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程從離開床舖開始,願意花時間陪伴才是真朋友:《西班牙朝聖800K》選摘

2020-02-22 05:10

? 人氣

二〇一五年我先給自己三個月流浪歐洲各地,在比利時、荷蘭、德國、捷克、奧地利、義大利、法國等有形與無形的國界之間穿梭,壓軸的最後一個月才正式踏上朝聖之路。(示意圖,Skitterphoto@pixabay)

二〇一五年我先給自己三個月流浪歐洲各地,在比利時、荷蘭、德國、捷克、奧地利、義大利、法國等有形與無形的國界之間穿梭,壓軸的最後一個月才正式踏上朝聖之路。(示意圖,Skitterphoto@pixabay)

其實七九〇公里也沒多遠啊,大概是忠孝東路走七十九遍吧,呵呵。而我的朝聖之旅就從離開床鋪開始……

回望過去,我總是可以清楚指認出這一切的起點。

二〇一二年,我首度單獨一人前往法國自助旅行。在回臺灣的飛機上,我看完一部電影——「朝聖之路」(The Way)。劇情描述身為眼科醫師的主角某日打高爾夫球時突然接到法國警方的來電,通知他的兒子出發走朝聖之路的第一天,就在庇里牛斯山(Mt. Pyrenees)意外身亡。他急忙從美國趕到法國,南方朝聖之路的起點聖讓皮耶德港(St. Jean Pied de Port,簡稱SJPP),確認兒子的遺體。

聖讓皮耶德港(St. Jean Pied de Port,簡稱SJPP)(取自pixabay)
聖讓皮耶德港(St. Jean Pied de Port,簡稱SJPP)。(取自pixabay)

之後這位父親帶著兒子的骨灰,繼續他剛開始就結束的旅程,徒步踏上這趟長達八百公里的古道。全程行經西班牙北部五個自治區,沿途撒著兒子的骨灰,直到終點。這段路最終撫平了主角的喪子之痛,並與沿途幾位朝聖客建立深厚的友誼。這個意外改變了他的生活型態:鎮日埋首工作,空閒時跟朋友打高爾夫球,過著看似優渥實則單調貧乏的生活。電影最後一幕是他背著背包,神情自在愉悅地優游在某個陌生的城市。

當時的我從事卡內基訓練工作已經超過十年,它是我第一份工作。我很慶幸一出社會就進入這麼充滿挑戰且制度完善的培訓公司,它使我成為專業訓練講師,協助職場人士培養溝通與領導技能。剛開始我讓朋友稱羨,讓家人為傲,之後工作慢慢占據了我所有的時間,我開始犧牲與朋友家人共享的重要時刻。這份工作很有價值,我很喜歡,但我的人生似乎只剩工作,別無他物,這讓我很矛盾。我開始質疑自己,內心一堆問題不斷湧現:

人生只有這樣嗎?

我要這樣過一生嗎?

除了教授這套課程,我還能做什麼?

還有什麼職位適合我?

都快四十了,還有什麼公司願意用我?

每次想到這裡我就打消了轉換的念頭,乖乖地打起精神,安分地回到平穩規律的工作,如此周而復始,而那些無解的疑問依然在我內心不斷攪擾波動。

這部電影穿透裂隙,在我充滿陰霾的世界投射一道天光。我開始思考,或許我也可以用那樣的長途步行與自己對話,藉機會找回自己,洗滌內心。長期的壓力讓我的內在宇宙慢慢塌陷成黑洞,有些是工作的困境,有些是與人相處的挫折,有些是對自我的質疑……,而我通常沒去處理,實際上也不知該如何處理。

因為工作的性質,每天來來去去的人很多,看似認識很多人但都沒機會與他們深談,奠定更深的情誼。甚至常覺得對他們有所虧欠,因為我發現自己的付出,到最後我其實才是那個受惠的人。我想踏上這條路,想找機會釐清人生可以有怎麼樣的轉換,因此在心中暗許,有一天我也將踏上這條路。

