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創悲歌─法律篇》「打官司要8萬、賠償才1萬元」創作者遇侵權無力又心酸

2017-04-20 08:30

? 人氣

高額的訴訟費用、漫長的時間成本,常常讓受侵權的創作人望之卻步。(取自www.16sucai.com)

高額的訴訟費用、漫長的時間成本,常常讓受侵權的創作人望之卻步。(取自www.16sucai.com)

「漫畫家遇到抄襲或者侵權的案子時,會要畫家先評估可以跟對方討到多少錢,因為打官司最便宜也要花8萬塊左右,漫畫家1個月畫圖賺的可能才1、2萬,甚至更少,如果對方賠的錢太少,除非是想爭一口氣,不然就會建議放棄。」

近來漫畫、音樂、戲劇、影視圈接連爆出創作人與公司廠商的授權糾紛,先是漫畫家陳皇宇控訴經紀公司友善文創意圖奪走著作權,而後又有獨立樂團「茄子蛋」的歌曲在未經授權下,遭音樂廠商有料音樂用於請領文化部補助。接著,又再傳出「台南人劇團」未經同意使用、改寫原創故事的爭議。此外近期最沸沸揚揚的,就屬國片《目擊者》原故事作者陳玉珊與導演程偉豪對於劇本授權的糾紛。

當權益遭受侵害時,受害人最後往往只能訴諸法律,然而台北市漫畫從業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鍾孟舜便指出,找律師打官司,最便宜往往也要新台幣8萬元,且「法律途徑都很花時間」,如工會協助的案例中,漫畫家蕭言中的作品2015年7月遭到咖啡店業者盜印、抄襲,卻到今年3月才完成偵查,進入開庭程序。高額的訴訟費用、漫長的時間成本,常常讓受侵權的創作人望之卻步。

蕭言中。(取自和春技術學院網站)
漫畫家蕭言中的作品2015年7月遭到咖啡店業者盜印、抄襲,卻到今年3月才完成偵查,進入開庭程序。(取自和春技術學院網站)

對於創作者遭遇侵權時的弱勢情況,鍾孟舜也指出,當發生侵權事件時,創作者的困境之一常常是「不知道歸誰管」,而求助無門,並且相關主管機關也「默默不講話」,讓受侵害的作者們處境更加艱鉅。鍾孟舜更坦言,常常最後漫畫家被侵權,都只能來找工會幫忙,他覺得自己很像成了政府與民間的一個申訴窗口。

漫畫工會理監事9人無薪 義務幫忙檢視合約

「政府該做的事都沒有做」。鍾孟舜直言,目前漫畫圈內遇到的法律問題,幾乎都是由漫畫工會負責處理,工會理監事共9人都沒領薪水,常常有漫畫家拿了合約,第一件事就是找工會幹部幫忙檢查有無問題,或者出了事,首先也是找工會求助。鍾孟舜也無奈表示,自從接了理事長的職務後,7、8年來都沒時間畫漫畫,最近一次動筆,就是陳金鋒引退時畫的紀念圖。

台北市漫畫從業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鍾孟舜便指出,目前漫畫圈內遇到的法律問題,幾乎都是由漫畫工會負責處理。(取自鍾孟舜臉書)
台北市漫畫從業人員職業工會理事長鍾孟舜便指出,目前漫畫圈內遇到的法律問題,幾乎都是由漫畫工會負責處理。(取自鍾孟舜臉書)

而談到工會如何協助遭受侵權的創作者爭取權益?鍾孟舜指出,有漫畫家來找他幫忙抄襲或者侵權的案子時,他會要畫家先評估可以跟對方討到多少錢,因為打官司最便宜也要花8萬塊左右,漫畫家1個月畫圖賺的可能才1、2萬,甚至更少,如果對方賠的錢太少,除非是想爭一口氣,不然就會建議放棄。

「但該討的還是要討」,鍾孟舜提到,他會鼓勵創作者至少要上臉書,甚至投訴媒體,把事情揭露出來,討不到錢,至少要扳回一點名聲。

訴訟賠償金都不高 建議政府設立法扶管道

音樂製作人李孝祖則表示,評估訴訟可以拿到的賠償高不高,而後決定要不要興訟,是現今較普遍的做法。但他也認為,「賠償金額不該是創作人是否捍衛自身權利的主要考量」。大多數的官司中,可以討到的賠償其實都不會太好,要負擔的裁判費又很高。他建議政府可以設立著作專門的法扶諮詢管道,來幫助廣大創作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