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宜芳專欄:日本怎麼了?疫情下的賞櫻

2020-02-22 05:50

? 人氣

武陵農場櫻花盛開,往年皆吸引許多遊客前來。(資料照,讀者鄭皓輿提供)

武陵農場櫻花盛開,往年皆吸引許多遊客前來。(資料照,讀者鄭皓輿提供)

日本成為中國之外極可能疫情大爆發的國度,三、四月的櫻花季觀光熱潮泡湯了。日本人不是一向嚴謹細膩、一絲不苟、注重安全細節,為什麼這次面對生死攸關的防疫大事,卻如此反應遲鈍?

站在武陵農場的億年橋上遠眺,溪畔櫻花燦爛,風一吹,落櫻繽紛,目光極盡處是台灣第二高峰大雪山。這條路,是武陵農場的「櫻花大道」,正是滿開時節,紅粉緋緋,春意鬧人。

這幾年武陵農場賞櫻成為大熱門,今年因武漢肺炎之故,不復見塞車數公里、拍照時人擠人的盛況,讓賞櫻多了幾分逸趣。

「千年櫻」的文化重量

在空曠林間散步,突然有些體會,相較於日本的「櫻花名所」,武陵的櫻花之美傳遞出很不一樣的氛圍。從南到北,日本有太多賞櫻勝境,從皇家貴族的御所、知名公園到地方的河岸山邊……。

櫻花盛開之時一大片一大片連綿不絕、沉甸甸櫻花壓垂枝枒的燦然美景,往往對觀者的視覺和心靈造成「很有分量」的衝擊,起碼我第一次在東京御苑見到滿開時,久久無法言語。那是「百年櫻」甚至「千年櫻」的文化重量,畢竟櫻花起落之悲美,早已成為日本美學的重要元素,從繪畫、文學到音樂,全面滲透。

相較之下,武陵的紅粉佳人也美,但櫻花樹好年輕,是十幾年前農場為了生態保育,刻意減少農業種植,改種幾萬株櫻花悉心培育而成。年紀小,樹型和枝幹細瘦,即使盛開依然十分輕盈。

最棒的是,農場位於雪山山脈圍繞而成的狹長山谷,漫步曠野在一片綠意山林中賞櫻,和在日本感受完全不同,似乎更輕鬆、更接近大自然、更有野趣之美。

只不過結束散步回到旅館刷手機,看到疫情新聞,心情立刻下沉。

日本防疫完全破功,鑽石公主號已有幾百人感染、和歌山醫院聚集感染、東京都內計程車司機感染……,此時此刻日本成為中國之外極可能疫情大爆發的國度,不僅三、四月的櫻花季觀光熱潮泡湯了,連八月的東京奧運能否如期舉辦也岌岌可危。

已經停泊在橫濱港大黑碼頭超過兩周的鑽石公主號,19日開始讓檢查結果陰性的乘客陸續下船。(美聯社)
停泊在橫濱港大黑碼頭超過兩周的鑽石公主號。(資料照,美聯社)

服從權威,唯WHO之命是從?

日本到底怎麼了?看到網上有人發出質疑,日本人不是一向嚴謹細膩、一絲不苟、注重安全細節,為什麼這次面對生死攸關的防疫大事,卻如此反應遲鈍、應變緩慢?不少人批評安倍內閣,當很多國家已採取嚴格的入境管制措施時,日本為了捨不得放棄豐厚觀光財仍然門戶洞開、對中國人入境毫無戒心。

日本人注意細節的嚴謹完美

我寧可相信,安倍政府不至於罔顧國人生命,而是真的遵照世界衛生組織(WHO)指令而行,服從權威原本就是日本社會根深柢固的傳統。有位好友曾在日商公司服務十八年,多年打交道下來,她總結日本人的特性:「沒彈性、死板、制式、排外,以上為負面;正面就是:守法、循規蹈矩、有制度。」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宜芳 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