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什麼白白胖胖?是油油膩膩,哼!

2019-11-04 05:30

? 人氣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形容民進黨人吃香喝辣「白白胖胖」,是客氣了。(顏麟宇攝)

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韓國瑜形容民進黨人吃香喝辣「白白胖胖」,是客氣了。(顏麟宇攝)

這篇文章的題目原本是 — 韓國瑜的「塔西佗陷阱」與「總統樣」,但因為蘇貞昌的「魔鬼說」以「哼!」作結,這一字,這嘴臉,這喜感太過生動,讓人不得不捨文青風就庶民風。

韓國瑜的「白白胖胖說」,再一次站定「庶民 v.s. 權貴」的階級立場,將芒果乾踩在腳底磨蹭,直指執政黨的東廠化與腐敗。方向完全正確,但力度不夠,這白白胖胖的形容雖能免於將自己形象搞得太尖銳,嚇跑菁英與中間選民,但憤怒指數恐怕仍遠低於對手釋放的恐懼感。更重要的是,尚不足以讓韓國瑜脫離「塔西佗陷阱」。

什麼是「塔西佗陷阱」?

一旦皇帝成了人們憎恨的對象,他做的好事和壞事就同樣會引起人們對他的厭惡 ……….. 古羅馬史家塔西佗著作中的這句話,被大陸學者引申成「塔西佗陷阱」,意指政府部門或組織團體一旦失去公信力,無論做好事或壞事,都會被群眾厭棄與不信任。

簡言之,這次選舉之勝負,在於韓國瑜的能否擺脫「信任度危機」,跳出「塔西佗陷阱」。

選舉即將走到最後8週激戰期,主流論點認為這是一場「討厭韓國瑜 v.s. 討厭蔡英文」的比爛賽事,細想,這論點似乎永遠不會錯,因為只要有心挑惕參選人,哪一場總統選舉不是比爛?不過確實,這一次選舉的「塔西佗陷阱」特別明顯,韓蔡都讓不同群眾產生空前的厭惡感,而那從中套利的柯文哲,一樣為多數群眾所討厭。

反正,就沒一個像樣的。

像樣,意指總統參選人應展現的「總統樣」,也就是人民期待領袖應具備的「基本規格」。或論,韓國瑜缺乏總統樣,披上龍袍也不像皇帝。此論再加上「塔西佗陷阱」,韓國瑜的勝率就逼近零,這大概就是看衰韓的主要思維邏輯了—— 不像總統又被討厭,怎麼贏?

誰最符合台灣人心目中的總統樣?根據「遠見」最新調查,近八成企業主最懷念蔣經國,遠遠高於其他總統,評價最差的則是陳水扁。這也不是新聞了,每一次類似調查,蔣經國都獨佔鰲頭。也難怪,開放總統直選後,勝選的秘訣乃「得第一名的方式就是確保第二名比你差」,換言之,長期陷入「塔西佗陷阱」的,其實是整個中華民國民選政府。

執政後,選前承諾不是跳票就是變形,被人民看破手腳掉入「塔西佗陷阱」,歷任民選總統皆然。蔡英文在極短時間內讓「討厭民進黨」成為最大黨,可見比陳水扁還糟。她能做的,只有將對手韓國瑜與共產黨一起詆毀成被討厭的對象。

20191025-行政院長蘇貞昌25日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蘇貞昌的魔鬼說加上一個「哼」,太過生動且具「喜感」,圖為蘇貞昌於立院備詢。(顏麟宇攝)

台灣上空充滿「討厭霧霾」,誰還能有「總統樣」呢?

問題的癥結,在於信任。

放眼台灣周邊,民眾想找「總統樣」該往哪裡找?讀者可上youtube搜尋新加坡總理李顯龍8月份的演講。今年是新加坡開埠200週年,李顯龍特別以華語在國慶群眾大會上演講,細說新加坡起源的歷史,一路走來的歷程,當今中美對抗背景下的新加坡立場,困境與因應的方式,當然,少不了論及未來的展望。

李顯龍娓娓道來,沒有激昂的情緒,也沒有對政績的過度誇耀,只是充滿著菁英理性與對庶民的溫情。說到新加坡的優勢,李顯龍加強了自信的語氣,不是別的,就是國內外對新加坡的信任。

新加坡建立信任感的基礎在於,政府施政有一致性,穩定性,說到做到,做不到就不說,這特質在台灣已經消失殆盡,人們懷念蔣經國,也是因為那個年代的台灣政府仍保有「謹言篤行」的自我要求。選舉,打壞了一切。

