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買帳賣台原罪,國民黨自我消解存在價值

2020-04-04 06:00

? 人氣

作者認為,國民黨團口號喊得再多,都只是取暖,只是機會主義和自我安慰。未能在關鍵時刻堅持,支持者感受到的就只是騙選票。圖為國民黨團要求退回行政院版「國土計畫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國民黨團口號喊得再多,都只是取暖,只是機會主義和自我安慰。未能在關鍵時刻堅持,支持者感受到的就只是騙選票。圖為國民黨團要求退回行政院版「國土計畫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資料照,顏麟宇攝)

一個立法委員可以宛如鄰家的阿姨熱情、親近人,像普通人般會為小事大笑落淚,然而一站上質詢台,議事、職權上的表現,是否為同屬性支持者爭取、甚至抵抗,才是評價角色的標準。如果國會議員會因為「1450出草」之類的事情開始動搖調整,像所有人一樣會因為網友批評不安懷疑,甚至以此當作出手監督的判準,那麼就是應該深思進退這個角色的時候。

泛綠分化族群 打賣台牌

族群分化,指控賣台,一直是民進黨、泛綠陣營的拿手好戲,從陳水扁時期凶狠的「太平洋沒加蓋」,到蔡英文略帶文青風,更加細膩綿密,參和著對過去威權的反省、連結美國歐盟捍衛民主、沒完沒了的性別平等,輸出成為查抄黨產、查禁言論、同性婚姻等檢討人民、清算人民的政策。國民黨問政風格上,對於泛綠陣營這套「戲路」,雖然偶有政治口水,長期來說則沒有立場堅持,政治人物都像是媒體小編,苦思著下一次的記者賭麥回應如何討喜,甚至是社交媒體的按讚數,不重視大方向的堅持、支持者的屬性,落入了綠營控訴國民黨賣台的俗套。只要控訴力道稍大,「風向」稍微不對,國民黨的問政方向就立刻見風轉舵,這樣子的在野黨無法凝聚支持者的意志與鬥志,反而在選民眼中坐實了「國民黨=賣台」的印象。

從新國會開議以來短短一個月,國民黨的問政表現,就顯示了上述的怪狀。執政黨的防疫方向法治不彰,無論是刻意還是執政黨也被網路鄉民帶者跑,政府用許多民間指責自私、不負責任的方式,逼迫標的群體配合防疫,不負明確下令的責任,供人民遵循,在野黨問政有諸多作為空間。然而,國民黨的問政方向卻是看著今天報紙標題,東想不能得罪陳時中、西想目前哪個族群(陸生、「逃跑外勞」、自主出國旅遊者)已經成為輿論眼中釘,乃至落井下石。這樣的在野黨常常當執政黨的啦啦隊,角色荒唐錯亂。

近一月國民黨議事表現 淪落執政黨啦啦隊

開議大秀當然就是「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與紓困特別條例」的馬拉松黨團協商,本特別條例有國民黨時常拿出來痛批的「散布謠言」條款,還從行政罰加碼刑罰,從民主政治和國民黨過去批評,應該反對。然而該黨有委員擬對條文提出修正動議,卻被黨團幹部告知不宜,會被指控阻礙防疫,黨團不會支持,只能立委個別提出。而該立委也「從惡如流」,不只不委由黨團提案,自己也放棄。該黨團幹部,自己過去也有反對社會秩序維護法第63條第1項第5款散布謠言條款的公開言行,妨礙防疫的藉口說不過去,反對者自認賣台原罪,精神過敏地害怕指責,才是不能堅持的原因。如今這段過程少有人知道,讓這些機會主義的國會議員逃避外界監督。

