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10位「狀況最危急」遭迫害新聞工作者,31歲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位列第一

2019-12-03 18:30

? 人氣

被中共當局以「尋釁滋事」指控關押超過1個半月的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截自微博)

被中共當局以「尋釁滋事」指控關押超過1個半月的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截自微博)

揭發大學性騷擾、聲援香港反送中,竟成為「全球情況最危急」記者!國際組織「一個自由媒體聯盟」每月統計遭受政府打壓、「十位最危急」的異議記者,12月排名最緊急的第一位就是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她在10月被捕後關押一個半月至今,凸顯中國言論自由危機。

「一個自由媒體聯盟」(One Free Press Coalition,ONFC)組織2日公布12月份「十位最危急」(10 Most Urgent)的受壓迫異議記者名單,第一張照片赫然就是中國獨立記者黃雪琴,這是該組織統計此份名單10個月以來,首次有中國受害記者排名如此之高,ONFC也稱黃雪琴被捕的罪名「模糊不清」(10 Most Urgent)。

2019年10月17日,黃雪琴被廣州警方以「尋釁滋事」指控刑事拘留,被捕前幾天,她才在網路發表同情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文章,也分享自己參加反送中運動的經驗。但她的文章隨後遭到刪除,當局不僅拘押她,還沒收其護照、騷擾她的家人。關押超過40天後,黃雪琴被轉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然而外界卻沒有人知道她住在哪裏,等同變相「被失蹤」。

黃雪琴是位獨立記者,同時也是知名女權倡議者,中國爆發反性騷擾的「我也是」運動(#metoo)時,黃雪琴也公開自己2017年在工作時受騷擾的經歷,又協助數十位女性​​舉報性侵和性騷擾案件。2018年她發起一項調查,發現中國83%以上女性記者都曾在職場遭受性騷擾。

以下為2019年12月「十位最危急」名單,以及全球應當關注其遭遇的理由全文:

1. 黃雪琴(中國)

報導香港示威的記者遭控模糊罪名並關押

她在報導香港反送中運動之後,就遭廣州警方指控「尋釁滋事」。黃雪琴曾任《新快報》、《南都周刊》等報調查記者,11月被轉為「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狀態

根據跨國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CPJ)統計,中國關押的記者人數是全球第二多,2018年至少46人因為報導社會運動、勞權、弊案等原因而下獄,僅次於關押68位記者的土耳其。

2. 哈紹吉(Jamal Khashoggi,沙烏地阿拉伯)

面對赤裸裸的哈紹吉謀殺案,各國政府保持沉默,而企業選擇發聲。

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專欄作家哈紹吉,去年在沙國駐土耳其大使館慘遭謀殺,至少6家知名企業如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谷歌雲端(Google Cloud)都譴責沙國政府,電商亞馬遜執行長貝佐斯(Jeff Bezos)甚至出席哈紹吉忌日周年的悼念儀式。但美國白宮卻迴避相關質疑,僅呼籲各方組成「獨立調查團」調查沙國王儲在謀殺案中的角色。

3. 卡洛斯・狄亞茲(Luis Carlos Díaz,委內瑞拉)

當權政府無視羈押期限,遲遲未起訴卡洛斯。

卡洛斯・狄亞茲於今年3月被警方拘留超過24小時,根據委國法律,檢查官必須在11月12日前宣布起訴或不起訴處分,否則必須結案。但委國檢調單位至今未宣布,導致卡洛斯無法出境、不能公開談論被捕遭遇,甚至必須每周向情報單位報告行蹤。

不僅如此,委國警方逮捕卡洛斯後,還違法沒收了他家的現金、電腦、電話與個人物品。

4. 波洛可皮耶娃(Svetlana Prokopyeva,俄羅斯)

波洛可皮耶娃持續遭受威脅,以及多種施壓手段。

波洛可皮耶娃是自由歐洲電台的特約撰稿人,她曾報導一位在俄國聯邦安全局(FSB)施放炸彈的少年,她指出該名少年反對FSB偽造了刑事案件的證據,並認為「訴諸暴力才能讓當局重視其聲音」。波洛可皮耶娃因此被控「公開煽動恐怖主義」,並被當局列入「恐怖分子與極端主義分子名單」。