李顯龍,或許就是台灣人心目中的「總統樣」。比起若干眼歪嘴斜嘲笑新加坡是「鼻屎大」是「金絲雀」的台灣政客,李顯龍的領袖風範與層次,不知高出了多少。新加坡大概是世界上離「塔西佗陷阱」最遠的國度。

邏輯是這樣的,蔡英文民調支持度上升來自於藉香港事件操作恐懼感,那麼,蔡的勝率就不是來自於選民的信任感,而是來自於對韓國瑜的不信任感。信任感的主要可靠來源是「政績」,也就是「治天下」的概念,但韓尚未累積足夠的政績就挑戰大位,怎麼辦呢?

答案是,韓國瑜要迅速確立「打天下」的梟雄感。

「總統樣」不只一種,李顯龍只代表其一,就是菁英領袖,也是蔣經國的典範形象。另外一種,是庶民領袖,形象可參考美國川普,菲律賓杜特蒂,與對岸的毛澤東。菁英領袖是英雄,庶民領袖是梟雄,治天下的形象還沒建立起來,就不能不塑造打天下的形象。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美聯社)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逿菁英領袖的範例。(美聯社)

輿論場主要是菁英活動的地方,要求「總統樣」的標準是李顯龍式的,也算合情合理。不過從歷史的眼光來看,開國之君,幾乎都不符合菁英標準。最有名的例子,是將菁英帽子丟地上撒尿的劉邦,夠庶民吧?

相反地,最符合菁英標準的是漢成帝劉驁,所謂「善修容儀,升車正立,不內顧,不疾言,不親指,臨朝淵嘿(默),尊嚴若神,可謂穆穆天子之容者矣」,而且還「博覽古今,容受直辭,公卿稱職,奏議可述,遭世承平,上下和睦」,但西漢的衰弱卻就是加速於這「穆穆」天子的統治時期。

韓國瑜要做劉邦,還是劉驁?二擇一,不容易,卻也必須選。怕的是,只做半套劉邦,半套劉驁。而且,韓國瑜還是具備「流氓氣」的稀有種,捨此特質太可惜。

我對韓國瑜的批評不少,但從不曾指責其「失言」,因為所謂「失言」,皆菁英標準矣,更別說許多所謂「失言」,根本是媒體與1450刻意扭曲的假新聞。若細究韓國瑜遭外界抨擊的失言,其實多為「庶民語言」,也就是簡化之言與俚俗之語。

倘若台灣選民厭煩了雲深不知處的菁英語言是真的,那麼從庶民的角度來看,「韓式失言」就是當下的政治正確。講句韓粉不愛聽的,韓國瑜與包含蔡英文在內的政客們一樣,都是平庸之人,若沒有徹底庶民化的覺悟與膽識,做半套庶民領袖,如何與故作「穆穆天子」狀的蔡英文區隔呢?

20191102-「2020蔡英文總統連任全國各級農會後援會」今在台南成立,全國300個農會,共有176個表態挺蔡英文。(蔡英文競選辦公室提供)
蔡英文是雲深不知處的總統。(蔡英文競選辦公室提供)

事實上,即便做半套,韓國瑜在掌握民心上,已贏過了蔡英文。根據聯合報最新民調,蔡支持度四成二,韓支持度三成,差距12%。但弔詭的是,有三成九的民眾認為韓比較了解庶民心聲,蔡英文落後11%。

答案很清楚,如何將選民在韓國瑜庶民路線上的認同,轉化為「信任」以回補支持度,是唯一勝選關鍵。換言之,韓國瑜得做全套,建立百分百的庶民總統樣,才能跳脫「塔西佗陷阱」。

做全套,意味著所有的對外發言,都得將「感染度」置於菁英偏好的「精確度」之上,重新定義「失言」 —— 人民無感的發言,才是「失言」。唯有如此,才能將「失言者」標籤貼在蔡英文額頭上,因為她的言行舉止最令人民無感。

至於讓人民「反感」的發言算不算失言,韓國瑜的團隊要精確切分「自己想要的選民」,不可落入「什麼票都要」的陷阱裡。對某一群人是失言,很可能對另一群人而言感受相反,話語分寸的掌握,端視如何切割出自己的選民版圖。

菁英階層不適應庶民語言是必然的,但若無法突破這層少數人設下的障礙,無法有效獲得多數的庶民人心。

白白胖胖?太溫婉了,「油油膩膩」才夠力。吃得肥肥的權貴才是魔鬼,哼!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