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祖健專文:解東京地鐵沙林之毒,天皇授與「旭日中綬章」

2020-03-16 05:10

? 人氣

杜祖健教授(見圖)是為世界知名化學、毒物權威,曾經指導日本警察當局分析沙林毒氣合成方法。(圖/台美史料中心)

杜祖健教授(見圖)是為世界知名化學、毒物權威,曾經指導日本警察當局分析沙林毒氣合成方法。(圖/台美史料中心)

能在自己出生的故鄉出書,讓我感到無比喜悅。一九五四年,我離台赴美就讀研究所,之後在美國拿到了碩博士學位,博士後研究工作結束後順利在猶他州與科羅拉多州取得教職,時光飛逝,至今已逾六十六載歲月。在台灣生活二十四年,在美國住了六十六年,對我而言,兩地都是我的故鄉。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奔流的樹葉:杜祖健與毒物共舞的人生》配圖。(圖/台美史料中心)
杜祖健。(圖/台美史料中心)

這次在台灣出版的自傳,基本上是以我在二○○九年出版的英語自傳Nomadic Academic Life of a Professor(《一個教授的遊牧學術生涯》)為底稿增補而成。英語自傳的翻譯,由我的指導學生洪博學博士協助完成,台灣版還新增了一些我近年來發表在歷史雜誌《榕樹文化》的文章。

我的人生大致可分成以下兩大階段:

一、一九三○年出生至一九五四年離開台灣的二十四年。

二、一九五四年離台至今在美國生活的六十六年。

第一個階段有幾件事值得一提。我讀幼稚園時就知道自己是台灣人。一九四一年日軍偷襲珍珠港,太平洋戰爭開打,對我衝擊很大。接下來更直接面臨時代的巨變:戰爭結束後,台灣被返還給中華民國。

終戰前,沒有人知道台灣會被返還給中華民國。所以一九四五年當時,台灣人知道可以從此脫離日本的殖民地統治,回到「祖國」(中華民國)懷抱,都非常高興,熱烈歡迎中國軍隊和官員來到台灣。然而,這種興高采烈之情不到一年半就消失殆盡了。戰前台灣是日本的殖民地,台灣人的地位低下,所以大家都認為既然回歸「祖國」了,從此就可以做自己的主人,為中國也為台灣盡心盡力。但從中國大陸來台的國民黨集團裡,許多人充滿貪慾,不到兩年,台灣人對中國的熱情就完全冷卻了。而彷彿是反映這種熱情的冷卻般,一九四七年二月發生了不幸的「二二八事件」,台灣人遭到國民黨軍的大量屠殺。

20200221-二二八事件當天,因緝菸血案造成一死一傷,憤怒的群眾包圍專賣局臺北分局並焚燒物件。(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二二八事件當天,因緝菸血案造成一死一傷,憤怒的群眾包圍專賣局臺北分局並焚燒物件。(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我在台灣最好的大學台灣大學攻讀化學,一九五四年留學美國。本來因為父母都留學日本,也想去日本唸書,但當時台灣與日本之間尚未締結和平條約,我無法前往日本留學,所以決定去美國唸書。(譯註:一九五一年日本與二戰各國簽署《舊金山和約》,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均未能參與。一九五二年《舊金山和約》生效前,台灣方面才緊急與日本締結了日華和約〔中日和約〕。)

至於第二階段的人生,因時間長達六十六年,所以又可再細分為兩階段:從留學生到修完碩博士學位、做博士後研究這個求學階段,以及在美國的大學任教至今的階段。我與妻子山本和子相識,進而共組家庭,育有三個女兒和兩個兒子。我的生涯幾乎都跟學校工作有關,一直在美國大學教書直到退休。學校生涯中,我專注在講課與研究,研究工作也一直進行得很順利,拿到很多研究補助。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