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業良專欄:香港理大護校危機拷問國際社會應對機制

2019-11-19 07:10

? 人氣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自11月6日以來,因「反送中抗議運動」而引發的香港民眾抗爭,在北京當局的強勢壓力與香港特區政府的順從配合之下,逐步演變成為一種令人擔憂的危機局面:一方面香港警方不斷濫用暴力對付「勇武派」學生與市民,另一方面抗爭主體規模急劇縮小並被迫退縮至大學校園。11月17日夜間,數百名學生和示威者死守校園而被警方完全包圍,所有出入口均被警方控制。18日上午8點多,警方加大攻占態勢,陸續派出銳武裝甲車和水炮車,向抗爭學生與市民發射催淚彈,交替噴射有毒的藍色水柱和普通白色水柱,造成一名記者頭顱受重傷且已危及其生命。

據現場抗爭人士透露:下午兩點26分,警方開喇叭警告稱:可能使用致命武器。下午約兩點42分,警方似乎使用了一種聲波炮或相關設備,雖然只有短暫的三秒鐘,部分抗爭民眾瞬間已感受到身心嚴重不適,出現頭腦暈眩、噁心和失去方向辨別能力等不正常症狀。雖然警方不承認這種說法,根據他們的解釋,他們所採用的僅僅是一種遠距離信息傳播工具,後來又有採用揚聲裝置之官方說法。警方聲稱有關裝置並非武器,僅屬揚聲裝置,且操作守則嚴格,所謂令人產生不適全屬猜測。香港警察在臉書上發布公告稱,現場使用銳武裝甲車上的「長距離揚聲裝置」,是為了向暴徒發出警告。

警方已多次呼籲市民離開現場,切勿前往理工大學鄰近區域。警方還聲稱將繼續驅散理工大學一帶的暴徒,並警告市民切勿支援暴徒,否則也有可能同犯暴動罪。香港警方的上述公告已經把堅守香港理工大學校園的抗爭學生與市民直接定性為「暴徒」,並且宣稱這些抗爭「已經達到暴亂程度」。香港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在理工大學校園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他非常擔心校園發生人道危機:「我是擔心真的會發生89.六四的翻版」。

警方指責「暴徒」在理工大學附近採用自製汽油彈、弓箭、鋼珠及磚頭攻擊警方,許多社交媒體上都有轉發的現場視頻,其中有視頻顯示警方裝甲車在試圖衝過路障時被投擲的汽油彈點燃。另有一名警員小腿被弓箭射傷。令人無法接受的是,許多救護人員被警方捆綁和拘捕,這種公然違背人道救援準則的做法在香港歷史上極為罕見。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與此同時,香港理工大學教職員及校友呼籲警方停止用武,香港民間記者協會通過網絡懇求所有香港人參加人海戰術,「有人出人,有車出車」,用自己的方式前往「油尖旺」(即油麻地、尖沙角、旺角)區域,用反包圍的方式解救理工大學內的數百人。已有部分父母家人組成「守護我們的孩子」臨時性組織,他們表示自己不會丟下自己的孩子不管,希望每個人都能順利回家。

11月18日凌晨五點之前,理工大學門口已出現大量車輛,一部分是響應呼籲前來搭救學生與示威者回家,更多私家車主是希望堵路,防止警察車輛增援和逼近。雖然警方用強光手電筒照射車主,想把他們驅離,但車主們紋絲不動,長按喇叭而發出憤怒的長鳴合奏。

筆者注意到,近期各種社交媒體上五毛水軍異常活躍,甚至有些近似用戶名被拆散成數十個到上百個,他們瘋狂地圍攻和抹黑那些支持和聲援香港抗爭民眾的知名異議人士。與往常不太相同的是,隨著香港抗爭運動的逐步發展與對抗程度的升級,昔日反共異議人士或維權人士群體中也出現了一些支持香港警方鎮壓抗爭「暴徒」的聲音,這種極為反常的表現,反映出中共海外維勢力的強化與統戰工作的成效(海外維穩經費有可能明顯增加)。

面對香港當前危急局勢,有人建議警方暫停攻勢,呼籲有影響力的各界人士說服被圍困在校園裡的學生和示威者們撤離校園並離開香港,這樣至少可以避免發生類似於三十年前「六四」屠殺那樣的悲慘事件。然而這樣的呼籲估計難以被香港警方採納,因為香港當局無法自己做主,一切都要聽從來自北京的指令。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倘若香港當局真能按照香港基本法的要義,實現「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抑或北京當局恪守「一國兩制,高度自治」的準則,香港當局完全有可能全盤接受抗爭民眾持續五個多月抗議示威而力爭達到的五項訴求。北京當局試圖逼迫香港定居動用武力壓服香港抗爭民眾,甚至不惜動用致命武器,無非是生怕自己用暴力維持的極權統治權威在香港遭受全面挑戰。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專制政權懼怕香港的抗爭與民眾訴求會影響並波及中國大陸,因此絕不會允許香港當局作出妥協讓步。

不久前習近平接見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時面授機宜,已公開發表的內容相當有限,其隱密內容也將陸續曝光於世。主管港澳事務的政治局常委韓正也對香港當局提出了體現習旨意的具體要求。這些壓力和囑託使得林鄭已無退路可選,只能硬著頭皮一條道走到黑,寧願背負類似當年李鵬和陳希同的罵名。不久前筆者曾勸誡林鄭月娥不要做歷史罪人,實在無法應對,應當及時辭職,無論北京當局如何震怒,也不至於報復有英國護照的家人。令人遺憾的是,權力與現實利益對包括林鄭月娥的許多人來說,似乎遠比正義、良知和做人底線重要。

美國國會和行政當局當然不會對香港民眾的持續抗爭和當前的人道危機坐視不管,我們可以預見近期將會出台一系列相應措施,對於迫害人權的施暴者及其家屬都會有相關的罪行記錄與懲罰方式。人在做,天在看;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助紂為虐的幫兇與幫閒們遲早要為他們無底線的窮兇惡極付出慘痛的代價!

如今香港業已成為「新冷戰」的最前沿,21世紀新的「柏林牆」已開始在香港建立,堅守普適價值的國際社會應當如何應對?陳腐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並未完全終結,反而借助「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包裝捲土重來,中國借助「一帶一路」向外進行經濟與軍事擴張的所謂宏大戰略,以及向西方民主國家進行全方位滲透和逐步控制的意圖,已成為「司馬昭之心」,世人皆知。考驗自由政體的關鍵時刻已經逼近,美國和其他西方民主國家是否已做好臨戰準備?

*作者為美國首都華盛頓的自由至上主義學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