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劍虹觀點:蔣萬安「賣祖宗」了嗎? 從雙十暴動談起

2019-11-24 07:20

? 人氣

立委蔣萬安日前於網路上發表支持香港反送中之言論,引發討論。(資料照,盧逸峰攝)

立委蔣萬安日前於網路上發表支持香港反送中之言論,引發討論。(資料照,盧逸峰攝)

自今年3月反送中運動上演以來,筆者一直不願意在港人與港府之間的衝突中表態。因為筆者固然不信任中國共產黨,並同情香港人爭取民主的訴求,但是對「勇武派」動輒上街頭打砸搶的出格行為,實在是難以接受。整起衝突背後究竟有沒有「外國勢力」介入,中共「自導自演」的可能性能否排除,筆者認為要等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才能得到答案。

所以在尋求到確切的答案以前,貿然選邊站去支持一方,反對另外一方對筆者而言是不明智的。各位讀者如果想在這篇文章中,找到筆者在反送中運動中站在哪一邊,很可能你們會失望。這篇文章確實跟香港有關,而且也是探討香港的群眾運動,不過是1956年發生在香港的群眾運動,與今天的反送中運動只能稱得上是有間接關係。

也因為1956年的「雙十暴動」,已經是塵埃落定的歷史,討論起來比較不具爭議,可以在這裡就筆者掌握的史料進行較為完整的介紹。不過言歸正傳,本文章雖然探討是發生在香港的歷史事件,但是主角還是來自於台灣的人物,而且還與今天的藍綠之爭有密切關係。這個主角就是蔣中正的曾孫,蔣經國的孫子,現任立法委員蔣萬安。

蔣萬安因為11月13日在網路上發表同情反送中的言論,遭到台灣泛藍支持者的一片辱罵。尤其是來自台南市長黃偉哲的妹妹,統派名嘴黃智賢批評最為激烈,指控蔣萬安為爭選票「連祖宗都可以賣掉,連國家都可以不要」。這段指控看在筆者眼中,實在是毫無道理可言。按照這個道理,立場與哥哥截然不同的黃智賢,是否也可以被指控為「出賣家族」呢?

精神錯亂的台灣泛藍陣營

而且回歸歷史,今天蔣萬安對香港人民的支持,是否真的違背蔣中正與蔣經國的遺志呢?從香港理工大學學生在校園內掛起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這件事來看的話,恐怕蔣中正和蔣經國父子還會怪蔣萬安「支持的力道不夠」呢。筆者過去寫了不少文章,指控綠營看待歷史和現實政治時出現的各種矛盾與錯亂,其實這樣的矛盾與錯亂同樣出現在今天的藍營支持者身上。

民進黨以「凡是國民黨支持的我都有反對,凡是國民黨反對的我都要支持」的心態處理問題,就多次鬧出了中共間諜被民進黨當「白色恐怖受害者」的笑話。國民黨支持者以「凡是民進黨支持的我都有反對,凡是民進黨反對的我都要支持」看待事情,鬧出的笑話也不會比民進黨還要少。其中黃智賢指控蔣萬安「連祖宗都可以賣掉」,就是跟民進黨人把鍾浩東當烈士看同一等級的笑話。

自2000年陳水扁上台以來,藍營支持者有著與民進黨支持者一樣病態扭曲的二分法心態,兩者唯一的區別只是立場對調過來而已。因為民進黨主張台灣獨立,所以藍營支持者就不只該反對台獨,而且要支持兩岸統一。因為民進黨敵視大陸,批判中國共產黨的體制,所以泛藍支持者就應該要認同大陸,並且無條件擁護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制。

只要你批判了大陸,批判了中國共產黨的政治制度,甚至於表達反對「一國兩制」的統一模式,你在藍營裡面很可能就會被扣上「台獨」的帽子。筆者就因為不支持中共,對大陸的政治制度採取批判從大學時代開始就不斷的被周遭深藍長輩批評為「台獨」。即便筆者從來沒有否定自己的「中國人」身份,而且只是希望能爭取兩岸在中華民國的體制下統一而已。

然後因為民進黨否定兩蔣,所以泛藍支持者就必須要無條件的擁護與肯定兩蔣,不能對蔣中正與蔣經國父子有哪怕是一丁點的批判。即便是馬英九總統向二二八家屬致歉,都可以被這些藍營人士痛罵「大逆不道」。但重點就來了,難道兩蔣父子生前追求的統一,不就是以中華民國體制統一中國嗎?難道經國先生活著的時候,贊同一國兩制嗎?