二〇一四年我自導自演人生舞台的轉折——辭掉工作。一方面我再也安撫不了壓抑許久的心,同時身體開始出現警訊。失去健康對我來說跟世界末日沒有兩樣,我只能硬著頭皮,在還不知下一份工作在哪裡,也沒有過換工作的情況下,毅然提出辭呈。父親很淡定,沒有問我離職的理由,也沒有多表示意見。母親當時心裡一定也很擔憂,但她也不敢多說什麼,我很感謝也很慶幸他們對我的體貼。

20190908-憂鬱症、焦慮、霸凌、自殺。示意圖。(取自Counselling@pixabay/CC0)
二〇一四年作者自導自演人生舞台的轉折——辭掉工作。一方面作者再也安撫不了壓抑許久的心,同時身體開始出現警訊。(示意圖,取自Counselling@pixabay/CC0)

辭職後我狠狠補眠,睡到我自己都有點心虛。媽媽當時一定很擔心我,但她卻說:「妳已經辛苦很多年,就好好的睡到飽吧!」這句再平常不過的普通話語給當時的我很大的安慰,而且說也奇怪,一旦自己覺得被理解、接納,反而不再昏睡。我嘗試一個人開車直闖深山,憑著模糊的印象找到之前跟朋友拜訪過的山,持續五個月的體能訓練。每個禮拜在山中待三次,不斷訓練自己長時間的行走與負重,這些訓練讓我在朝聖之路上身體沒有任何狀況。當其他人為水泡所苦的同時,我卻還有餘力拿準備的藥品幫助別人。

二〇一五年我先給自己三個月流浪歐洲各地,在比利時、荷蘭、德國、捷克、奧地利、義大利、法國等有形與無形的國界之間穿梭,壓軸的最後一個月才正式踏上朝聖之路。這對我來說是件不可思議的事,畢竟我之前從未以一己之力在國外旅行這麼長的時間。

不過說來好笑,我人都已經在歐洲了,內心卻還是充滿質疑:自己是否太任性了?就這樣辭職,會不會找不到下一份工作,然後流落街頭?

直到身處威尼斯的穆拉諾島(Murano Island),此時大概已經流浪一個多月。在這個以製造彩色坡璃著稱,有著無數水道蜿蜒其中的小島上,接到臺灣傳來的噩耗:高中同學因癌症離世。她是我們班公認的班花,美麗的她竟然成為班上最早離世的人。哀傷之餘,我深切體認到當下我能活著是何其幸運!竟然能跑到這麼遠的陌生異地,在如此絕美的地方健康呼吸,若我不好好把握,反而把時間耗在憂慮也許根本不會發生的壞事,那才是可惜。我要替自己,替這位朋友,好好地看看這個世界。

威尼斯的穆拉諾島(Murano Island)(取自pixabay)
直到身處威尼斯的穆拉諾島(Murano Island),此時大概已經流浪一個多月。在這個以製造彩色坡璃著稱,有著無數水道蜿蜒其中的小島上,卻接到臺灣傳來的噩耗。(取自pixabay)

踏上朝聖之路前,我請教了朋友胡安(Juan),他是巴塞隆納(Barcelona)人,數學教授。當時他告訴我這條路在西班牙境內很夯,但他還沒有走過,很期望退休後能有機會去走。他現在依然很忙,一年中有大半時間在不同國家進行學術研究、教導學生。他說走這條路將會對我幫助很大,我問他為什麼?他解釋說,路程當中我一定會遇到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人,他們多少會帶給我不同的觀點與視野,尤其我正在重整人生,思索下個階段要怎麼開始,或許這會幫助我理清思緒。聽完他這番話,我就暗自下定決心,一定要踏上這條路。

唯獨有一個小小的疑慮:近十年來歐洲恐攻頻繁,難免擔心是否有危險。胡安認為恐攻是偶發事件,很難事先防範,但他在世界各處遊走多年,一次也沒碰過。他堅定的告訴我:不能讓這種無法控制的偶發事件阻礙我們探索世界。後來有朋友想在歐洲旅行,又擔心恐攻時,我就會跟他們分享胡安的看法。聽了這一席話,朋友心中的陰霾總是會立即消散,屢試不爽。

