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中國維權人士的嚴冬未至

2014-08-20 16:51

? 人氣

長期遭到軟禁的中國異議人士胡佳(取自網路)

長期遭到軟禁的中國異議人士胡佳(取自網路)

從關心環保、愛滋病到爭取民主人權,連續多年被提名角逐諾貝爾和平獎,中國維權人士胡佳雖一再被監視、軟禁甚至是入獄服監,但仍致力於中國人權運動。目前仍在北京受到軟禁的胡佳日前於《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撰文〈我的軟禁生涯〉(My Life Under House Arrest),現身說法,讓世人瞭解中國異議人士的處境。全文如下:

過去10年,尚未被囚禁前,我住在北京東郊的BOBO自由城,一處面臨古運河,環抱橋梁、花園的住宅區,相當不錯。然而,我和其它住民的居住經驗卻不盡相同:我一直被國安人員監控,也就是為人熟知的「國內安全保衛支隊」,簡稱國保。他們禁止朋友、外交官、國際媒體記者和其他維權人士拜訪我。

約莫3年前,我從監獄被放了出來。現在我被軟禁在家中,為什麼呢?國保曾告訴我的鄰居,他們斷絕我的社交生活,好讓我不能組織街頭公民活動。

但是我不孤單,所有中國維權人士都在監獄裡。一些在有員警駐守、高牆上布滿電網的國家監獄;一些則被囚禁在「社會監獄」,即共產黨以「維穩」之名,控制可能破壞社會穩定人士的方式,然而一部分的人,像我,遊走在兩種監獄之間。

如同所有從前蘇聯衍生的共產黨,中國共產黨也存在獨裁和暴力的基因,自從毛澤東1949年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共產黨就不斷打壓、孤立異議分子。

先來看看2004年發生的事,2004年是宗教組織法輪功遭當局整肅5周年、六四天安門事件15周年。當年北京當局也在憲法條文寫入「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然而,我到天安門廣場向犧牲者獻花致敬時,公安卻扣押我。我告訴國保人員:「我的行為合法合憲。」他卻嘲笑我:「那是寫給外國人看的。」

2004年修憲鼓舞了各界士氣,人權律師高智晟寫了一封公開信給當時主席胡錦濤,要求停止殘酷迫害法輪功成員。高智晟於2005年又寫了一封公開信給胡錦濤,隔沒多久,國保開始監視高智晟。

2006年8月,高智晟被秘密拘留並,同年12月被判刑入獄,據他的經驗,監獄中盡是虐待和酷刑的夢魘。高智晟歷經多年囚禁,共產黨終於在今年7月將他釋放至中國烏魯木齊,但是他仍然活在國保的監控之下。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再談談我自己。2007年10月全國人代第17次會議後,與會人士告訴我,中共高層準備逮捕我,目的是希望「打擊一個,教育全體,使相關人士畏懼」,換句話說,「殺雞儆猴」。

同年12月,我遭到扣押。我的妻子曾金燕和一個半月大的女兒胡謙慈也被非法軟禁,與外界斷絕聯繫,女兒甚至被禁止下樓玩耍、曬太陽。

2011年,阿拉伯世界革命聲四起。中國共產黨和其忠誠的國保也逮捕許多異議分子,包括律師滕彪、唐吉田和藝術家艾未未。雖然他們沒有被關押很久,但是可怕的經歷已經造成心理創傷。

2013年2月,我和一些人發起反共產黨高層貪汙活動,要求205位中共高層公開財務狀況。然而,他們的回覆就是逮捕數十名維權人士。2014年,包括人權鬥士趙常青、劉平和人權律師許志永等數十人,被判處3年半至6年半的有期徒刑,還有更多數不清的例子: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作家劉曉波……等人同樣身陷絕境。

去年至少10人因為和我有所關連而被逮捕。今年6月,一位來自重慶的年輕人被扣押10天,原因只是我曾和他通過電話。同樣在6月,國保逮捕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一位年輕女孩,因為她回覆我在推特寫下關於六四事件的回憶文。

事情會漸入佳境?某些人認為,負責「維穩」的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已經垮台,中共也許會因此改進。許多人也讚賞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反貪腐政策重擊周永康及其幕僚。

但是,習近平於2013年建立的國家安全委員會,有如「中共中央太上政法委員會」,用於共產黨內部權力鬥爭,即「狗咬狗」。習近平剷除在黨的敵人後,將動用所有的資源來對付維權人士。

我相信中國民主之路最終還是會向前進,只是,於此同時,中國維權人士最寒冷的冬天尚未到來。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