這些一方面想討好中共,尋求中共協助壓制民進黨,但同時又因為家庭背景與國民黨有密切關係,無法否定兩蔣父子的藍營支持者,此刻就會遇到一個他們無法解答的問題,那就是兩蔣父子立場分明就與中國共產黨水火不容,既擁護中共政權又肯定蔣家的立場,難道沒有矛盾嗎?這樣的矛盾,藉由此次蔣萬安聲援反送中學生的發言,被徹底激發了出來。

從網路上藍營支持者一面倒痛罵蔣萬安的言行,就可以看出這些藍營支持者在面對現實兩岸政治議題時,已經在中共與蔣家之間做出了抉擇,那就是義無反顧的擁護前者並否定後者。但蔣中正與蔣經國父子終究是泛藍陣營神主牌,藍營支持者不好切割,於是就基於「民進黨反對中共也反對蔣家父子,所以蔣中正父子也理應支持中共」的二分法心態,做出蔣萬安「連祖宗都可以賣掉」的指控。

但蔣萬安是否真的賣了祖宗呢?很多藍營支持者會自圓其說,表示自己支持的不是中共,而是支持港府以法治回應反送中運動脫序的行為。那麼要回答這個問題,就要看如果蔣中正還活著,是否會支持香港人以暴力手段反對中共。這是一個沒有辦法回答的問題,因為蔣中正在1975年就已經去世了。好在1956年發生的「雙十暴動」,可以從側面幫我們找到答案。

撤退到香港的國民黨人

其實看過《五億探長雷洛傳》這類電影的人,對於國共兩黨1949年以來在香港鬥爭的歷史不會陌生。孫中山先生廣東人的背景,外加香港在鴉片戰爭後成為英國殖民地的特殊環境,都讓「東方之珠」不可避免成為了革命黨人推翻滿清的策源地。辛亥革命之後,國共雙方基於共同的反殖民主義信仰,針對英國統治者發動省港大罷工,使得香港又成為兩黨合作的據點。

1927年,蔣中正對國民黨內的左派份子與共產黨人實施「清黨」,迫使大量左翼人士和共產黨人流亡香港。後來日軍進攻香港,迫使國民黨人退回內陸或變節投靠汪精衛政權,共產黨領導的東江縱隊成為港九地區唯一的抗日勢力,並透過與英美盟國合作不斷發展壯大。雖然抗戰勝利後,東江縱隊主力在國府要求下由美國海軍派出艦艇運往山東,左翼勢力在香港本土卻已經深深紮根。

國民黨清黨運動中,於上海處決共產黨人士(取自維基百科)
國民黨清黨運動中,於上海處決共產黨人士。(取自維基百科)

到了1949年大陸失敗,又有約120萬不願意接受中共統治的中華民國軍民同胞湧入香港,從而有了以調景嶺為代表的反共難民營誕生。伴隨著越來越多遭到中共擊敗或者清算鬥爭的大陸人士到來,香港的右派勢力不斷滋長,並且與左派爆發一場又一場的暴力衝突。兩岸政府也以左右兩派為代理人,在英國人統治的香港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在同樣一塊「東方之珠」的土地上,青天白日滿地紅與五星紅旗兩面旗幟直球對決,彼此的支持者以撕毀或者羞辱對方的旗幟為樂,稍有不慎就會發展成全武行,很多時候甚至還會出人命。共產黨的鬥爭手段本就激烈,而進入香港的反共軍民本身也背景複雜,派系繁多。雖同樣效忠青天白日滿地紅,但他們當中有追隨蔣中正的黃埔系,也有聽命許崇智與張發奎的廣東系。

