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既然降臨,我們就必須伸張我們的權利:《時代的驚奇》選摘(1)

2019-11-19 05:10

? 人氣

搗毀貨船上的茶葉並倒入海中的行動引發波士頓茶葉事件。(作者提供)

搗毀貨船上的茶葉並倒入海中的行動引發波士頓茶葉事件。(作者提供)

波士頓茶黨事件(Boston Tea Party)激怒了倫敦官方。(喬治.華盛頓對於這項舉動也不表贊同。)許多英國人因此認為麻薩諸塞必須受到鎮壓,否則英國將永久喪失其美洲帝國。為了逼迫波士頓在英國的意志前低頭,國會立刻通過殖民地人稱為「強制法」(Coercive Acts)或者「不可容忍法案」(Intolerable Acts)的法律。《波士頓港法案》(Boston Port Bill)禁止了波士頓港的所有商業貿易活動,導致嚴峻的經濟困境。這項措施相當於交戰國對敵人採用的那種海軍封鎖。《麻薩諸塞政府法》(Massachusetts Government Act)廢止了這個殖民地的一六九一年特許狀。英國北美指揮官蓋奇將軍(Thomas Gage)被任命為麻薩諸塞的皇家總督。(蓋奇與華盛頓在一七五五年的布雷多克敗戰一役曾是同袍。)更多備受厭惡的英軍從海灣內的戰艦上岸。不過,由於蓋奇的兵團只准在波士頓內活動,因此英國的管轄權也就僅限於城市範圍裡。這座位在麻薩諸塞灣岸、屬於英王陛下的古老殖民地,已經展開公然造反行動。

「不可容忍法案」的消息在華盛頓出席下議院會議的時候傳到了威廉斯堡。一七七四年五月二十六日,下議院通過決議,舉行一天的禁食與祈禱以抗議這項「恐將摧毀我們的公民權利,並且帶來內戰之惡的重大災難」。總督隨即解散下議院,下議院代表也隨即在一家客棧中重新聚集,舉行法外會議繼續進行辯論。他們宣布與麻薩諸塞團結一致,並且呼籲成立「英屬美洲各殖民地」的「全體會議」(general congress)。這場會議成了「第一次大陸會議」(First Continental Congress),喬治.華盛頓獲選為維吉尼亞的代表之一。

英國只懲罰麻薩諸塞,企圖分化殖民地,不過這項計謀沒有成功。華盛頓主張:「波士頓追求的目標……自此以後將被視為美洲追求的目標。」所有的愛國志士也與他所見略同。曾經一再向英國當局請願而總是沒有成果的華盛頓,認定再繼續向國王與國會請願將是徒勞無功:雙方都不會退讓,美洲人只能在投降與反抗之間做出選擇。英王喬治也同意他的看法。英王向首相表示:「現在大局已定,殖民地必須屈服,不然就必須戰勝我們。」他想要戰爭:「新英格蘭的各個政府都處於叛變狀態。……它們究竟要臣服於這個國家還是自行獨立,將由武力決定。」

華盛頓主持會議。(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華盛頓主持會議。(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華盛頓深深服膺自己從閱讀當中以及從精神導師—甘斯頓莊園(Gunston Hall)的梅森(George Mason)—身上吸收的共和主義。他如今相信英國懷著奴役殖民地居民的邪惡陰謀。「天生的自由精神告訴我,行政當局已經採行了一段時間、目前更極為粗暴地推行的措施,深深違反了自然正義的每一項原則;而才智遠高於我的人士也徹底說服了我,這些措施不僅違反自然權利,也顛覆了大不列顛本身的法律和憲法。……我承認,我希望這場爭議能夠留給後代解決,但危機既然降臨,我們就必須伸張我們的權利,不然就只能屈服於一切能夠強加在我們身上的手段;直到我們因習以為常而淪為溫馴卑賤的奴隸,就像那些受到我們任意擺佈的黑人一樣。」

一七七四年七月,華盛頓在費爾法克斯郡府主持一場群眾會議,通過了一系列深具影響力的決議,即「費爾法克斯決議」(Fairfax Resolves),確認美洲人的自治權,並且對英國貿易發起新的杯葛行動。其中第二十三條決議以嚴峻的語氣警告,國王如果繼續忽略他們對於公正對待的要求,「就只能訴諸一項做法」,也就是武力。

第一次大陸會議的代表在一七七四年九月於費城集會之時,欣然發現各個不同殖民地的領袖竟然對這麼多議題都抱有一致的意見。他們也相互打量了對方。有些只聽過華盛頓其名的人,可能對這名四十二歲男子的年紀這麼輕感到訝異。如果他們認為在「法國戰爭」裡軍階這麼高的人,年紀理當再大個一、二十歲,也是完全合理的猜想。大陸會議通過一項決議,宣告只有殖民地議會—而不是英國國會—擁有在美洲「針對一切課稅與內部政體事宜
……立法的專屬權力」。

