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無法負責跑路了?為了賺錢,都有可能撐不下去被壓垮!

2019-11-03 11:00

? 人氣

總有人,會成為那最後一個脫不了手,撐不下去,最後垮掉的那個人。(圖/取自pexels)

總有人,會成為那最後一個脫不了手,撐不下去,最後垮掉的那個人。(圖/取自pexels)

總有人撐不下去

我對世界金融一直不太瞭解,雖然讀過幾本書,如《貨幣戰爭》;也知道幾個大家族,如羅斯柴爾德家族;也懂幾個名詞,如總體經濟、期貨、權證……等。但終究是在看故事的階段,沒有成為知識體系,面對這世界的變動只能說是一知半解,好像看得懂又看不太懂。

幸好拜社群與熱心人士的出現,每當出現了世界性的金融風暴時,就會有人提供「懶人包」快速地整理資訊,透過簡單的方式讓你瞭解個七七八八,也能夠當作跟別人聊天時,茶餘飯後賣弄一下的話題。

在看股市的上上下下,我也始終不太瞭解,我們都知道漲了大家都會賺錢,跌了大家都會賠錢,因此一定沒有人希望跌吧?而企業讓公司上市,基本上也都是為了獲得更多資金,然後可以做更多事情,賺更多錢對吧?

商學院第一堂課就會說:企業存在的目的,在於最大化「股東得到的價值」。

所以照理說,我們目標這麼清楚一致,那股市應該會一直漲漲漲,就算不是每天飛漲,起碼都可以緩慢增長吧?

原以為這應該如同年資與薪水一般,你只要好好的做,沒犯什麼太大的錯,終究會慢慢升上去的。這是我們都希望的,也是理想世界的美好。

那為什麼會發生崩塌式的跌落呢?為什麼會有金融風暴呢?寫這本書時,剛好在二○一八年十月十一日,台股直接崩跌六百四十八點,跌破萬點大關,整個市場一片哀嚎。

許多市場分析師就開始跳出來分析,各種國際因素、政府因素、社會因素等,各說都有理,但這些道理,事前全都看不到。

在同年九月時,我得知一個我曾經去講過課的公司,惡性倒閉了,欠了廠商許多錢。這種消息在社會新聞常見到,但離我如此近,還是第一次。我初在新聞中看到名字時,還懷疑是不是我記錯,只是很像的名字而已吧?於是特地去翻查了當初的講義,確認公司名字沒錯,接著要去找那個老闆的臉書,想關心他一下。

結果發現老闆的臉書消失了,也就是俗稱的跑路了。

搜尋該公司的臉書粉絲團,發現已經湧進大量的消費者抱怨,甚至有開始組起自救會,已經報名活動卻突然取消不辦,報名費也無從討起。其中也有合作廠商被欠較大筆的款項,從數十萬到數百萬都有,皆追討無門。

當初去他們公司時,老闆人很客氣,員工也很認真上課,中午休息一起吃飯時,老闆曾分享他的未來藍圖,希望能在這領域成為一個指標,覺得目前都快上軌道了,雖然很辛苦,但還算順利,活動口碑都不錯。

雙眼雖疲憊,但對未來還是有著希望,手腳俐落也友善,且雖然要求嚴格,但也願意培訓員工成長。當然我不知道他們平時相處過程,但以談話間的感受,就算稱不上什麼好老闆,應也壞不到哪去。

這樣的人,最後還是被市場壓垮而逃,逃離所有人,成為了罪惡的代表。

市場從來不問你是誰,只會壓垮一切撐不下去的人。

即使我們都努力追求成長,努力學習,努力進步,我們不斷努力不斷戰鬥不斷奔跑,大家都想要把事做好,大家都想要一切往好的方向走,我們偶有懈怠但總體而言還算是拼命吧。

沒有人選擇一份工作,是打定主意要擺爛的;沒有人開一間公司,是下定決心要倒閉的。大多數情況,我們都希望做到自己的最好,希望有好的表現,希望有好的獲利。

只可惜,總有人會撐不下去。

如同每個投機泡沫一樣,一手換過一手,總要找到下一手,這遊戲才玩得下去。一個人要賺錢,就要有人花錢,一間公司賺很多錢,就需要有很多間公司付錢給他,而要付錢給別人,就需要從別人那邊賺錢。

總有人,會成為那最後一個脫不了手,撐不下去,最後垮掉的那個人。

大家雖然都希望股票上揚,每天都是紅漲漲,但在那一切的背後,是有許多公司的許多人在努力著,每天為了維持成長而死撐,與市場競爭搶奪資源,雖然金融世界遠比我們想像的複雜許多,卻還是無法掩蓋資源有限的事實。

每一個成長的背後,都有人苦撐著;每一個收割的背後,都有人將汗血種入其中;當有人天真歡笑,就有人殘忍悲苦,世界不是零和,但也不會憑空冒出資源。在哈利波特裡,輕鬆變出滿桌豐盛餐點的背後,是家庭小精靈被奴役的結果。

我曾與一位YouTuber聊關於頻道成長的方法,談到為什麼有些人,他們看似已經蠻有人氣,都十幾、二十萬訂閱了,卻卡在那邊,無法再成長了呢?照理說不是應該人傳人,有比較大的粉絲基數,持續地成長是正常應該的吧?為什麼做不到呢?

「他們不是做不到,是他們只能做到這樣,而這樣,遠遠不足以超過市場的要求。」那位YouTuber語重心長地說。

企業持續成長,不是正常的嗎?工作越久薪水就該給越多,不是正常的嗎?安排了計劃這麼美好,照計劃執行就會成功,不是正常的嗎?我們都努力做好自己的事,那每件事就會越來越好,不是正常的嗎?

不,一切的正常,都有人不正常的燃燒自己。

我們看到的榮景,不過是他那燦爛輝煌的燄火,我們聽到的歡呼,是他那近似癲狂的吶喊。當那餘燼隨風飛起,我們早已忘記當初是誰點燃了自己,也忘記那火不會憑空燃起,只會咒罵沒有火的夜,為何如此寒冷。

然後啐一口唾沫。真黑心。

作者/林育聖(鍵人)

本文摘自《聽說你在創業》

《聽說你在創業》
《聽說你在創業》(圖/ 博客來)

◎ 加入《下班經濟學》粉絲團,給你更多財經資訊
◎ 訂閱《下班經濟學》YouTube頻道,精彩節目不錯過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