還有許多人被美國中央情報局吸收,投入組織「反共也反蔣」的第三勢力運動,準備將他們訓練完後空投到山東以及東北實施破壞工作,策應美軍在朝鮮半島上的軍事行動。可惜中共的社會動員能力實在太強,第三勢力的人馬往往一落地就被捕獲,或慘遭民兵亂槍打死。最終因為韓戰落幕,整個第三勢力運動隨之瓦解,香港反共人士失去了一次反攻大陸的機會。

從第三勢力運動的脈絡來看,我們不難發現這些在1949年以後流亡香港的國民黨人未必全部都效忠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即便是黃埔系出身者也不例外。陸軍官校15期畢業的高澤沛老先生,就在接受筆者訪問時表示自己參加過第三勢力運動,而吸收他的人就是陸軍官校第9期畢業的「老學長」蔡文治中將,他不只是黃埔系的將領,而且還是第三勢力的軍事領導人。

除派系林立外,撤退到香港的國民黨人素質也參差不齊,許多戰後被保密局吸收的打手,根本就是過去在華南地區打家劫舍或者姦淫擄掠的土匪惡霸。比方說早年立場親近國民黨的香港三合會團體14K,前身就是汪精衛政權扶植的洪門五洲華僑總會西南分會,除了大老葛肇煌中將是戴笠將軍的手下外,其餘領導階層都是惡名昭彰的漢奸,跟我們印象中的愛國軍人可是一點都沾不到邊。

撤退到香港的國民黨人,有著不同的效忠對象與政治信仰,而且彼此還非常的互看不順眼,但是有一點卻是共通的,那就是他們非常痛恨中國共產黨。只要一提到共產黨,所有的分歧都可以暫時拋到一邊,先把槍口通通對準「共匪」。畢竟在過去那場激烈的內戰中,他們有太多的戰友及至親慘死於解放軍的槍口和清算鬥爭之中。

殘酷的戰場歲月和政治清洗,加上伴隨而來的創傷壓力症候群,讓逃亡香港的軍民同胞難以理性冷靜的心態看待與中國共產黨相關的一切事務。一面五星紅旗出現在他們面前,都可能激起他們殺人的衝動。更何況是當親共人士闖入反共人士的地盤,並且撕毀中華民國國旗的時候。這樣的情緒,讓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仍有介入香港事務的切入點。

雙十暴動(取自維基百科)
雙十暴動期間,李鄭屋徙置區遭人焚燒雜物。(圖取自維基百科)

「雙十暴動」的來龍去脈

1956年的「雙十暴動」之所以發生,近因來自於寶星紗廠宿舍內的右派工人被要求拆除他們懸掛的中華民國國旗。遠因則來自於港英政府在1956年10月3日下達了一條規定,那就是禁止香港居民在樓宇牆壁上張貼任何旗幟。由於中共的「國慶」在10月1日已經結束,此一規定讓右派支持者認定港英政府是為對付自己而來。

自1949年10月1日以來,英國不只是第一個承認中共的西方國家,而且在香港左右兩派的衝突中,港英當局多採取偏袒左派的立場,從而激怒了右派份子。鴉片戰爭的舊恨,加上港英政府包容左派的新仇,都導致反共產主義與反殖民主義的情緒在右派份子的血液中沸騰。在雙十節即將到來的10月3日頒布這條禁令,更形同是不讓右派慶祝中華民國國慶日。

所以在1956年10月9日發生國旗被強制移除的事件後,右派勢力就決定同時對香港的親共人士還有港英政府發難。尤其是決定在這場運動中「大幹一場」的三合會成員,許多是曾經在太平洋戰爭末期配合日軍進攻駐港英軍的「第五縱隊」。深信「大亞洲主義」與「中華民族主義」,並投效過日軍的他們,本來就既反對中共也反對歐美,從而成為運動裡的暴力急先鋒。

