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評析:新加坡的天競與人競

2014-02-18 07:15

? 人氣

新加坡的經濟發展充分利用人競與天競的相輔相成(取自維基百科)

新加坡的經濟發展充分利用人競與天競的相輔相成(取自維基百科)

在之前的幾篇短文裡,我提出「人競」和「天競」兩個概念。簡單的說,人競就是馬爾薩斯和達爾文所強調的物種之間的競爭,而且是在給定的自然條件之下。天競則是人類與自然的之間的競爭,例如愛因斯坦發表相對論,賈伯斯推出Ipad,或是夜市小吃的新花樣。我稱這種與天的競爭為「天競」,其目的是在強調天競會改變人與自然環境之間的關係,也就是前面提到的自然條件不再是一成不變了。

今年的春節我在新加坡,這個國家可以用人競與天競的概念來描述它的政治與經濟的發展。有關新加坡的資料可以在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網站上查找世界各國實錄(The world factbook),內容包括各國的歷史,人民,政府,經濟,地理…等相關陳述。根據其中的報告,新加坡人口將近550萬,其中華人比率大約四分之三;人均所得超過六萬美元,以上的數字是經過購買力平價調整後的結果,位居全球第七,高於美國的五萬一千七百美元。新加坡國土面積七百平方公里(約為臺北是的二倍半大),自然資源幾乎為零。

自從1965年獨立以後,新加坡將自己從一個蔓爾小島建設成為一個受全世界人注目的亞洲小紅點。如果在這個過程裡只靠人競是不可能的,它必須依靠新加坡的天競。這裡的天競可以用新加坡爭取成為亞洲的國際轉運中心作一個例子來說明,同時也可以看出新加坡的人競如何促進了天競。

新加坡的地理優勢在於它位於印度洋與太平洋的連接處,為了發展成為國際轉運中心,它面臨的問題是是否開放國際航空市場。若是開放國際航空市場,新加坡航空將會直接面對國際間其他航空業的強大壓力,很可能會競爭失敗;但是不開放的結果是很可能國際轉運中心不會落腳在新加坡。新加坡的人競的結論是必須開放航空市場。面對天競是它唯一的選擇。現在的情況是新加坡每年有四千萬航空轉運人次,同時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口碑也是全球數一數二。新加坡在空運方面的野心真的不小。看到了中國國航與香港國泰兩家的獲利率,有一陣子它要收購大陸的東方航空公司;最後因為中國國航的插手而告夭折。在空運方面無法突破,發展博弈業與石化業又變成另外兩個選項,硬是填海造地開發出東南邊的聖陶沙島和西南邊的裕廊島。

新加坡沒有「獨立」問題,也沒有「資本主義好」還是「社會主義好」的問題,然而在它的內部還是有相當多的議題可以拿出來炒作。啟動博弈業與石化業的目的在於發展經濟和促進就業,以補充金融業和一般製造業無法填補的大規模就業需求。但是產業的發展又帶來新的白領與藍領與新加坡本國人的競爭。在天競的過程中,執政的人民行動黨開始遭受到反對的工人党的政治挑戰。工人党在國會中開始展露頭角挑戰原來的威權式民主,他們的訴求非常清楚:中等家庭收入的增長率趕不上新加坡的經濟增長率,大部份的財富被跨國公司與富人階層賺走了。

實事求是來說,新加坡國民一樣有少子化的現代病,人少了就不太可能出現創新型的精英;同樣的,國家富有之後許多一般的吃力事也都由外勞所取代。移民進來的精英(很多是跨國公司雇用)搶去了新加坡原來國民的高薪工作,引進的外勞又把低薪工作機會佔據了,看准了這些矛盾,無怪乎近來有些新加坡政客到臺灣來取經,以便將來在新加坡好好製造一些有利於自己的局面。這樣子的人競是否會顛覆過去五十年中新加坡的開國元老們與天競爭(天競)所創造出來的成就,沒有人知道,但是在短期內已經看到了對於新移民的限制政策,例如限制購買組屋等。

究盡應該容許多少的人競,每個國家都有不一樣的狀況,有的側重社會公平面,有的強調經濟效率面,當然還有宗教,文化等數不請的複雜面,如果將眼界放寬些,看到工業革命以後,全世界的經濟增長還在加速中,而自己國家的確開始落後於這個速度,我們不禁要問一問,今天的臺灣是否還是沉澱在只重人競,完全不知天競的桃花源裡?

*作者為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