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來囉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洪秀全的神秘經驗令人大為興奮:《簡又文回憶錄》選摘(1)

2020-04-04 05:10

? 人氣

簡又文(見圖)表示,他研究太平天國史的興趣,最初是在民國七年(一九一八)發生的。距今適屆六十年了。追述已往的經過以留紀念,可算是一篇別開生面的「歷史的歷史」,也可稱為「治學回憶錄」。(圖/新銳文創提供)

簡又文(見圖)表示,他研究太平天國史的興趣,最初是在民國七年(一九一八)發生的。距今適屆六十年了。追述已往的經過以留紀念,可算是一篇別開生面的「歷史的歷史」,也可稱為「治學回憶錄」。(圖/新銳文創提供)

《簡又文回憶錄》包括第一部:《重生六十年》,第二部《西北從軍記》,第三部《宦海飄流二十年》,第四部《我研究太平天國史的經過》。今僅就第四部中,節錄兩篇文章。

開始

我研究太平天國史的興趣,最初是在民國七年(一九一八)發生的。距今適屆六十年了。追述已往的經過以留紀念,可算是一篇別開生面的「歷史的歷史」,也可稱為「治學回憶錄」。

是年冬,我第二次負笈渡美,入芝加高大學研究院深造,專攻神學、宗教學。一日,偶在圖書館得讀史丕亞博士所著的一本傳教史(Robert E. Speer: Missions and  Modern History);其第一篇是敘述評論太平天國的。當時,擧世多未清楚認識太平天國之革命的真相和意義與性質,故常有誤解及歪曲史實之處。史博士苦心蒐集大量可靠而難得的資料,精心研究全役之史蹟,旁徵博引,撰成此篇,主持正義,立論準確,下筆嚴正,態度公平,糾正謬說,表彰真相,以為此曠代的革命大運動辨誣及表白,無異「洗寃錄」也。他敘述外人反對及醜詆太平天國之四大理由之後,自下斷論云:「然而這一大問題(即關於太平革命之是非善惡)並不能作如此簡單及概括的答案的。而且已往久經埋葬了的問題,總有復活的方法而要求簇新的答覆的。」

1920 美國芝加哥大學獲神學碩士照(簡又文談太平天國,新銳文創)
簡又文1920年於美國芝加高大學獲神學碩士。(圖/新銳文創)

他於是博引證據,逐一駁覆,而陳出新的答案,合理正確,足為「太平軍」一洗沉寃。其間,他有一警句,最能表現他對太平革命之真知識,他說:「大平革命是中國人民對於滿洲治權之永遠不滅的仇恨表示。」(按:在此書出版之同一年,光緒卅年一九0四,國父孫中山先生根據春秋大義而推許太平天國民族革命,見漢公著〈太平天國戰史序〉。一東一西,無獨有偶,各抒己見,作此創新偉論,可云巧合,是皆不朽的、正確的論斷也。史博士全篇,我曾節譯,載《大陸雜誌》卅七卷七期,民五七年十月。)

史博士這一篇,於洪秀全之神秘經驗、宗教信仰、革命活動、與太平天國之創建及理想,一一詳述,夾敘夾議,為我以前所未知未聞者,令我大為興奮,印象至深。由是,對於研究太平歷史開始興起永久的、濃厚的興味,以迄今日從未稍減,只有隨日增加而已。自此,我決定以「太平天國基督教」為考取博士論文題目。領得碩士之後,在圖書館搜索有關太平史的英文書籍,一一細讀,劄記要點。過了多時,頗有所得。方擬著手撰著,忽接父親來電言病重,著即回國。我持電向主任教授請教行止。教授既知我是獨子,即正色作答曰:「倫理責任,不可卸也;博士之考得,不過一時之虛榮與個人之快意事耳;此時不得,俟諸他日可也。」我遂棄學回國侍養。未幾,父疾有瘳,烏私稍遂。但以後再無渡美從學的機會了。此為民十年間事(一九二一)。

此次回國,雖未得有博士學位,但除了太平史料劄記之外,我卻帶回了一種最為重要、最有價值的治學工具。那即是科學的歷史方法。原來芝加高大學諸教授中,有好幾位專家是早年留學德國的,所以他們所傳授的治學方法,乃是一脈相承的享有盛名的歷史學派,復發揚光大之,成為成績斐然的大學者。我受了他們多時的訓導,得其精神與方法,是故以後一生獨立治學,皆秉承師訓,恪守軌道,一是以此歷史方法學專門研究太平史,旁及他門學術。

