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紹章觀點:未來四年的政治想像─普通級與限制級

2020-05-31 06:50

? 人氣

作者認為,總統蔡英文(見圖)推動修憲是勢在必行,現在只希望限制級版本是純屬杞人憂天的想像而已,沒有在台灣上演的機會。(資料照,簡必丞攝)

作者認為,總統蔡英文(見圖)推動修憲是勢在必行,現在只希望限制級版本是純屬杞人憂天的想像而已,沒有在台灣上演的機會。(資料照,簡必丞攝)

每一位總統到了第二任期,心中大概都會縈繞兩件事。第一件事是如何避免自己變成跛腳總統,第二件事就是自己的歷史定位。蔡英文總統應該也不例外,從她的就職演說中,不難體會這份心思。未來四年的政治想像,自然離不開這篇就職演說。

這篇講稿,洋洋灑灑涵蓋了經濟、社會、國家安全及民主深化四大面向,其中大多數是行政院的工作,唯有一項以總統的身分提出,特別具有意義,此即修憲。這或許是未來四年最重要的一項政治工程了,當然也與歷史定位最具關聯。

蔡英文主導的修憲方向

蔡英文總統主導下的修憲,可能有兩種版本的劇情:普通級與限制級。普通級就像換個人工關節一樣的小手術,也像在大池中丟一顆小石頭,有漣漪但沒有波瀾。如同她在就職演說中所提到的公民權下修18歲的這一項,不具什麼爭議性,即使再加一些其他不具太大爭議性的議題,可能也就在小吵小鬧中過關了。不過,這種普通級的劇情,就可能和歷史定位無緣了。

20200526-總統蔡英文26日至憲指部,視導快反連人車編裝靜態展示、緝毒犬搜索動態演練等等,國安會秘書長顧立雄陪同。(蘇仲泓攝)
總統蔡英文(前右)主導下的修憲,可能有兩種版本的劇情:普通級與限制級。(資料照,蘇仲泓攝)

另外一個版本是限制級,就像動大手術,風險高,也像在小池中丟大石頭,激起巨浪一樣。限制級版本也不是憑空想像,而是在她的演說中看到了蛛絲馬跡。事實上,蔡英文在演說中把限制級版隱藏得很有技巧,不細心體會就不會發現她真正的心思。此篇演講以「台灣共同體」開場,但用防疫來掩飾其政治意涵,而在結尾以修憲劃下句點,但同樣用公民權下修18歲來掩飾其用心。事實上,台灣共同體和修憲才是頭尾貫穿的主軸,防疫根本不足以彰顯台灣共同體的涵義,真正能彰顯者,唯制憲而已,但在演講中不能用制憲兩個字,於是用修憲來暗渡陳倉。

與歷史定位相關的修憲議題有哪些?

修憲議題其實不少,但能與歷史定位(制憲)名實相副的不多,包括:(一)廢除考試院與監察院,將五院制改為三院制,並重新調整職權;(二)擴大總統的職權,朝總統制傾斜;(三)廢掉台灣省與福建省;(四)統獨議題如刪掉「國家統一前」這五個字、清楚界定領土及更改國號等等。其中第三項至第四項是最具敏感性,但也最能彰顯台灣共同體的政治意涵。然而,蔡英文與民進黨究竟會不會碰這些議題呢?這些議題有無優先順序呢?如果碰,會怎麼碰呢?這些都是值得關注的問題。

從難易的角度看,這四項議題中,第一項最容易,依次困難度會隨著增加。但對蔡英文而言,第一項如同雞肋,因為對其權力並無影響,但應該會以此做為助攻議題。

第二項議題為擴大總統職權,根據媒體報導,所謂執政高層表示,「總統是一票一票選上來的最高行政首長,颱風天淹水其實也有她的事,總統如何能如臂指使地指揮部會,『這個必須一定程度地處理。』」「從增強行政效率的角度出發,讓總統可召開部長會議、更具實權,也不排斥到立法院發布國情咨文,使總統『權責相符』。黨政高層說,這是『制度控』的蔡英文適合做、也願意做的。」由現在的方向來看,這或許才是蔡英文心中真正想達到的目的,但在講稿中,她把這個議題隱藏在「民主深化」之下,特別令人感到諷刺。以台灣目前的情況,制衡力量氣若游絲,民進黨已可以隨心所欲而不怕踰矩,因此,蔡英文此舉旨在消除像賴清德、蘇貞昌這樣強勢行政院長對總統的牽制而已,根本與民主深化無關。總統制度化的擴權,不僅無法深化民主,更可能對民主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民眾不能不察。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