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婚姻平權,不應再讓反同團體軟土深掘

2016-12-25 06:20

? 人氣

在異性戀主導的社會中,鮮少提到同志的貢獻和存在,事實上自然界早有同性之間的性活動,這點僅需使用Google即可得知,但以異性戀為主流的教科書通常都忽略這一點。(資料照,陳明仁攝)

在異性戀主導的社會中,鮮少提到同志的貢獻和存在,事實上自然界早有同性之間的性活動,這點僅需使用Google即可得知,但以異性戀為主流的教科書通常都忽略這一點。(資料照,陳明仁攝)

在異性戀主導的社會中,鮮少提到同志的貢獻和存在,事實上自然界早有同性之間的性活動,這點僅需使用Google即可得知,但以異性戀為主流的教科書通常都忽略這一點。同性的歷史遠比任何宗教更早,同性戀者亦在人類的歷史上做出重大的貢獻,例如反同團體使用的電腦,如果沒有亞蘭·圖靈這位同性戀做出第一台電腦、並開創電腦科學的大門,他們今天就無法在同志發明的機器上來反對同志。圖靈本人因其性傾向遭受英國政府迫害而死。而今天,「圖靈獎」被視為電腦科學界的最高榮譽,等同於諾貝爾獎。

一名反同婚人士3日在反同婚活動上攻擊挺同婚人士(取自YouTube)
反同團體使用的電腦,如果沒有亞蘭·圖靈這位同性戀做出第一台電腦、並開創電腦科學的大門,他們今天就無法在同志發明的機器上來反對同志。(資料照,取自YouTube)

《太平廣記·塚墓》:潘章少有美容儀,時人競慕之。楚國王仲先,聞其美名,故來求為友,章許之。因願同學,一見相愛,情若夫婦,便同衾共枕,交好無已。後同死,而家人 哀之,因合葬於羅浮山。冢上忽生一樹,柯條枝葉,無不相抱。時人異之,號為共枕樹。

這是中文記載最早的同性結合,看完以上文字不禁令人嘆氣,已經2016年的現在,人對於同性結合的態度居然比西元前的中國古人還差嗎?反同團體不斷強調的不符合自然,其實是教育以及認知衝突的問題,他們未曾認知到同性戀早已存在多年,而且人數不算低,他們未曾認知同性戀者一樣也是人,需要被平等的對待。教育,應是以開放包容的態度讓學生學習這世界的全貌,哪怕我們未曾瞭解的部分只比以往多出了2%也一樣。

20161203-下一代幸福聯盟3日發起反同大遊行,集會結束後反同團體仍然手拉手牽起人牆,將挺同團體包圍並不給媒體進入近距離拍攝挺同畫面。(顏麟宇攝)
反同團體不斷強調的不符合自然,其實是教育以及認知衝突的問題,他們未曾認知到同性戀早已存在多年,而且人數不算低,他們未曾認知同性戀者一樣也是人,需要被平等的對待。(資料照,顏麟宇攝)

同志能否結婚並不存在影響台灣少子化的問題,少子化真正的問題在於整體社會已經朝向高工時低薪資惡化,使得異性戀者不易有多餘的時間經營自己除了工作以外的生活,遑論生兒育女。人口逐漸老齡化與少子化長久下來將會造成勞動力的問題,改善整體勞動環境才是正確的方向,以此理由阻礙同性婚姻是捨本逐末與本末倒置。反對同性婚姻者似乎以為,應強迫同性戀者與異性結合來減緩少子化,確實過去有同性戀者和異性結婚,但皆以人間悲劇為收場。

反同人士肘擊楊凱鈞畫面。(同志諮詢熱線提供影片截圖)
反對同性婚姻者似乎以為,應強迫同性戀者與異性結合來減緩少子化,確實過去有同性戀者和異性結婚,但皆以人間悲劇為收場。(資料照,同志諮詢熱線提供影片截圖)

同性婚姻的問題已非一朝一夕、突然冒出的問題,而是早已延宕多時、造成許多犧牲慘劇、亟待解決的問題。民主的過程確實需要溝通,為此在反對者佔領立法院的壓力下,執政黨允諾開了公聽會,媒體上也可見邀請正反兩方陳述意見的節目。舉苗博雅《阿苗帶風向》邀請護家盟張守一、民進黨段宜康的節目為例,有觀看的閱聽人皆可以發現,相較於段宜康不斷地在回應護家盟的各種反對理由,張守一幾乎無法對其他反對他們護家盟的理由做出回應,而只是不斷地在重複使用那些我們早已耳熟能詳的滑坡論證,而同樣的情況也常見於其他反同團體的言論中。有趣的是,自從張守一婚外情事件爆發後,反同團體絕口不提「婚姻價值,一夫一妻」之類的口號。

