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對下一代負責就不要怕痛

2020-05-29 06:00

? 人氣

勞動部長許銘春針對勞保年金和勞權問題,於任期內為能落實,提出勞動部對勞保年金破產危機,政府提撥金額將會高出先前的每年2百億元。(資料照,盧逸峰攝)

勞動部長許銘春針對勞保年金和勞權問題,於任期內為能落實,提出勞動部對勞保年金破產危機,政府提撥金額將會高出先前的每年2百億元。(資料照,盧逸峰攝)

勞動部長許銘春在520蔡英文第2任總統就職後隔天,針對勞保年金和勞權問題,於任期內為能落實,提出勞動部對勞保年金破產危機,政府提撥金額將會高出先前的每年2百億元。但事實上從長遠永續經營來看,這只能用杯水車薪來形容,若政府一直用此方式去填錢坑,那這個數字只會不斷往上加碼,最後還是羊毛出在羊身上,又排擠國家建設預算。

因為以勞動部自行精算的費率,若以老年給付1.55%去計算,勞保費率要27.3%才能平衡。而目前雖然每2年提高勞保費率0.5%,到民國111年目標為12%去相比較,根本就是調整慢郎中,目標的勞保費率也無助勞動基金財務安全,也就是說到了勞保費率真的調漲到12%,可能還往後數年還要調漲,然後沒完沒了下去,此間政府要提撥也勢必越滾越大。今日會造成這樣困窘,除了勞保人口多之外,再來就是也會牽動移工人事成本和國保費率,更關鍵的就是選票考量,政策上一直用治標當成治本去執行。

沒錯,若勞保費率以「目前」基本財務安定的27.3%去計算,因為這裡面分成勞工被保險人自付30%,投保單位60%,還有政府10%,猛藥開下去立即造成低薪更往下盤跌的勞工收入減少,企業成本大增,政府也相對得編列更多預算去支應。於是一直多方力量用會反映在物價上,外銷競爭力價格上產生不利,當成理由去反對到底。但台灣現在已經是整體經濟體質不同過去,勞工憂心老本不足成了下流老人,還有整體人口高齡化不可逆,這些情形早就在日本上演。只要我們還用拖拖拉和轉嫁給下一代賴皮心態去看勞保整體財務危機,才是真正的動搖國本和自相殘殺。當蔡英文已經無連任壓力,那就當放手揮大刀改革勞保年金和給付,一切回歸理行和科學,加速勞保費率調整速度,以精算值與強行軍為堅定達到目標,這些都會在時間下得到肯定。

當然要打破低薪又要加速調高勞保費率,是一種走鋼索上的高難度,也就是說政府要年年調基本工資,也就同步調高勞保費率,還要內需與外銷穩定成長,但這些困局造歐洲一些國家勞動抗爭中便出現過,若台灣全體還用能拖就拖去改革,那時間無情下只會痛的更深又悔不當初,這一代也會被後輩譏為貪婪的一代。而且很現實的是,民主化之後,連任總統出過數位,但都未能在第2任大膽魄力改革勞保財務,是政客或政治家從此便可看出。

2020年5月20日,蔡英文總統就職典禮(AP)
作者認為台灣民主史上連任總統出過數位,但都未能在第2任大膽魄力改革勞保財務。圖為蔡英文總統就職典禮。(資料照,AP)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