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西藏人民議會洛桑札巴議員:流亡藏人支持「中間道路」,我們也會越來越好

2019-10-15 16:30

? 人氣

2017年,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印度演說,與台下數千名流亡藏人揮手致意。(AP)

2017年,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在印度演說,與台下數千名流亡藏人揮手致意。(AP)

2019年10月3日,西藏流亡政府、藏傳佛教各教派和苯教,以及來自世界20餘國的340多名藏人代表,在印度北部達蘭薩拉召開為期三天的「第三次流亡藏人特別大會」,主要針對歷輩「達賴喇嘛與西藏民眾間不可分割的特殊關係」、「藏人行政中央的『550願景』」兩項主軸進行討論。

會中一致通過了有關達賴喇嘛尊者的轉世問題的四項決議,重點在於藏人祈請達賴喇嘛尊者再度轉世,決議申明:「達賴喇嘛的轉世認證權力,完全屬於達賴喇嘛尊者本人,以及達賴喇嘛辦公室『甘丹頗章』相關負責人。除此之外,其他任何國家、政府、團體與個人都無權干涉。」

決議的文字中提到:「根據達賴喇嘛尊者的觀點,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西藏問題沒有獲得解決,西藏沒有實現自由,下一世達賴喇嘛將轉世在一個自由的國家或地區,但決不會在中國佔領的土地上轉世。」,這段文字的「如果」顯然對北京猶有保留餘地;後來的10月6日,達賴喇嘛尊者在達蘭薩拉接見「第三次流亡藏人特別大會」的全體與會代表和藏人行政中央全體公務員時的談話,依然強調「在哪裡能夠利益眾生就將在那裡服務大眾,將會繼續觀察中國的變革,慎重對待訪問中國和西藏的可能性。」

會議召開稍早之前,西藏人民議會洛桑札巴議員九月中旬在印度德里藏人區(Majnu-ka-tilla)中一處甘丹寺經營的賓館,隨後又在達蘭薩拉的秋諾賓館(Chonor House, McLeod Ganj, Dharamshala)中,先後兩次在聊天中受訪,藉此提供一個流亡藏人社區中的背景了解。

西藏流亡政府的經濟不會斷,還會越來越好

洛桑札巴,康區理塘人,嫻熟中文,以法律協會服務藏人社區而知名,是本屆新當選的康區議員,在司政洛桑僧格與前議長邊巴才讓之間因為換屆選舉過程迄今的一些齟齬而在藏人的法院中進行訴訟,他是代表司政的辯護律師。本屆預選的選票比正式選舉高,正式選舉的時候候選人彼此拉票所致;他自信,下一屆的選票會這一次高。當被問到「新的司政候選人?」和「對流亡藏人社區未來的看法?」時,洛桑札巴議員樂觀地說:流亡藏人社區的未來只會越來越好!

西藏人民議會洛桑札巴議員(右)。(蘇嘉宏攝)
西藏人民議會洛桑札巴議員(右)。(蘇嘉宏攝)

洛桑札巴議員說,越來越好不只是經濟上越來越好,印度的流亡藏人社區還會繼續堅持五十年;目前有個規劃,只是開始,都是公開的,也就是即將會討論到的「5‧50」發展計畫,類似中國也有「兩個百年」計畫一般。經過2016年選舉中發生的種種事情,有很多人就覺得西藏未來會走下坡,這些諸多分歧性的事情餘波盪漾,在2017年還一度被催化到高峰。現在西藏人發現自己是被「中國操縱」,過去連美國和西方主要國家的選舉也是被伸手其中;顯然,中國伸手操作期間的效果很好。但是,西藏人逐漸知道自己被誘惑、被騙了,西藏人從此對社交媒體網路都很留意很謹慎,不去看微信、臉書,知道要謹慎面對氾濫的假新聞。現在經過一傳十、十傳百,只剩還有一小部分人還在用微信;一些人漸漸地不被信任,且被視為挑撥離間、破壞團結的親共人士,目前的整個藏人社區態度已經呈現不同於選舉期間的拐彎、u-turn的情況。

在議員中,洛桑札巴議員是11位「常委(理事)」之一,要正式上班,有固定支領薪水的。「我是主張『中間道路』的,如果中國以為坐等達賴喇嘛圓寂西藏問題就能解決?」洛桑札巴議員認為:「根本不會,而且只會越來越糟!」

參與議會一些涉及行政的審議工作之後,我了解到,西藏流亡政府的經濟是不會斷的!這是根本,經濟不會斷,而且已經走在比以前更好的轉型;洛桑札巴議員說,這是有根據的,但不便透露。另外,在人口流失、變動(移民)這方面,流亡藏人的確在地址、位置上是在變化,但是共同理念、思維卻是不變的,流亡藏人在任何地方都一樣,更何況目前的網路化對異地藏人的連結作用。