20161130-愛家盟秘書長張守一30日與多個宗教團體共同召開「全國宗教大聯盟」聯合記者會。(顏麟宇攝)
有趣的是,自從張守一婚外情事件爆發後,反同團體絕口不提「婚姻價值,一夫一妻」之類的口號。(資料照,顏麟宇攝)

反同團體試圖控訴社會上一面倒對同志毫無退讓的支持是「同性戀霸權」很多人對爭論、溝通的想像,是兩方各自提出要求,經由一番討價還價之後,收斂至一個中間點。但那是建立在兩方的理符合於公眾利益的情況。其實到目前為止,我們看許多反同團體的說法,實在很難找到什麼理由來認同他們。為什麼社會會對同志的支持毫無退讓?退一步來說,即使是支持同志的人也未必能夠完整地理解這個族群,但更多的是對於反同團體和宗教團體的歧視、荒腔走板的行徑無法苟同而已。和經濟問題相比,人權問題相對簡單。反對者經常用一種視死如歸的語氣要求將婚姻平權交付公投,但事實上人權問題對多數決來說是單純地不適用的。一般正常受過公民教育的人都知道:我們沒有資格、亦沒有權力,以多數決的方式來決定別人個人的權利。就像即使很多人想,但都沒有以多數決的方式要求護家盟解散一樣。讓人還是覺得諷刺的是,將結婚的權利還給同志,居然是由大部分異性戀民意來的。台灣社會有許多亟待改進的地方,而比起其他爭議,婚姻平權幾乎可以說是蔡英文最可以簡單推動的社會改革,堪稱像是彎腰撿石頭一樣,但蔡英文並沒有拿出強過一例一修時的那種態度,只說盼需要更多對話而無具體作為。而對反同團體也一樣,這社會早已是一個隨時進行的超大型公聽會。

20161203-下一代幸福聯盟3日發起反同大遊行,有個同志家長大聲下跪控訴學校性平教育害了他的孩子。(顏麟宇攝)
反同團體試圖控訴社會上一面倒對同志毫無退讓的支持是「同性戀霸權」很多人對爭論、溝通的想像,是兩方各自提出要求,經由一番討價還價之後,收斂至一個中間點。(資料照,顏麟宇攝)

更荒腔走板的是,反同團體有時甚至用「民主倒退」、「納粹」、「威權復辟」來指責人們對平權的堅持。這就不得不提以往納粹對同志迫害的歷史。根據德國刑法第175條,將男性之間的性行為視為犯罪罪行。1935年,納粹擴大解釋此第175條同性戀犯罪法,所有被認為眼神中或動作中含有同性戀暗示者,皆被關入監獄。有許多德國籍的同性戀者被送去做醫學實驗,其中包括進行去勢手術,以找出「治療」同性戀的方法。據估計,有15,000人被送進集中營。許多人在大戰期間被編入特別部隊,由於缺乏訓練裝備又不足,不多久就都戰死,同性戀者在集中營裡是排在優先滅絕的第二順位,僅次於猶太人之後。

20161203-下一代幸福聯盟3日發起反同大遊行,並高舉「婚姻家庭,全民決定」標語。(顏麟宇攝)
更荒腔走板的是,反同團體有時甚至用「民主倒退」、「納粹」、「威權復辟」來指責人們對平權的堅持。這就不得不提以往納粹對同志迫害的歷史。(資料照,顏麟宇攝)

一直到2000年,這些被害者才得到德國政府的道歉

從「拒修民法、不立專法」的標語出現,我們知道我們不能再對這類反同團體退讓、予取予求、軟土深掘。「專法」從一開始就是個拖延時間的手段,他們也沒有端出一個合理可接受的方案,偏要反對眾立委已經即將上路、可行的對民法的修正案。與原住民的權益保障不同,他們口中專法的意義在於區隔,而不是一種優於普通人的保護或者補償,因此不難看出其為反對而反對的心態。在歷史上我們可以看見,所有的進步改革總是有來自保守反對者的身影,沒有哪個前瞻性的改革不是在爭議中通過。無論法律還是道德,都隨著時代改變以及演進。例如以往一夫多妻,一個茶壺配上許多杯子。1985年,一夫一妻作為新的制度在民法中確立。有時法律的訂定是適應社會的需要,但有時法律的修改也可以引領社會的方向,婚姻平權議題已經有30餘年的討論,時機已尚臻成熟,不應再等待了。

*作者為社會觀察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