英國國王與國會的愚行,終於迫使美洲人從有限度地否認國會有權對他們課稅,轉變為徹底抗拒國會對殖民地握有任何管轄權。英國無意間把這項辯論形塑成一個選擇:一邊是徹底臣服於國會的控制,另一邊則是完全獨立於國會的控制之外。美洲人的回應是:那好,我們選擇獨立。愛國領袖們宣告的實際上是一種國協地位,也就是身為大英帝國的成員,他們也許效忠國王,卻不服從國會。英國對這樣的詮釋當然憤怒不已。美洲人已然造反,英國強大的力量將會制伏他們。

第二次大陸會議召開之時,麻薩諸塞已經感受到英國的力量。國會正式宣告麻薩諸塞處於叛亂狀態。蓋奇將軍奉命出兵打擊叛亂。蓋奇派了一支突擊隊進入敵區,這時十三個殖民地大部分都已列入敵區。他的目標是部分的愛國領袖還有美洲人的火藥,據信存放在波士頓以外幾英里處的康科德(Concord)。結果那天沒有任何火藥遭到沒收,雙方倒是都點燃了不少:那一天就是歷史上重要的一七七五年「四月十九日」。那天上午最早的一陣排射攻擊驅走了萊辛頓綠地(Lexington Green)的義勇軍(minuteman),但在後續的幾個小時裡,英軍隨即付出了代價。捲土重來的義勇軍對正規軍的隊伍猛烈開火,逼迫他們退回後援部隊的保護下,才得以避免全軍覆沒。數以千計來自新英格蘭各地的武裝愛國志士匯集於波士頓,包圍了這座城市,把蓋奇的兵團封鎖在城內。

華盛頓率領軍隊。(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華盛頓率領軍隊。(取自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一七七五年六月,英王的部隊終於有了還以顏色的機會。愛國志士占領了布里德山(Breed’s Hill)‡這座位於港口對岸的醒目高地,藉此加緊對波士頓的圍攻,於是英軍決心把他們驅離那座山丘。在某些狀況下,火器能夠讓沒有受過訓練的人員對正規士兵擁有優勢。邦克山戰役(Battle of Bunker Hill)就提供了這樣的條件。對於英軍而言,這場戰役沒有帶來多少成果,只是造成了慘烈的屠殺。他們最後雖然把美洲志士驅離那座山丘,卻因此在通往反抗軍防禦工事的那片血腥山坡上死傷一千人,將近部隊的半數之多。要是再打幾場這種勝仗,英國在波士頓的部隊就會耗損一空了。自此以後,英王的將領就不再願意下令正面進攻反抗軍的要塞。

喬治.華盛頓在第一次大陸會議上令其他與會代表對他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們不僅讚賞他年輕的樣貌,也仰慕他冷靜的判斷力以及對美洲堅定不移的忠心。他們看出他是一位精明的政治人物,也是經驗豐富的立法者。這位維吉尼亞人在第二次大陸會議又表現得更加令人難忘,因為華盛頓穿著他的米色與藍色制服出席了賓夕法尼亞州會議廳的會議。身高達六呎以上,身側佩著一把閃閃發光的劍,華盛頓看起來帥氣不已。那套制服不但象徵了他對維吉尼亞民兵握有的指揮權,也代表他隨時願意像麻薩諸塞居民那樣冒生命危險對抗英軍。華盛頓和其他大多數的代表都心知肚明,和平解決的希望已經隨著萊辛頓的戰火灰飛煙滅了。他寫道:「想來令人難過,一個兄弟的劍竟然刺入另一個兄弟的胸膛,而曾經充滿幸福與和平的美洲平原將會遭到鮮血染紅,不然就是居民淪為奴隸。這兩種結果都極為可悲!但是,凡正直有德的人會難以做出抉擇嗎?」

當然,那套制服也代表了華盛頓願意在即將來臨的衝突當中接下最高指揮權。六月十四日,大陸會議宣布駐紮在波士頓城外的新英格蘭民兵連隊組成了大陸軍(Continental Army),次日任命華盛頓為大陸軍的最高指揮官,以簡單的典禮讓這位維吉尼亞上校的軍階跳升四級,成為陸軍上將。華盛頓接受了這項任命,不過卻向其他代表表示:「我深感惶恐,因為我意識到自己的能力與軍事經驗,可能配不上這巨大且重要的付託。……我不認為自己承當得起我榮獲的這項指揮權。」他拒絕支薪,只希望自己的開支能夠獲得核銷。這項舉動令他的同胞深深難忘。

【新書發表會】

時間:2019/11/27(三)19:30~21:30

地點:左轉有書X慕哲咖啡 (台北市鎮江街3-1號)

講者:吳乃德/人文社群出版選書策畫

*作者約翰.羅德哈莫(John Rhodehamel)曾任華盛頓故居維農山莊檔案研究員及杭亭頓圖書館(Huntington Library)美國歷史手稿典藏主任。本文選自作者著作《時代的驚奇:華盛頓如何形塑自己成為革命的象徵、共和國的領袖》(人文社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