在提出要求港英政府提供10萬頭鞭炮、允許在大廈外懸掛孫中山與蔣中正畫像,乃至於派人賠禮道歉,並向孫中山、蔣中正像磕頭認錯的要求。港英政府理所當然拒絕此三大要求,於是右派民眾與港警的對峙在雙十節當天上升為激烈的暴力衝突。14K、新義安與和勝和等人馬衝鋒陷陣,開始針對有大陸背景的南華玩具廠、中建國貨公司與廣州鋼窗廠實施打砸搶。

遭受暴力毆打的對象後來不斷擴大,從左派人士到大陸國貨公司人員等明顯親近中共,或者有中共政治背景的人員轉移到無辜老百姓身上。三合會鎖定的目標,到了10月11日擴及到無辜的香港平民。凡是手中沒有中華民國國旗者,都可能遭到暴力圍毆。想要全身而退,唯一的方法就是現場以五塊到10塊港幣不等的價格購買小國旗,而小國旗的原價格只有五角。

原本單純希望慶祝雙十國慶的政治訴求,演變成趁火打劫的治安問題,令港英警務處長麥士維(Arthur Crawford Maxwell)下令港警以嚴格手段驅離暴動。這項命令,更是激起了三合會人員強烈的反應情緒,攻擊目標居然從中共轉移到了港英政府身上。此刻反殖民主義、大亞洲主義與中華民族主義的情緒逐漸壓過反共產主義,令右翼暴徒開始向港九地區的歐美白人下手。

仿佛太平洋戰爭初期那些配合日軍進攻英軍,並且藉機打砸搶的第五縱隊又回來了,情況一發不可收拾。三合會終究是一群沒有受過教育的社會殘渣,凡是看到外國臉孔的就打,無論是歐美白人還是印度裔、非洲裔的有色人種都逃不過他們的「大中華」鐵拳。但也因為這樣,他們如義和團般無法區別哪些白人是英國人,哪些白人又來自其他歐美國家。

於是在10月11日當天,發生瑞士駐港領事館的副領事兼參贊恩斯特(Fritz Ernst)慘遭暴徒攻擊的不幸事件。恩斯特夫人慘遭三合會殺害,讓原先隱忍退讓的香港總督葛洪量(Alexander Grantham)不得不將此事當外交事件處理,出動駐港英軍對三合會和其他右翼暴徒施以鎮壓。不只第7驃騎兵團的裝甲車開上大街,就連啟德機場皇家空軍第28中隊的吸血鬼噴射戰鬥機也進入待命狀態。

皇家空軍25大隊的吸血鬼戰鬥機,攝於1954年。(取自維基百科)
皇家空軍25大隊的吸血鬼戰鬥機,攝於1954年。(取自維基百科)

對付暴徒,不需要動用吸血鬼這樣的噴射戰鬥機,顯見港英政府憂慮的是「雙十暴動」最後演變成「國共合作」的局面,解放軍在三合會成員「配合」下直接出兵進佔香港,重演1941年12月港九淪陷的悲劇。中共國務院總理周恩來亦不斷對港英政府施壓,仿佛如果香港警察和駐港英軍無法控制局面,解放軍就要出兵佔據「東方之珠」。

幸運的是,絕大多數香港市民,包括大多數經歷過反共內戰的國民黨人還是有智慧的,知道若解放軍趁亂佔領了香港,將會令自己陷入退無可退的局面。於是到了10月11日晚間,越來越多人退出暴動。少數三合會份子妄圖進攻旺角警署,但最終仍因人手不足只能鳥獸散。不過針對左派學校、公會與店舖的零星暴力事件仍不斷上演,香港社會要到10月14日才恢復平靜。

整個「雙十暴動」造成60人死亡與500人受傷,給香港帶來的破壞甚至超過1967年由左派發動的「六七暴動」。原本反共的三合會暴徒,在情緒失控的情況下不只嚴重破壞了香港的社會秩序,還無心之間給中共武力佔領香港找到了理由。若不是港英政府當機立斷,不只調景嶺6,000名愛國同胞,就連220萬港人都將因解放軍提早入港而身陷人間煉獄。