國民黨團2月10日提出防疫紓困應編列500億特別預算,執政黨後來加碼至600億。然而特別預算,本來就是國家進入緊急、類似戰爭狀態,相關民主監督有必要放鬆的制度,等同在野黨自行放棄監督。特別預算本是訓政時期,為了因應戰爭體制的特殊制度,遺留成為民主時代的威權遺跡。立法委員賴士葆質詢監督文化部,質疑特別預算編列比例,在各部會當中特別高,站在國民黨率先提出特別預算的立場,其實已經是承認了防疫如作戰,政府便宜行事可也,在回頭檢討特別預算比例,外界只能看成吹毛求疵而已。另外,立法委員翁重鈞提出凍結80%紓困預算,熟悉議事運作者均知,這類議案終將解凍,表態和議事攻防,意義遠大於實際上禁止政府動支預算,新聞卻傳出國民黨小黨鞭蔣萬安在事前曾勸說翁(而且是在此爭議已經發生完畢後,才傳出新聞)。顯然是有心人是要操作新聞,貶低翁而抬高蔣。蔣身為黨鞭之一,卻無法藉由議事攻防凝聚己方戰力,還要瓦解本黨黨團立法監督的能量,這又是國民黨附和執政分化、操弄的一例。

20200326-國民黨26日召開「政府應填補紓困漏洞,助交通運輸業度難關」記者會,全國租賃車自救會秘書長戴志剛出席。(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國民黨在紓困條例這一戰,出現了在野黨自行放棄監督的情況。圖為國民黨26日召開「政府應填補紓困漏洞,助交通運輸業度難關」記者會。(資料照,盧逸峰攝)

政府推動防疫,而有不鼓勵大型集會(但只用指引,而非負責地制定行政命令)、不鼓勵滯陸國人返台、不鼓勵甚至禁止國人出國等措施,合法性屢屢引發質疑。被吹捧成「防疫英雄」,無論是醫事人員、警察、里長、學校師生,一方面社會高度讚揚,但另一方面這些讚美都是虛的,隨時都轉而批評相關人是自私、是防疫破口,壓力湧入而至。政府不但相關措施合法性很有疑義,而且有意無意間操作輿論風向分別攻擊特定族群,輪番要求大家愛台灣。例如立法委員葉毓蘭3月初在中國時報撰文「防疫管制不必看風向」,質疑醫事人員禁止出國法源不明,強調光明正大依法行政,16日卻在臉書肯定政府禁止師生出國的作法。之前監督政府要有明確法源依據的立場,隔了半個月就成了「防疫破口」。如此的問政立場,只會加深支持者的不信任,立場的轉變不會讓原本不支持者轉而支持;反而原先感受到為其說話的族群,卻會深深地失望。

稱職在野黨 需要賣台指控的免疫力

議事策略上,少數黨的幹部替執政黨馴化黨內主戰派,促成少數黨與執政黨合作,在個別少數黨幹部、意見領袖政治利益催化下,屢見不顯。如果合作的主題有改革的進步意涵,就能促成好的政治變革,例如第四次修憲國民兩黨合作;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制定時,謝長廷等與趙少康等的跨黨派合作。但如果沒有指導理念,而是少數黨幹部基於自己利益,與執政黨聯手馴化同志,例如林昶佐與洪慈庸協助民進黨,試圖摧毀時代力量;或是林為洲用可笑的臉書五萬人粉絲、放話部分不分區留校察看,可能撤銷部分區資格等要求,來攻擊自己同志,則就只是賣弄低級的賣台罪惡感。倘若被馴化的黨內同志,自己若不能看透這一切,檢視自己為代言族群爭取多少利益、制衡行政到什麼程度;只會客套交關,只會計較禮數,只數期別輩分,不問原則方向,不過問法令職權,不在乎政策績效,就相當的危險,宛如自囚青島東路的深宮,沉迷於自己廣受敬重的錯覺。

泛綠陣營分化族群、操弄民主,令人恐怖顫慄;然而可能監督的國民黨團,其實在心底是買帳泛綠的賣台指責,一旦風向、輿論高漲,就走避甚至附和當道,從監督者搖身變成啦啦隊。對比友好藍營的媒體(無論網媒紙媒),其維護民主不應限縮言論人權、不應以分化族群操弄民主的論述,無論在深度或一貫上皆遠勝國民黨團;只會讓人覺得國民黨團天天談1450網軍、查水表、反年改、挺軍公教警消…,口號喊得再多,都只是取暖,只是機會主義和自我安慰。未能在關鍵時刻堅持,支持者感受到的就只是騙選票。

*作者任職於公家單位,過去曾任非營利組織專員、競選活動、英文補習班助教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