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知、混亂、衝動……為什麼川普會失敗:《以善意鋪成的地獄》選摘(2)

2019-11-04 05:1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在做出「甩掉美國外交政策的鏽蝕」此一承諾之後,川普一上任就以一連串非典型的作為強化了對於外交政策當局的懷疑態度,致使外交政策界的一些重要分子更加強烈地團結起來對抗他。全球局勢的現實以及來自外交政策「變形怪體」的反抗開始勒住川普,而正向轉換策略的機會也就溜走了。一年之後,川普自前任總統手中所承接下來的政策大多還在,而自由主義霸權的重要成分也沒有受到影響。在川普與傳統之間的戰爭中,傳統贏了多數的前期戰役。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並不是說川普沒有造成影響。現代總統在外交政策的執行上享有極大的空間,他們的言論與表達方式──不論是親自發言或是在推特上發言──都可以和他們的所作所為一樣重要。儘管面對反抗,這些權力仍讓川普得以對美國外交政策與美國在世界的地位具備重大影響。

川普的影響幾乎完全是負面

不幸地,川普的影響幾乎完全是負面的。美國還在追求一套被誤導的整體策略,但是這個國家的掌舵者卻是一位所知不多、能力不足的船長,沒有準確的圖表、能幹的船員,或是清楚的目標。美國在世界各地還是過度投入,其軍隊在許多國家活躍地打擊暴亂。相較於其他任何國家,美國在國家安全上的花費一直是多出許多,儘管國內反覆爆發財政問題與重大需求。長期以來做為全球經濟的關鍵角色,美國對於開放貿易秩序的承諾受到嚴重質疑。與此同時,川普古怪、好鬥、自我放縱與顯然不符合總統身分的言行已經讓重要的同盟國感到警訊,並且為美國的對手創造誘人機會。川普沒有精心策劃出一套行動方案讓美國遠離自由主義霸權、轉向一套更理智的策略,反而為了看不出來的收益而放棄難得贏來的影響地位,也讓人們對於是否能夠仰賴美國實踐一套成功的外交政策感到質疑。川普不僅沒能「讓美國再次偉大」,反而是加速了美國的衰敗。

做為總統,川普最終擁抱了自由主義霸權最糟糕的特色──過度仰賴軍事力量、不關心外交,以及單邊主義的傾向──同時不理會自由主義霸權所懷抱的那些正面抱負,例如支持人權,以及保護一個開放且以規則為基礎的世界經濟。當上述情況再加上川普本人的無知、混亂的管理風格與衝動的決策,下場就是美國正在穩定敗壞中的全球地位。

挑起貿易戰的恐懼,卻沒能帶來正面成果

川普處理美國對外經濟政策的做法也是不恰當的。他挑起貿易戰的恐懼,但是卻沒能帶來什麼正面成果:他所承諾的「美好」貿易協定尚未實現,而在他的第一年任期結束之際,他曾經誓言要反轉的貿易逆差達到了二○一二年以來的最高點。雖然川普試圖與中國接觸以壓制其掠奪式的貿易與投資行徑,他處理問題的做法卻是與意圖不一致的。如同外交關協會的埃利.拉特納(Ely Ratner)所觀察到的:「川普說『真是夠了』是對的,但是他的政府只是錯誤地如常運作。」與其單純仰賴美國的單邊制裁,結合其他重要世界經濟體的同盟來壓迫中國,並與現今的世界貿易組織體系合作會是比較合理的做法。然而,川普已經放棄了TPP(其設計在某種程度是為了對抗中國的貿易手段),接著對潛在夥伴威脅說要對它們也祭出關稅與配額。他還多次批評世界貿易組織,採取手段削弱之,使其變成較無力量挑戰中國的工具。川普或許曾經認真地想要中國改變其行為,但是他拙劣的做法反而讓效果大打折扣。

更糟糕的是,川普幾乎獨自揮霍掉其他國家對於美國判斷力的信心。自從冷戰結束以來,隨著追求自由主義霸權的努力失敗、金融危機玷污了華爾街正直與敏銳的名聲,人們有愈來愈多的理由去質疑美國的智慧與能力。黨派之間的爭執與政治僵局讓人們更加懷疑美國是否有能力處理國內外的問題與挑戰。在歐巴馬政府相對較成功地處理好危機過後的經濟復甦之後,人們的質疑也只是部分地緩和。然而,川普卻把這些擾人的擔憂刺激到了前所未見的高點:突然之間,全世界的領袖與人民們皆有理由質疑美國總統是否知道自己在幹嘛。對照到其他某些國家──尤其是中國──這其中的差異很難被忽略。

《以善意鋪成的地獄》(麥田出版)
《以善意鋪成的地獄》(麥田出版)

*史蒂芬.華特(Stephen M. Walt)現任哈佛國際關係教授,評論文章常見於重量級外交刊物,新作《以善意鋪成的地獄:菁英的僵化和霸權的衰落,重啟大棋局也注定失敗的美國外交政策》由麥田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