波洛可皮耶娃過去一年來忍受政府搜查住家、沒收個人財產與護照,以及凍結帳戶等種種打壓,還要面對最高達7年的恐怖主義罪名。其他敢於報導此事件的記者,同樣紛紛遭受威脅。

5. 施卜利(Qazi Shibli,印度)

克什米爾編輯施卜利的健康堪虞。

克什米爾新聞網站的編輯施卜利自7月印度政府關押,家人擔憂他的健康愈來愈差。克什米爾自治區的地位近年不斷下滑,施卜利曾報導印度朝當地增派駐軍,結果被指控「向印度聯邦宣戰」、「造成大眾恐慌」、「深度涉入擾亂社會和諧」等罪名。施卜利目前被羈押在距離克什米爾600英里(約966公里)的監獄,其家人已經聘請律師爭取保釋。

6. 馬赫道威(Hamid al-Mahdaoui,摩洛哥)

馬赫道威遭受毫無根據的指控與不當對待。

馬赫道威是任職於摩洛哥網路媒體「另類報」(Badil)的記者,2017年報導反貪腐示威時,他被控「未舉報威脅國安的犯罪」而遭判入獄三年半。他的律師表示,馬赫道威獲罪只是因為他接了一通電話,電話那頭打來的人疑似持有走私武器。馬赫道威的罪名尚未撤銷,他目前正發起絕食抗議,拒絕接受所有飲食與醫療照護。

7. 梅拉克奇(Sofiane Merakchi,阿爾及利亞)

特派員梅克拉奇未經審判遭到拘留,聽證會再延後。

今年2月起,阿爾及利亞禁止媒體與記者報導此起彼落的示威行動。自由撰稿人梅拉克奇9月在自家辦公室工作時被阿國政府逮捕,他曾為黎巴嫩貝魯特「廣場新聞台」(Al Mayadeen)等多家媒體工作。當局指控梅克拉奇逃漏稅,法院原定於11月15日舉行聽證,但又宣布延期。

8. 阿斯卡洛夫(Azimjon Askarov,吉爾吉斯)

人權運動家遭判無期徒刑,健康惡化

吉爾吉斯人權運動家阿斯卡洛夫(Azimzhan Askarov)因為紀錄南吉爾吉斯斯坦種族衝突,遭判終身監禁。(Alisher Siddiq@wikipedia_BYSA3.0)
吉爾吉斯人權運動家阿斯卡洛夫(Azimzhan Askarov)因為紀錄南吉爾吉斯斯坦種族衝突,遭判終身監禁。(Alisher Siddiq@wikipedia_BYSA3.0)

阿斯卡洛夫是吉爾吉斯共和國的著名人權運動家,國內外獲獎無數,68歲的他曾報導2010年南吉爾吉斯斯坦種族衝突的人權問題,結果遭判刑9年。他在寄回家的信件中描述與獄警發生衝突,並在家屬探視之後遭到「關禁閉」。阿斯卡洛夫的健康愈來愈糟,也很難獲得醫藥與照護。雖然許多國際組織持續關注阿斯卡洛夫的案例,吉爾吉斯法院仍在今年7月將他的刑期提高至終身監禁。

9. 費塔 (Esraa Abdel Fattah,埃及)

費塔揭露政府不當監禁,遭控「散布假新聞」

今年9月埃及爆發反政府運動以來,至少7位新聞工作者被埃及政府逮捕。包括記者兼社群小編費塔,她所任職的網媒《解放報》(Tahrir News)也被禁。費塔被控散布假新聞、加入非法組織以及濫用社群媒體等罪,但她全數拒絕認罪,目前遭受偵查中羈押。她曾透露被官員毆打、吊掛並掐住,但至少兩家親政府媒體報導指控她說謊。

10. 關達(Azory Gwanda ,坦尚尼亞)

關達無故失蹤,至今沒有任何音訊或調查行動。

坦尚尼亞獨立記者關達已經失蹤逾2年,失蹤前他正在調查一起神秘的鄉村謀殺案。坦國政府沒有展開任何調查,也沒有公布任何他的相關消息。7月時,坦國外長卡布迪(Palamagamba Kabudi)疑似說溜嘴,表示關達已經「失蹤且死亡」,但被要求澄清時,卡布迪又迅速收回自己所說的話。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