英軍與防暴隊聯合巡邏,最終平息騷亂(取自維基百科)
英軍與防暴隊聯合巡邏,最終平息騷亂。(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雙十暴動」的結果,導致6,000人為港警逮捕,包括中國國民黨港澳總支部秘書曾廣順等人在內的許多台灣要員被驅逐出境。國民黨的影響力在香港大福衰弱,要等到1967年爆發「六七暴動」,左派同樣遭到港人抵制之後,雙方才又恢復勢均力敵的狀態。可見「雙十暴動」雖然看似愛國,但並沒有給中華民國政府帶來正面效益。那麼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又是如何回應「雙十暴動」的?

從支持到切割暴徒的中華民國政府

從港英政府將大批國民黨要員驅逐出境的結果,乃至於因參加「雙十事變」而遭受逮捕的暴徒達6,000人,受指控者達2,500人的情況下,很難想像駐港的中華民國情治系統或國民黨部沒有介入此一事件。時任亞洲人民反共聯盟領袖的谷正綱,曾在暴動發生前兩度密集造訪香港,被認為是整起事件幕後的真正策劃人。

暴徒高舉著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上街,彰顯的是香港民眾集體「心向台灣」的畫面,從當時急需的到海外華人認同的國民黨立場出發,台北也沒有理由不對「愛國港胞」表達支持之意。但是到了10月12日,由中華民國政府在港創辦的《香港時報》,卻發表社論呼籲右派反共人士冷靜,並協助港英政府維護社會秩序,就讓人感到十分訝異?

為什麼蔣家領導下的台灣政府,會突然要求香港右派克制呢?是如同今天台灣泛藍任營認為的那樣,基於民族情感不希望右派港人打左派港人,上演「中國人殺中國人」的悲劇嗎?顯然不是,因為早在「雙十暴動」發生一年半以前,中華民國的情治機構就為了暗殺周恩來,炸毀了一架由香港啟德機場起飛的民航機「克什米爾公主號」(Kashmir Princess)。

不過因為周恩來臨時改變行程,沒有在「克什米爾公主號」上跟著時任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的前東江縱隊國際小組負責人,因協助盟軍作戰有功獲得英國政府頒發MBE勳章的共產黨員黃作梅等16人一起被炸死。此種類似於恐怖攻擊的行為,雖然在美國的袒護下讓中華民國政府擺脫了國際譴責,卻可證明蔣家父子自撤退到台灣以來,可沒有一天對中共政權心慈手軟過。

是因為右翼暴徒破壞法治,讓台灣政府看不下去,決定出面呼籲他們克制嗎?這就要看是什麼樣的破壞法治了!如果破壞的對象是針對中共,那基本上無論是打家劫舍還是姦淫婦女,都不會得到中華民國政府制止。「克什米爾公主號」上被炸死的16人,可並不全都是「萬惡共匪」,還有來自奧地利、波蘭還有北越的記者。

今天「勇武派」丟擲汽油彈,打砸店鋪或者圍毆路人,對法律秩序的破壞可不會超過直接炸毀民航機。「勇武派」的暴力行為,乃至於對平民生活造成的影響,比起當年的三合會而言實在都是小case。兩蔣政府在反共上面,可是從來不曾顧及「同胞情」與人權法治的,否則又怎麼會有50年代針對台灣統派的白色恐怖呢?

