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紐約再次成為「歸零地」:新冠肺炎危機中的美國與美國總統

2020-03-31 10:33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9/11紀念館已經沒有鮮花了。一個通常都是鋪滿玫瑰、康乃馨和星條旗卡片的美國祭壇,現在被一個臨時的塑膠欄桿隔離著。那條閃爍著白色霓虹,宛如「不夜城」的百老匯大街,現在暗淡無光。地鐵變成了無人的幽靈列車。史泰登島(Staten Island)的渡輪仍然繼續穿梭在紐約港的碎浪水流之間,在進出曼哈頓下城的途中經過自由女神像(Lady Liberty),但是船上幾乎沒有乘客。通常都人潮湧動的紐約時報廣場(Times Square)接近空無一人。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身處這場全球大流行的疫情中間,再沒有人想在被稱為「世界十字路口」(Crossroads of the World)的商業區碰面。一個以傳播活力著稱的城市,一個號稱永不入眠的城市,已經被迫進入冬眠。作為美國感染病例最多的集合城市,這裏再次成為「歸零地」(Ground Zero)——而這是任何一個紐約人都不希望再次用在這裏的名字。就像那一年的9月11日一樣,我們的世界再次猝不及防地被顛覆。

就像人一樣,一個國家在危難之際也會顯露出真正的面目。在如此重大的緊急境況下,只要很短時間就能看出一個總統是否扛得住這樣的時刻。於是,在遭遇這場舉國乃至全球性的災難時,我們從中看到了怎樣的美國?國會山莊那群彷彿在幾年前就因黨派紛爭陷入癱瘓、處於立法封鎖狀態的議員們,能否起來迎接這場挑戰?那個如今坐在橢圓形辦公室「堅毅桌」後面的那個自詡為「戰時總統」的人,又怎樣呢?

在上述三個問題當中,最後一個是最無趣的,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的回應是那麼不出意料。他沒有改變過,沒有成長過。他不認錯,也不怎麼謙卑。

相反,作為總統的所有標誌性風格都被他激昂地展示出來。他荒謬地自吹自擂,說自己對危機的應對應得滿分10分。他將本應無關政治的事情政治化——他戴著印有競選標語「讓美國繼續偉大」(Keep America Great)的鴨舌帽拜訪疾病控制中心。

特朗普在橢圓形辦公室
 

他對真相的歪曲令人費解——現在他聲稱自己很早就完全關注到全球大流行的規模,哪怕他很多個星期裏都在否認和淡化疫情的威脅。他以「假新聞」攻擊媒體,包括特別惡毒地中傷一個白宮記者,在後者問他有什麼話要對驚恐的美國人說時,他回答:「我告訴他們你是個差勁的記者。」他小器又刻薄——取笑在彈劾案審判結束時投票支持趕他下台的參議員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因為他已宣佈自我隔離。

他繼續對那些在最前線應對危機的政府部門作出攻擊——對於發出敦促美國人盡量不作任何國際旅行這一最極端出行指示的美國國務院,他在自己的總統講台上形容是「深層國務院」。他極度沉迷於評分,現在又沉迷於確診病例數字——他截停了一艘停在西岸的遊輪,說:「我喜歡現在的數字,我不需要為了一艘錯不在我們身上的船就讓數字翻倍。」他沉緬於炒作——聲稱羥氯喹(hydroxycholoroquine)和阿奇霉素(Azithromycin)合用是「醫藥史上最大的改變遊戲規則的事物」,哪怕醫學官員已經警告不要宣揚虛假的希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