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國家機器是用於為民謀福還是政黨惡鬥

2020-05-30 05:40

? 人氣

面對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選舉,執政黨以國家機器和執政優勢全力配合追殺韓國瑜,但國家資源可因政黨之私而隨意亂用嗎?。(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面對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選舉,執政黨以國家機器和執政優勢全力配合追殺韓國瑜,但國家資源可因政黨之私而隨意亂用嗎?。(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殷商史書上記載:成湯在位時,年久無雨,大地乾旱。每年商湯皆設祭壇,祈求天帝早日降雨。到了第七年,依然遍地乾旱。

太史說:「應當殺一個人來向神明祈雨。」

成湯說:「我正是為了救人才求雨,若一定要用殺人的方式向神明求雨,那就拿我的性命來犧牲祈雨吧!」

於是,成湯沐浴齋戒,修剪頭髮、指甲,乘著白馬,拉著沒有華麗裝飾的車子,身上纏繞著白茅,把自己作為向神祈雨的犧牲品。

在桑林曠野中,成湯為求降雨救百姓,誠心向上天下罪己詔:「第一、因為我的政令不當,使得朝臣百官有所失職。第二、由於我的施政管理不善,造成百姓未蒙其利,甚而流離失所。第三、因為我的宮室修建豪華,浪費公帑或過於奢侈。第四、我或有誤信嬪妃之言,導致有所不公。第五、因為訂定的法令不夠嚴格,致使官員違法甚而貪污受賄,致使百姓受害。第六、由於我用人不淑,疏於嚴加考核,使得讒媚小人得勢!」

成湯祈禱、懺悔的話未完,已感動上天,方圓數千里下起了滂沱大雨,解了乾旱、救了黎民!

昔日明君聖主大心為公,但有災劫,其心皆是抱持「萬方有罪,罪在朕躬」,甚至不惜犧牲自我,以救百姓於水火!

對照今時,近日因梅雨鋒面籠罩,高雄連日強降雨,罷韓團體關心的不是災情是否危害人民生計,而是聚焦於高雄水淹得夠不夠高、夠不夠久、夠不夠廣,恨不得水災越大越好,才能讓罷韓有更多正當性!中央官員南下勘災,其目的恐怕也不在於關心黎民百姓,水退太快,反倒很令其失望!

網路上流傳著許多刻意造假的圖片,有些是前幾年的淹水照,有些甚至場景根本不在台灣,卻可以渲染成「高雄治水不力,以致於遍地成災」!

如此唯恐高雄不淹,巴不得高雄被大水淹得越慘越好,為的是什麼?不就是希望6月6日有更多人出來投下罷免韓國瑜的票嗎?

為了罷韓,整個國家機器幾乎也都巧妙地配合地「天衣無縫」!

高鐵近期「很剛好地」推出大學生優惠活動,日期從5/27到6/9,正好涵蓋6/6,而民進黨青年部在5/27的臉書貼文,也標註優惠活動的日期,提醒大學生可以使用優惠活動,上頭的文案,更被發現有「藏頭詩」的玄機,文宣內容為「『回』想起上次返鄉,已經多久了?『家』鄉的風景,不會因距離而變得疏遠;『投』身在工作裡忙碌,但家鄉的燈總是為你開著;『票』買好就出發,回味家鄉味,振興經濟吧!」,用直的看正好就是「回家投票」。

另外,即使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罷韓行動仍如火如荼進行,中選會李進勇指出,因應6/6罷免投票,已經向中央政府提出1275萬6千元的防疫作業需求,要從振興特別預算當中支應。

顧名思義,振興預算不就是為了挽救疫情對經濟的衝擊而特別設立的嗎?然而,為了配合罷韓投票,本來拿來救助疫情災民的錢,可以拿來配合罷韓用!

還有,Wecare高雄罷韓文宣「韓國瑜不值得你觸法」中,內容盜用法務部Logo,意圖讓人誤認是法務部官方文宣,對此法務部長蔡清祥竟稱「能原諒的話就原諒」!真是豈有此理!民間團體的文宣盜用法務部的logo 竟然是不違法的?人民真的可以相信法務部是公正的法務機構嗎?

最扯的是,在罷免案倒數10天的此時,罷韓團體涉嫌發送市價達130元抗菌乾洗手液,附宣傳罷韓廣告,已明顯涉及賄選,然而法務部次長蔡碧仲卻說,所謂送競選宣傳品超過30元涉及賄選,是法務部歷年查察賄選的一個標準,但不是絕對的標準,還要看所送東西個案!

20200527-國民黨立委鄭麗文(右)認為罷韓贈送乾洗手涉及賄選,質詢法務部次長蔡碧仲(左)對此回應,市價超過30元以上,是法務部歷年查察賄選標準,但不是絕對標準。(截自國會頻道)
國民黨立委鄭麗文(右)認為罷韓贈送乾洗手涉及賄選,質詢法務部次長蔡碧仲(左)對此回應,市價超過30元以上,是法務部歷年查察賄選標準,但不是絕對標準。(資料照,截自國會頻道)

此為荒天下之大謬!法務部原是國家獨立公正之最高法務機構,現在竟然如此作賤自己!

難怪羅智強砲轟,「30元不是絕對標準,蔡碧仲,你去和陳定南下跪!什麼叫不是絕對標準?意思是看黨證來決定嗎?」

羅智強強調:「選舉罷免,別的黨若敢送30元以上的物品,保證就是『絕對標準』,辦到底、打到死。民進黨的側翼送130元以上物品,就不是『絕對標準』。現在的民進黨,對得起堅持30元標準的陳青天嗎?」

20200112-國民黨青壯派議員12日召開記者會呼籲黨內改革,台北市議員羅智強發言。(盧逸峰攝)
台北市議員羅智強表示,法務部的絕對標準因政黨而異。(資料照,盧逸峰攝)

凡此種種,執政黨以國家機器和執政優勢全力配合追殺韓國瑜,其司馬昭之心已是昭然若揭、路人皆知!

國家資源可以這樣因政黨之私而隨意亂用嗎?此例一開,爾後政黨的惡鬥將永無寧日,國家機器和國家資源可以違法動用於打擊政敵,中華民國將不再是一個法治的國家,是可忍孰不可忍!

韓國瑜的去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到底還是不是一個法治國家?政府的存在目的是什麼?為民謀福利?還是政黨惡鬥?

古聖王成湯若在世,見今日之國家政府之作為,恐怕也要掩面嘆息流淚了!

*作者為高中英文教師

本篇文章共 4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5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湘之音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