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淚愛滋(13):後楊村愛滋患者死亡報告

2014-04-26 05:44

? 人氣

萬延海在報導系列愛滋死亡報告後,遭到拘押。(圖片為作者提供)

萬延海在報導系列愛滋死亡報告後,遭到拘押。(圖片為作者提供)

河南省上蔡縣邵店鄉後楊村和著名愛滋重災村文樓村相鄰,人口規模相近,因村民賣血而受愛滋打擊的嚴重程度也相近。

十二年前,中國著名攝影家盧廣在這裡攝下了震驚世界的「愛滋病籠罩下的村莊」故事,法國解放報記者記載了村民暴動和記者被當作人質扣押的情景。

2002年5月17日,我在北京接待了5名來自上蔡縣後楊村的男性愛滋患者和1名來自十裡鋪村的患者家屬,得到一份署名“河南省上蔡縣邵店鄉後楊村愛滋病死亡報告”的報告。上面記錄了幾年來該村死於愛滋的人員名單、死亡年齡、死亡時間、性別和家庭人口情況。報告中同時記錄了一些發病病人的情況。報告完稿日期是2001年12月16日,稱由村民委員會統計。村民們同時帶來了一份給政府和新聞界的呼籲信,信件署名是「後楊村全體群眾」,代筆是陳發戶等,完稿時間是2002年5月9日。

據悉,後楊村有將近4000人的人口。村民們反映,九十年代中期,大部分中青年、甚至老年人去賣血,而80%以上的賣血者感染愛滋病病毒,全村有感染者1600人,其中1997年來近200人因相似的病症死亡。

當時,村民積極分子聯繫了高耀潔醫生,獲得了我的電話,到北京找我,要我幫助他們發佈了該份愛滋患者死亡報告、及給政府和新聞界的呼籲信。

後楊村和文樓村有相似的特徵,主要是農民,貧困,離縣城很近,縣城有多家單采血漿站。以中青年參與為主,但也有未成年和老年人參與賣血的。男性和女性參與賣血的情況接近。八十年代末,村民就有去血站賣血的,但在1992年衛生部門大搞血漿經濟後,當地衛生單位紛紛辦起血站,官方媒體也以各種藉口動員人民賣血。

單採血漿站並不採集獻血員血液所有成分,而只是採集血漿,賣給生物製品公司用於生產血製品。這些血站通常會先抽取獻血人員的血液,然後把同類血型獻血員的血液混合在一起進行血球和血漿分離,然後把血漿送去生物製品廠家,而把血球用生理鹽水稀釋後,再回輸給每個獻血員,從而導致愛滋病病毒和其他血液傳染疾病在獻血漿人員中迅速蔓延。

人們在獻血漿過程中被愛滋等疾病感染後,如果再去醫院給臨床病人用血而獻血,就會導致大量在醫院輸血的人感染愛滋等疾病。被感染的血漿,一部分用於生產血友病人用的第八因數,但生產工藝沒有病毒滅活程式,而令中國大量血友病人被愛滋感染。

來訪村民後來又針對愛滋對兒童的影響進行了調查,動員了更多重災村莊村民走出來發表他們的死亡報告。

在説明村民發佈了系列愛滋死亡報告、受愛滋影響孤兒報告、以及各項呼籲後,我在那年夏天也失去了自由。2002年8月24日,我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刑事拘留,稱我涉嫌洩露國家機密。在「具結悔過」後,我於被拘押四個星期後獲得自由。

*作者為北京愛知行研究所、國立清華大學當代中國中心訪問學人(編按:作者投入中國河南愛滋防治與公衛研究多年,四年前流亡美國,仍持續關心大陸愛滋病人權議題。《風傳媒》特別商請作者以每週一篇,深入解析大陸愛滋病與公衛人權等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