胡安一直給我如此探索世界的勇氣。有一年他幫我買了張去西班牙的來回機票,因為中文姓氏與名字的書寫順序跟西班牙不同,導致那張三萬多塊的機票作廢無法使用,當下的我可說是欲哭無淚,只能拖著行李默默開車回家,心情沮喪到無法入眠。隔天一早他傳訊息給我,說臺灣時間從午夜到清晨他都在幫我尋找解決辦法,設法更正機票資訊,最後還是很遺憾,真的就無法使用了,他決定重新幫我訂票,並堅持付一半的錢。他堅定的對我說:「Kelly,我一定要讓這個成功的經驗幫妳修復先前那個錯誤,不然那個錯誤會讓妳終生感到遺憾。」當天傍晚,我就搭機完成那趟旅行。

他著實幫我上了很重要的一課——學習面對錯誤。過去的我害怕未知、害怕犯錯、害怕損失、甚至害怕做不到的遺憾,這些恐懼常常讓我裹足不前。因為胡安,我學到即使犯錯,也沒什麼大不了,只要盡力修復它,就會學到經驗、增長知識,所以有機會犯錯反而是好事,因為害怕而停止嘗試,不但會失去太多樂趣,本身更是最大的錯誤。胡安挑起了我愛冒險的本性,那次之後我更加放膽遊歷不同國家。

我記得那次跟胡安會合時,說好把大部分行李放在他的辦公室,我再揹背包上路。他很喜歡走路,踏上朝聖之路當天,我得從巴塞隆納搭火車到潘普洛納,離火車出發時間還很充裕,他提議走路去車站。我們從旅館出發,出發前我想他是基於對我的疼愛要幫我揹背包,我說我已經是真正的朝聖客了,全程得自己來,於是婉拒了他。他沿路信手拈來,講了很多我們所途經街道的相關故事,但我當天沒太多心思聽,也沒跟他說太多話。我們走了約五十分鐘才到達,原來他是用這種方法不知不覺幫我暖身。

巴塞隆納。(取自pixabay)
胡安一直給我如此探索世界的勇氣。有一年他幫我買了張去西班牙的來回機票,因為中文姓氏與名字的書寫順序跟西班牙不同,導致那張三萬多塊的機票作廢無法使用,當下的我可說是欲哭無淚。圖為西班牙巴塞隆納。(取自pixabay)

之前他在遙遠的西班牙祝福我從臺灣飛出去探索不同的國家,這次他親自送我到車站,祝福我上路,還幫我買了一些麵包跟水果讓我可以在長達四小時的火車上吃。老實說,他的舉動讓我感受到他像爸爸對女兒一般的疼愛,也稍稍撫平我一點忐忑不安的心情。我很慶幸有這麼一位朋友,在這時候陪我走一段。這一走就是一個月,我沒有過這麼長時間行走的經驗,前方不知道有什麼在等待著我,真不知道我到底哪來的膽子。

到達火車站要告別之前,胡安還是不斷叮嚀我:「到潘普洛納時應該已經下午了,我也很喜歡那個城市,妳也一定會喜歡。登記住宿完成後,一定要去海明威常到訪的伊倫娜咖啡店(Cafe Iruna)喝杯咖啡,別忘了裡頭有海明威的雕像,一定要去看,然後好好享受這趟旅程。一旦妳投入下一份工作,大概不會有這麼長的假期了,所以一定要好好珍惜它、享受它。我祝福妳一路平安順利。」

有些朋友見了面會讓人捨不得道別,胡安就是這樣的一個人。他的關心從不拖泥帶水,在這段路的起頭給了我溫暖的力量。他讓我確切知道,有他的祝福,這一路都會平安無事。他也讓我了解,真正願意花時間陪伴彼此的朋友才是真心的朋友,必需珍惜他們所付出的時間。

西班牙朝聖800k書封
《西班牙朝聖800k》書封。(蔚藍文化提供)

*作者林孟燕(Kelly),任職「卡內基訓練」長達十五年,為了追求不一樣的生活,毅然辭退穩定的工作,奔向朝聖之路,五年來,走過法國之路(Camino Francés)、北方之路(Camino del Norte)、原始之路(Camino Primitivo)、葡萄牙之路(The Portuguese way)、銀之路(Via de la Plata),還有義大利境內的聖方濟各之路(The way of Saint Francis)。本文選自作者新作《西班牙朝聖800K:Kelly這樣撿回自己》(蔚藍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