於2015年投入使用,儘管中方表明該水電站是一個徑流式電站,不影響下游水量,但印度在該水電站建造過程中曾多次表達過「關切」和「擔憂」。另外,中國在雅魯藏布江支流上還有三座計畫中的水電站,由於夏布曲的斷流工程,上述水電站在印度國內引起了恐慌。《第一郵報》在報導中指出,印度的水利專家們敦促印度政府,儘快與雅魯藏布江流域國家協商一份《用水條約》,以保障印度東北部地區不受水源枯竭的威脅。

分析人士認為,中國不會因印度的「擔憂」而停止在巴控喀什米爾修建水利項目,印度利用上游優勢威脅巴基斯坦民生攸關的水資源,而巴基斯坦的「鐵哥們」中國利用更上游的優勢警告印度,實為地緣博弈的升級表現。美國史汀生中心(Henry L. Stimson Center)的客座研究員法茲爾(Muhammad Daim Fazil)在《外交學人》(The Diplomat)上撰文指出:「(印度)廢除《印度河用水條約》將危及地區安全……可能會最終導致涉及三方的更大規模的戰爭危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