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鋼語象報告:「敵對勢力」在一九八九

2014-08-21 05:25

? 人氣

一九八九民運之後,「敵對勢力」一詞成了一切可能改革者的緊箍咒。

一九八九民運之後,「敵對勢力」一詞成了一切可能改革者的緊箍咒。

下圖顯示一九七八年到一九九三年人民日報上「敵對勢力」的頻率變化。圖上的傳播高峰,是本文分析的重點。

上世紀八十年代,鄧小平如一個巨大鐘擺,有時擺向右邊,強調解放思想、改革開放,甚至提出「黨和國家領導制度的改革」,有時擺向左邊,嚴厲批評「資產階級自由化」,重申「四項基本原則」(即: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堅持無產階級專政;堅持共產黨的領導;堅持社會主義道路)。鐘擺向左,人民日報上「敵對勢力」一詞就抬頭。

一九八一年四月二十一日,人民日報頭版轉載光明日報特約評論員文章《人民民主專政實質上是無產階級專政》,稱「革命的根本問題是國家政權問題。⋯⋯無產階級只有依靠自己掌握、領導的國家政權,憑借這個政權的力量,才能鎮壓被推翻的剝削階級和一切敵對勢力的反抗」。同年四月二十七日,人民日報第四版轉載《解放軍報》評論員文章《以四項基本原則為武器克服錯誤思想影響》,強調對「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敵對勢力」保持警惕。

「敵對勢力」的語義,這時回歸了史達林主義時代。所謂「敵對」,指反對共產黨,挑戰共產黨的權力。一九八二年九月,中共召開十二大。十二大是胡耀邦、趙紫陽等改革派登場的大會,但意識形態領導權仍被胡喬木等左的力量把握。大會通過的新黨章中,出現了「敵對勢力」一詞,其第三十五條規定,黨的各級領導幹部必須具備的基本條件包括:

(一)有一定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的理論政策水準,能夠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同破壞社會主義的敵對勢力作鬥爭,同黨內外各種錯誤傾向作鬥爭。(人民日報,一九八二年九月九日第一版)

同年年底,中國全國人大通過新憲法(史稱「八二憲法」),憲法序言稱:

在我國,剝削階級作為階級已經消滅,但是階級鬥爭還將在一定範圍內長期存在。中國人民對敵視和破壞我國社會主義制度的國內外的敵對勢力和敵對分子,必須進行鬥爭。(人民日報,一九八二年十二月五日第一版)

一九八〇年到一九八八年,人民日報上總共有七十二篇文章使用「敵對勢力」,次數不多。頻率較高的年份,除了一九八一年(十條)、一九八二年(十八條)、一九八三年(十六條),還有一九八七年(十條),是年,中共總書記胡耀邦因學潮下臺。這是六四的預演。一九八九年,人民日報上使用「敵對勢力」的文章達一一四條,其中一〇八條出現在六月之後。

槍聲後的深紅話語潮

當坦克碾過長安大街,中國大陸風向丕變。筆者當時是解放軍報記者。報社有位同事,文革時曾當紅,他說,倉庫裡還有不少文革時學習毛主席無產階級專政理論的教材,現在,可以拿出來用了!

六四次日,人民日報發表《中共中央、國務院   告全體共產黨員和全國人民書》,文中「敵對勢力」一詞極為刺眼。


該文稱:

這次反革命暴亂的策劃者和組織者,主要是極少數長期頑固堅持資產階級自由化立場、搞政治陰謀的人,同海外、國外敵對勢力相勾結的人,向非法組織提供黨和國家核心機密的人。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十日,國務委員、北京市市長 陳希同向人大常委會作了《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人民日報,一九八九年七月七日,第二版)。

陳希同報告點了大批「動亂的組織者策劃者」的名,譴責他們「得到海外敵對勢力和一些組織與個人的財力物力支援」。這些人,亦被稱為「境外敵對勢力」,人民日報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發表「本報評論員」文章《決不容許境外敵對勢力向內地伸手》, 點了一批「營救民運人士」的港人名字 。

一九八九年五月,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遭罷黜,江澤民上任。九月二十九日,他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四十週年大會上發表講話。在這個講話中,江澤民七次使用「敵對勢力」一詞,包括「國際敵對勢力」、「國外敵對勢力」、「外國敵對勢力」、「國際、國內敵對勢力」和三次「國內外敵對勢力」(人民日報,一九八九年九月三十日,第一版)。

一九九〇年六月四日,六四週年。人民日報特別選擇這個日子,在頭版發表社論:



社論如此論述天安門事件:

那場風波是國際大氣候和國內小氣候造成的,是資產階級自由化和四項基本原則的尖銳對立,是滲透與反滲透、顛覆與反顛覆、和平演變與反和平演變的激烈鬥爭。國內外敵對勢力製造這場風波的目的,就是要推翻中國共產黨的領導,顛覆社會主義制度,使中國變成資本主義發達國家的附庸。

一九八九、一九九〇、一九九一,「敵對勢力」在人民日報的使用篇數,是該報歷史上的三個最高位,分別為:一一四、一七五、一九八。三年全部四九七篇,形成傳播高峰。

運用布爾邏輯(boolean logic)方法,筆者對這批文章進行了檢析。

用「邏輯或」(A or B)方法,發現使用「國外敵對勢力」、或「國際敵對勢力」、或「境外敵對勢力」、或「外國敵對勢力」、或「西方敵對勢力」的,共二一九篇(另有少量文章使用「境外勢力」,在人民日報第一次出現是在一九九一年五月三十一日第五版)。使用「國內敵對勢力」、或「國內外敵對勢力」、或「境內外敵對勢力」的,共一六二篇。這一數據,顯示六四後中共整肅內部力度很強。

用「邏輯與」(A and B)方法,筆者分析了八九.六四語境下「敵對勢力」的語義構成。發現關聯度最高的政治詞語是「和平演變」(有三二四篇同時使用「敵對勢力」與「和平演變」),以下分別是:

「敵對勢力+自由化」(二九二);

「敵對勢力+動亂」(一九二);

「敵對勢力+顛覆」(一八三);

「敵對勢力+暴亂」(一七六);

「敵對勢力+毛澤東思想」(一四七);

「敵對勢力+滲透」(一二六);

「敵對勢力+專政」(一一四);

「敵對勢力+階級鬥爭」(九十八)。

這組關鍵詞,構成一個「語族」,它們同屬專政話語體系。數據證明,天安門事件後,政治話語大規模重組,極左力量捲土重來。 在鎮壓暴亂、反對動亂、抵禦滲透、防止顛覆、反資產階級自由化、反和平演變的口號下,毛澤東思想、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等深紅色詞語高調重歸。這套專政話語,不僅是對知識分子、青年學生的高壓恫嚇,從政治大博弈的棋局觀之,也是對鄧小平的規行矩步。中共黨內的頑固派,頻頻用「敵對勢力」之類的誇張敵情,對鄧規制之,刺激之,激怒之,慾使鄧的鐘擺固定在極左一側。蘇共垮臺後,中共黨內形成「反戈爾巴喬夫機制」,「敵對勢力」一類話語,是給一切可能改革的人的緊箍咒。

一九八九之後,政治改革旗幟倒下,經濟改革風雨飄搖。鄧小平當然咽不下這種苦果。一九九二年,他暮年一博,南巡號召改革(當然是經濟改革)。「敵對勢力」一詞的傳播頻率,應聲跌落。

*作者為知名報導文學作家及記者,現任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國傳媒研究計畫主任。(編按:本系列第5篇定下周四8月28日刊出。請繼續關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