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兒自殺後,日本電通的違規加班還是沒改善」高橋茉莉逝世4周年,母親投書呼籲重視過勞死

2019-12-31 08:20

? 人氣

日本廣告業巨頭電通公司前職員高橋茉莉因不堪長時加班及職權騷擾,於2015年聖誕節自殺。(翻攝影片)

日本廣告業巨頭電通公司前職員高橋茉莉因不堪長時加班及職權騷擾,於2015年聖誕節自殺。(翻攝影片)

日本廣告業巨頭電通公司繼2015年傳出年僅24歲的新進員工高橋茉莉,因不堪長期超時加班而自殺後,至今已屆4年多。日前茉莉母親、56歲的幸美女士,透過日本媒體發布一封公開信,她在信中呼籲日本政府與社會都應該正視「過勞死悲歌」。

幸美女士於信中寫道:

無法與茉莉相會的聖誕節又來了。在這封信中,我首先要感謝這4年來,一直在我身邊溫暖地守護著我的人們。但是說實話,不論時間過得再久,都難以撫平我失去女兒的悲痛,因為茉莉的笑容曾是我的幸福,我活下去的希望。

茉莉是個很有朝氣、開朗又多話的女兒,和她一起生活,眺望富士山的那些日子,是我人生中十分珍貴的寶物。想起和茉莉的回憶,還記得我們曾在小溪抓螃蟹、摘蓮花和杉菜,每次茉莉一到公園,都會很興奮地去盪鞦韆,要我看她盪得多高,笑容天真無邪。

日本政府12日首度公布超過300間公司的全國性名單,稱這些被點名的企業違反勞動法,希望此舉能杜絕剝削,防止勞工過勞死(取自Pixabay)
日本上班族。(取自Pixabay)

長大成人後,她常會和我說,她就算生完小孩也要繼續工作,拜託我幫她帶小孩、唸繪本給孫子聽,就像我小時候對她那樣……。如果茉莉現在還活著的話,也要28歲了,每次聽到和她同年的朋友結婚、生小孩的消息,我才會突然又意識到,原來茉莉已經真的不在這世界上了。

茉莉當初進入電通工作時,是懷抱著想在日本頂尖企業打出一片天的理想。她認為廣告業必須要與各種人進行溝通,進而在不同意見和公司利害中維持平衡,很適合自己善於社交、負責任的個性。不料進入公司後,隨之而來的是奇怪的職場風氣,與負擔沉重的工作,儘管面對職權騷擾等困境,茉莉仍抱持著責任心,好好地完成每項工作。

日本上班族、日本男性。(美聯社)
日本上班族。(美聯社)

那時我曾聽她說「沒想到工作會這麼辛苦」,但她每次都說她會自己處理,要我不要插手,她雖然有向人事部門反映工作負擔過重的情形,但卻沒得到確切的改善方法,在她自殺那個聖誕節的早上……她該有多害怕?多痛苦?又是抱著什麼樣的想法望著那片她曾生活的城市,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我到現在都還在想這些事情,後悔自己沒能立刻飛奔到她身邊,痛苦地像是胸口要炸裂一般。

茉莉自殺後,電通的社長雖領頭承諾,未來將會改善職場環境、遵守法令,優先改善勞務管理情形,以守護職員的健康,但在最近卻又傳出電通於9月遭三田勞動基準監督署警告,要求改善超時加班的情形。據說電通的超時加班時間為過勞死底線的2倍。聽聞這個消息時,我感覺於1991年自殺的大嶋一郎先生,及我的女兒茉莉的尊嚴又被公司狠狠踐踏了一次。

日本上班族。(美聯社)
日本上班族。(美聯社)

老實說我並不意外,電通常年讓員工不眠不休地加班,只為了提升業績的風氣,不太可能因為一個職員自殺而有所改變,我只期望即將在明年1月擔任嶄新財團「電通集團」的電通社長,能下定決心,改變電通集團的工作環境。就如在茉莉死後,電通社內仍有超時工作的情形,日本今後一定還會出現過勞死、過勞自殺的事件,日本政府應對年輕一代因超時工作、遭權力騷擾等原因自殺的案件,抱有更多的危機感並提出對策,經濟界則應更加重視人才,才能達到真正的經濟成長。

日本政府應盡快修改容忍超越過勞死底線的加班的法律,禁止各大企業有超時工作及利用職員對下屬進行騷擾的行為,並嚴懲曾傳出過勞自殺的企業、經營者、管理監督者、職權騷擾加害者等,並逮捕致人於死地的加害者,要求其負起刑事責任,並公開公司名稱。

日本電車、通勤族。(美聯社)
日本電車裡的通勤族。(美聯社)

我過去一年以防止過勞死對策推動協議會委員,及子女因過勞而自殺的親屬的身分,在厚勞省會議、各地防止過勞死對策推動論壇、大學或高中過勞死防止啟發課程中,向學生、經營者講述我女兒經歷的艱鉅工作環境,及一系列與防止過勞死有關的對策。期盼透過不斷的努力,能改變日本國民的觀念,打造人人都能安心工作的環境,讓年輕一代能生氣勃勃地努力打拼,過好生活。

喜歡這篇文章嗎?

詹如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