「反送中」勇武派與香港警察在理工大學發生激烈衝突,警方18日陸續逮捕想要衝出校園的示威者。(美聯社)
「反送中」勇武派與香港警察在理工大學發生激烈衝突。(資料照,美聯社)

事實上在「雙十暴動」初期,台灣方面不只暗中鼓勵,而且還透過《香港時報》想將事件輕描淡寫,強調10月10日當天香港「雙十國慶盛況空前」、「愛國熱情洋溢港九,慶祝節目多姿多采」等等。三合會上街打砸搶的行為,則只被描述成無關痛癢的「不愉快事件」。顯見台灣政府想要把「雙十暴動」,限縮在針對中共與左派團體、工會的小規模「自衛抗暴」層級上。

讓中華民國政府決定呼籲右派冷靜,並且進一步與三合會暴徒切割的真正原因,在於「雙十暴動」搞到了英國人頭上。而且搞到英國人頭上不打緊,還打死了瑞士副領事的夫人,這可就讓台灣方面很難收尾了。其實英國與瑞士早在50年代之初就承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蔣家父子所顧忌的可能還不只是這兩個承認中共的西方國家。

最重要的還是英國雖然與中共有建交,卻仍是美國在歐洲圍堵蘇聯勢力的頭號盟友,也是維持北大西洋公約組織體系的中流砥柱。中華民國海軍自1949年以來對大陸沿海實施閉關政策,時常在東南反共救國軍配合下騷擾與中共往來的英國商船,讓倫敦方面頗為頭痛。而東南反共救國軍背後又接受中央情報局的武裝訓練,於是美國也成為了英國政府抗議施壓的對象。

美國之所以提出中華民國從金馬等外島撤兵的要求,其實也是來自於英國的壓力。此刻香港發生暴動,不只將導致英國向老大哥美國提出更多投訴,還有可能失去香港這個向華南地區投射情治人員的前進基地。為了確保國民黨在香港的勢力不被港英政府趕盡殺絕,中華民國政府唯有選擇立即與暴徒切割,呼籲其他右派保持冷靜。

至於瑞士,雖然已經與中共建交,卻是一個既不想在美蘇冷戰中選邊站,更不希望介入國共衝突的歐洲永久中立國。擊殺瑞士駐港外交官夫人,行為猶如恐怖份子,更會讓中華民國遭到西方國家集體敵視。蔣中正領導下的中華民國,最憂慮的就是遭到西方國家集體敵視,這將導致美國無法繼續協助台灣維持在聯合國裡代表中國法統的外交地位。

可見蔣家最終不是因為「民族情」或者「法治」去與右派暴徒切割,而是「怕得罪西方人」。「英美走狗」,恰好又是今天台灣的深藍支持者,最喜歡用來痛罵香港反送中人士的詞彙。不過若我們把時空環境拉回到1956年,最不願意得罪西方國家,包括承認中共的西方國家的卻是藍色神主牌蔣中正父子,只能說歷史真的開了一個很大的玩笑。

蔣中正身為孫中山信徒,並不是沒有反殖民思想,尤其是針對英國的反殖民思想,這點可以從他的著作《中國之命運》,還有他在訪問印度時接見甘地的姿態中看出。然而無論英國在蔣中正心中有多麼惡貫滿盈,一旦與中國共產黨放在一起的時候,英國就會立即成為拉攏與合作的對象。畢竟真正讓蔣中正丟失大陸的,還是中國共產黨。

別提英國了,就連曾經侵略過中國的日本,還有扶植過中共的蘇聯,只要這兩股勢力與中共為敵的時候,蔣中正都會義無反顧的站在日本與蘇聯的那一邊。只要能推翻中共,哪怕撒旦都是基督徒蔣中正可以握手的對象,這就是蔣家父子針對大陸的真實態度。至少蔣中正直到1975年4月5日去世前,此種對中共的態度都沒有改變。

所以《香港時報》社論,不只要求香港右派人士維持理性,而且還要協助港英政府的統治,甚至指控那些不願停手的暴徒被「共匪利用」。10月12日的社論指出:「我們現在是棲身於別國的社會間,無論任何行動,自以顧全當地的社會秩序為第一義。尤其應特別注意不要被奸人利用,使愛國行動變質為非法敗紀的騷動事件。」