「太平迷」

在滬侍養期間,我任「中華基督教青年會全國協會」編輯幹事。於正常職務編撰宗教書籍論文之外,念念不忘繼續研究太平史,殆以為副業,一種知識上業餘的好癖(hobby)或娛樂。工作有暇,輒從事搜集中西太平史料,增富昔時的劄記。但研究範圍漸已擴大,由其宗教單方面而伸延至整個革命運動之全面了。因自知史料未足,不敢謬然執筆寫作,只是進行科學的歷史方法之第一步驟蒐集史料。當時,一有餘暇,逢人便問,見書便購,並到處採訪。上海縣城、杭州、蘇州、南京等處都去過。零零碎碎的事蹟,與官書、半官書、私人著作,收入也不少。英文書籍則由三個圖書館借閱即是基督教的「廣學會」、「英國皇家亞洲協會」和「青年協會」英文藏書部。所得可算頗多。因為蒐集工作之情過於狂熱,近乎幼稚病,致惹朋友們的譏笑,稱我為「太平迷」。我一面竊笑,一面也居之不辭,因深識一條真理:凡在學術上,即如在藝術上,以至凡在各種事業工作上,必要專心致志、苦心孤詣、堅毅努力、集中全身全部精神力量,以長期從事於一個單一目標者乃克成功;而斷非無恆心、無苦志、無毅力,而只望一蹴而就或僥倖而得所能有成者。此荀子教人為學主於「一」之精義也。

廣西梧州的一座太平天國紀念碑。(圖/維基百科)
廣西梧州的一座太平天國紀念碑。(圖/維基百科)

當時的「太平迷」,其興愈濃,其迷愈甚,迷頭迷腦,屢鬧笑話。及今思之,猶是可笑。如偶聞人言,蘇州城外「戒幢寺」的五百羅漢,其中有一個手拿著「太平天國」大錢者。我即乘車去觀察,以為是「太平軍」遺蹟也。至則見那羅漢手抱的大錢面文,原來是順讀「天下太平」四字,不過「下」字在底,為手指掩蔽下截,故全文甚似「太平天國」而已。不禁私自發笑,但問題答案雖是零,仍得了準確的「非也」的答案。我乘機去遊覽昔年的「忠王府」遺蹟「拙政園」,也算不枉此行。

又一次,聞美國友人說,上海南京路一家骨董肆有「太平天國」金幣出售,即囊鉅款去買。至則果見有金錢二枚,大小及形式一如平錢,製作頗精,索價每枚大洋百元,不肯稍減。方欲交款買入,但多看一眼,且以指頭輕捏其一,不料金錢隨手破為兩片。我登時嚇了一跳,掌櫃的責令照價賠償。我卻與其理論,振振有辭:「如果錢質確是真金,何可捏斷?製造偽物行騙,該得何罪?」在嘈吵爭論之下,店東出來,廉得其情,自知理虧,急於息事寧人,不再追究,我才得從容脫身。官司打不成,一出店門,忙以手帕抹抹額上的汗。

在這期間,我曾回粵,又乘機到處採訪。過香港時得張祝齡牧師之助,頗有所得,因其先祖早年曾「窩藏」未顯時的干王洪仁玕於東莞故居,故抄得洪秀金及洪仁玕的遺詩,給我轉錄。牧師尊翁又曾與事敗逃回之干王嫡子葵元同學於李朗書院。所聞故事皆為我述之。

回廣州後,復由張牧師介紹得識亦由天京破後間關逃回的琅王洪魁元後人洪顯初醫師。他親為我回本鄉詳細採訪故老傳說及攝影本鄉風景。關於洪秀全童年生活及鄉居事蹟,令我獲得史料不少,皆世人所未知者。

作者簡又文(1896-1978),名永真、號馭繁(取自前人句「執簡馭繁」),筆名大華烈士(俄文意「同志」)。對於太平天國之研究,有50年的功力,蒐羅資料最為豐富,尤具獨到的見解。本文選自《簡又文回憶錄》第四部《我研究太平天國史的經過》(新銳文創)。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