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紹煒專欄:創新?撩撥?胡鬧?街口支付與金管會

2020-01-22 06:20

? 人氣

街口支付搶先推出保證收益率的託付寶廣告再次觸怒金管會。(呂紹煒攝)

街口支付搶先推出保證收益率的託付寶廣告再次觸怒金管會。(呂紹煒攝)

元旦才過,街口支付又跟金管會槓上,街口支付就如一個調度頑童,不斷撩撥、觸犯著「大人們」的底線、禁忌。這是一場會反覆出現、創新衝撞既有法規的爭鬥。

事情起緣是街口支付要搞類似對岸支付寶的基金功能─餘額寶;這是把原來只是支付系統的功能,擴充增加吸金、投資的功能,實質上也等於是募集一檔基金,給予投資者「保證收益」。而且,街口不是第一次要如此作。2018年時,街口就已要推出「台版餘額寶」的街口託付帳戶,並宣稱「保障年收益」,結果行銷廣告一上線,金管會的糾正就尾隨而來,讓這個計劃喊停。

隔了一年多,街口幾乎完全一樣的計劃捲土重來,原因是外在環境方面,金管會上月開放電子支付機構可以代收付、投資於基金商品,這就是把原本只是支付性質的「線上金流」與投資性質的「金融商品」串聯起來了。內部方面,街口設計出專戶與退場機制,認為可確保1.5%收益率的承諾,因此街口託付再次推出。

不過,這次街口與上次犯下同樣的錯誤:先斬後奏、不尊重監管單位,結果大大惹怒金管會,不但到街口集團旗下的「街口投信」進行突襲檢查,也放出「最嚴重可撤照」的警告,街口自知事態嚴重,馬上收手,但經過這麼幾次撩撥金管會後,街口未來的「金融創新」之路,可能走得更艱難,更難得到主管單位的青睞核准。

世界各國的金融監理單位幾乎都難脫保守基調,這未必全然是壞事,金融業固然要賺錢,但風險意識卻要擺在前頭,加上政府單位固有的官僚習性,要找到一個非常「奮進」、會主動創新、放寬管制的監理單位,難上加難。大部份業者有創新的想法、商品,都要耐心的讓監理單位了解、接受,更別提程序一定要符合監管單位的要求。

街口在這些方面,全部未作到;2018年要搞「台版餘額寶」,已經被金管會狠狠的修理一次;這次雖然條件較當時成熟,但尚未得到金管會核准就上開始打行銷、上廣告,百分之百是輕忽、是錯誤。街口的理由是內部判定並不違法、又不能延後的情況下,就先讓廣告上架。

這個所謂「內部判定不違法」就是既外行又不懂事的想法。金融新商品違法與否、甚至能否上市,那是自己家裡想想、判斷一下就可決定?行或不行、合法或違法,就是監理單位認定,一句話決定。就算不違法,監理單位還是有權利、更找得到理由阻擋不核准。

金管會堅持守住「不得保證收益」這個關卡,在金融投資觀點上,是可以理解,縱然街口提出的保證報酬率只有1.5%,正常來看不難達到,更不是高到離譜、可能出現龐氏騙局的程度,但主管單位很難從這個「不得保證收益」的原則上退守,否則後患無窮:那些投信投顧、基金、保險公司、從保單到其它金融商品,都來個有為者亦若是,監理單位那受得了?街口想要讓保證收益機制核准,困難度極高。

作為新創,或許街可有其長處、專業,但作為金融業,特別是對監理單位的了解與應對上,街口的程度卻如黃口小兒,全然不靠譜。幾年前兆豐被美國金融監理機關重罰50多億元,震驚國內、牽動政壇地震,「據說」,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兆豐紐約分行的法遵「不長眼」,竟然敢跟金檢人員「據理力爭」,結果惹到監理單位痛下重手。

街口三番兩次跟金管會玩這種先斬後奏的遊戲,甚至有意無意之間,拿新創來要脅金管會,一付官方不對其放行,就是保守老舊、跟不上金融科技的新時代的老古董,不過,這招看來效果不大,如果缺乏其它「政治奧援」,註定就是主管單位心中的黑五類,未來的「金融創新」之路,只會走得更蹣跚、更艱困。

去年國內行動支付倍增破千億元,預料未來幾年仍會是高成長期,街口已經擠進前五大,後市看好。要把支付與投資串接,問題不大;但一定要搞保證收益,問題則不少。街口或許認為自己是在「搞創新」,但,保證收益又算是那門子的創新?

喜歡這篇文章嗎?

呂紹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