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美國的選舉,台灣的焦慮

2016-11-17 06:30

? 人氣

美國激情的總統大選落幕,台灣卻有如等著判決的犯人,只能坐等美國新總統的美中台政策成形。(美聯社)

美國激情的總統大選落幕,台灣卻有如等著判決的犯人,只能坐等美國新總統的美中台政策成形。(美聯社)

美國總統尼克森1971年突然宣布美元與黃金脫鉤、造成全球匯市動盪時,那時的美國財長曾向歐洲國家放話說,「美元雖是我們的貨幣,卻是你們的問題」;同樣的,這次美國總統大選,也可以說是「美國的選舉,全世界的問題」,矢言以推翻美國現行體制為己志的川普,更可能推翻全球戰略體制或經濟體制,才是這次美國大選讓全世界多數國家惶惶不安的主因。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經濟學人》雜誌形容,二戰後70年來美國扮演全球秩序的保護者,然而,這個世界體系因為川普的當選,而可能分崩離析,因為國際秩序的維護,必須有美國的武力作後盾,如果美國新總統不願負擔此一任務,全球回歸地緣政治,弱國勢必成為強權的犧牲品;即使願在冷戰年代強硬面對蘇聯的美國總統杜魯門,面對可能出賣波蘭的批評時,杜魯門的答覆是「地理形勢出賣了波蘭,不是同盟國出賣」。這是弱國或小國的悲劇,當一切回歸地緣政治,主權地位甚至不被承認的台灣,命運又會如何?

美國總統選後,台灣從大悲到大喜震盪

可以想見,隨著川普的當選,台灣也跟著陷入焦慮,尤其是獨派人士更是經歷從大悲到大喜的震盪,一開始極盡恐慌,甚至有獨派人士到美國在台協會前請美國不要放棄台灣,隨後,網路上更開始流傳一則維基解密透露希拉蕊放棄台灣的訊息,這則訊息在希拉蕊敗選後才出現,充分顯示台灣人的自我安慰。當然,最樂觀的看法則是,川普是代表共和黨參選,而共和黨向來較挺台灣,而且共和黨還在今年黨代表大會通過支持台灣的決議,這是不少民進黨政府人士的看去,雖然樂觀但仍然低調。最躍進的看法是,川普選前就已向中國宣戰,質疑中國操作匯率,是不公平貿易的獲利者,由於川普對中國態度強硬,有人因此竊喜,認為川普勝選不但對台灣有利,而且是台灣重返國際社會的天賜良機。

然而,共和黨黨綱對台灣再有利,對美國總統未必有拘束力,事實上正是共和黨總統尼克森開始和中國走向關係正常化;同時,川普在經濟上對中國強硬,不代表在軍事戰略上也一樣強硬,更別說,如果中美真的劍拔弩張,台灣是否可以因為靠向美國而安然無恙。

wishful thinking 可能造成誤判

重點是台灣能有多少作夢的本錢,可以說,這些wishful thinking是有潛在危險的,當台灣有不少人、甚至是意見領袖,都寧願「盲信」川普政府將對中國強硬挺台灣時,表面上的損失也許就是被軍火販子或政治公關牽著走,花錢消災也許是小事,更大的問題是,台灣也可能誤判,因而限縮台灣對外交或兩岸關係的靈活性,或者採取過激的挑釁行為,這些因誤判而可能有的動作,對沒有多少籌碼及資源的台灣而言,機會成本可能大到難以想像。

川普的國際及亞太政策如何?會和歐巴馬的「重返亞太」有多大的距離,我們很快就會知道了,更必須思考的是,當台灣總是將未來及安全孤注一擲的寄託給美國時,那麼我們可能每4年就要承受一次大動盪,即使不是這一次,也可能會在下一次的選舉出現不樂見的後果,而美國總統大選卻是完全無法操之於我的。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典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