面對英國對國民黨的不平等待遇,《香港時報》甚至要求右派人士「逆來順受」,把所有的仇恨集中到中共身上:「我們現時是處於臥薪嘗膽,忍吞苦水的『哀軍』境遇中,除卻對於摧毀我國家,屠殺和奴役我父老兄弟姊妹的共產黨徒,必須以牙還牙,決不忍讓之外,任何橫逆之來,皆不妨折節忍受,困心衡處,以增益他日擔當復國任務的潛能。」

蔣萬安沒有出賣祖宗

從上述《香港時報》的言論,可以看出如果當年統治香港的不是英國,而是中國共產黨的話,台灣方面應該會毫無底線的支持一切來自右派發起的暴力行動。是因為統治香港者為英國,才讓蔣家父子選擇收斂,要求右派人士配合港英政府維持秩序。假若蔣家父子今日還掌權,對反送中運動的支持會遠遠大於民進黨政府,甚至於歐美各國的政府或民間團體。

當然,很多泛藍支持者會說「時空環境不同」,不能拿當年的中共來看待今天的中共等等,筆者則認為毫無意義。確實在大陸1979年宣佈脫離毛澤東路線以後,許多香港的右派人士轉而響應起北京政府的「第三次國共合作」號召。比如前面提到的第三勢力領袖蔡文治,甚至在1980年就接受葉劍英邀請回大陸訪問,改變原先的反共立場轉而支持中共政府統一台灣。

面對不願意與中共和談的蔣經國,蔡文治甚至還向解放軍提出如何迫使台灣投降的上策、中策與下策等三點建議,可見過去的反共極右派,在看到大陸走出毛澤東主義,重歸傳統「中華秩序」之後,轉而成為兩岸的「促統基石」。不過轉變起伏最大的,卻還是「雙十暴動」中在第一線打砸搶的14K與新義安等三合會成員。

或許是國民黨在1956年「雙十暴動」中選擇切割的作為,讓三合會寒了心,他們在鄧小平「黑社會也是可以愛國的」政策下,於回歸前搖身一變成為中共政權和特區政府的最堅強擁護者。14K更是從2014年雨傘革命開始,就有上街毆打示威群眾的紀錄。今年在元朗地鐵站打反送中支持者的白衣人,同樣也是過去反共的三合會成員。

或許我們會覺得,14K與和勝和等三合會,怎麼完全站到了與過去相反的立場?但是對他們而言,反殖民主義與捍衛中華文化,本來就是自反清復明時代以來一以貫之的理念。過去因為這個理念,他們支持孫中山推翻滿清,響應「大東亞戰爭」的號召配合同屬黃種人的日軍驅趕英軍,接著又支持自視為中華道統的國民黨壓制毛澤東。

現在同樣是因為這個理念,三合會支持回歸中華道統的中國共產黨,對他們而言在理論上完全心安理得。更何況今天的特區政府要員,甚至於鎮壓香港反送中學生的香港警察,過去都曾經替港英政府服務,甚至也鎮壓過左派暴動,要比矛盾沒有人比同時具有英國背景的林鄭月娥特首還要矛盾。台灣深藍支持會認知錯亂,坦白講也怪不了他們。

可是黃智賢是有到過英國留學的知識份子,對兩岸三地近代史並不陌生,還支持過黨外運動,卻發表如此誤導他人的言論,就讓筆者深感難以理解。先不論蔣家父子的反共立場,憑什麼蔣萬安提出他自己的政治主張,就該被罵「出賣祖宗」?黃智賢全家都是深綠,自己卻選擇成為統派,而且還是支持中共的紅色統派,是不是更該被批評是「出賣祖宗」?

更何況即便第三勢力與反共救國軍的老兵轉變了立場,即便三合會由國民黨打手轉而成為中共打手,蔣家父子的反共立場可從來沒有變過。假若蔣中正今天還在世,他絕對不會因為蔣萬安批評中共而感覺自己被賣。相反的,他可能還會嫌蔣萬安立場太軟,反共不夠堅定呢!站在蔣中正的反共標準,韓國瑜甚至蔡英文總統可通通都是不合格的。

*作者為中美關係研究、軍事寫作者。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24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許劍虹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