至少64.8%流亡藏人支持「中間道路」

流亡藏人最少也有64.8%是支持「中間道路」,自1974年以來,「中間道路」的內涵一直在變化,但卻是變得越來越不利於西藏,相對地卻越來越有利於中國。「中間道路」現在固定下來的定義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框架下名副其實的自治,這已經達到了極限。在此定義下,出訪時各地年輕藏人都說:那我們的民主體系(demoncracy system)要怎麼辦?會變得怎樣?但是,達賴喇嘛說,不管民主也好,不民主也好,只要幸福就好,這個說法顯然已經自己達到了自己的「極點」,再也不可能進化(再去變化)的底線了!要再越線、再進化,民眾不會同意了;不循此路徑,再抱著其他的幻想的話,等待更容易的方法,完全不切實際了,這一點中國必須體認。

10月1日,印度流亡藏人在中國大使關外面高舉雪山獅子旗,抗議中共建政70周年。(AP)
10月1日,印度流亡藏人在中國大使關外面高舉雪山獅子旗,抗議中共建政70周年。(AP)

畢竟再進化下去,民眾反對之外,印度政府和國際社會也會有壓力。印度政府於2014年制定一個重建政策(註),印度藏人的國民待遇有所提升;有知識文化的年輕藏人大學畢業,在印度和世界各國都有很好的發展,已經有進入加拿大溫哥華立法會成為立法體系民意代表者。碰觸底線必將反彈到「獨立」的那一面,一旦「中間道路」被定性成不是一個有用的解決方案,「極端主義」也會抬頭。

洛桑札巴議員誠懇地說,我從西藏過來,我當然希望西藏問題能夠被解決。再多次議會或其他公開場合的發言中,我始終堅持「中間道路」。我想這個道路,能在達賴喇嘛在世期間完成是最好的,因為達賴喇嘛具有絕對威望之說服力,藏人不會反對;完全不是中國宣傳的那樣,達賴喇嘛表面是一個,裡面又是另一個,基於這種誤解是會因此付出很大的代價。尤其是,可以在達賴喇嘛詔令中寫下「中間道路」,藏人不能反對爭辯;一旦立下這一個基本規定(基本的、威望的詔書),藏人篤信佛教、觀世音菩薩的佛法,反對者豈不成了「叛教魔鬼」?我這個民間小人物,對中國為何反對中間道路?深感不解。

下一屆司政候選人可能是誰?

中國近年來富強了,中國夢我也希望可以實現。可是中國夢再怎麼好?伴隨著西藏問題未解決的惡夢,不會美好,隨時會驚醒!很多人是不願意看到中國崛起的,一個國家或許沒有這種阻擋的力量,但是隱然成形的世界「反中集團」的集體就有,美國、歐盟主導的世界貿易戰爭敵意圍繞的國際傾向中,西藏流亡政的經費絕對不會斷,這是very simple的概念。在中國境內西藏的西藏人,也是西藏人,西藏血統不能換掉,民族愛戴不會改變,當貧富差異越來越小,生活越趨平凡,就不覺得幸福,文化、語言、民族尊嚴就變得更加重要。沒錢希望有錢,有錢生活沒意義,就會祈求mental peace;百年、五十年以後,外地西藏人對中國西藏人號召力很大,那時民族尊嚴會日復一日重要,現在則是生活上的。達賴喇嘛一旦圓寂?境內藏人寧願去死也要見達賴喇嘛一面,不要造成永遠不可能復合的傷疤,藏人報仇五十年、百年也不晚。

4月4日,西藏佛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出席印度教育活動。(AP)
4月4日,西藏佛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出席印度教育活動。(AP)

下一屆的司政候選人可能是誰?洛桑札巴認為,在台灣選舉過程中的世俗化情況不一定會在藏人社會中複製實行,畢竟兩者社會結構不同,西藏處於抗爭活動中,與台灣相較規模大小也不同。我們在2016年的選舉經驗中已經意識到世俗化問題的嚴重性,有所警惕。邊巴才讓不予評論,嘉日卓瑪是有可能出來參選的?其他可能參選者也很多,現在也不是看不出來,但現在來說確實過早了一點,變化還很大。

洛桑札巴議員說,其實西藏未來五年(2021年─2026年),誰當司政根本不重要。司政這個職位,或許中國會認為人選很重要,甚至期待誰比較具有協調性而與北京友善?這根本就是個荒唐的看法。

洛桑札巴議員問:還能協調甚麼?再協調就是「空手投降」,現實上是已經到了不可能再進化的底線(中間道路的定義),我覺得期待某個人來當司政而將底線再退讓、超過,這是荒唐無比的想法。除了前述的思想疆界之外,還有立法疆界,45個議員會在議會裡面會一致反對;任何甫上任司政的聲望再高,也不足以在「新官上任三把火」之際,推動「中間道路」的改變。

洛桑札巴議員分析指出,未來司政的人選應該會是一個「嶄新」的人選,沒有過過去歷史爭論和包袱,可能也不會是在現在的「局」裡面的、檯面上的人物?而這個人一定支持「中間道路」,才會當選。

有些人需要受訪和宣傳,洛桑札巴議員除了顧慮會被剪輯而失去原意,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之外,身為現任議員經常有被媒體報導的機會,他覺得其實不需要那麼急切去爭取。

辦理法會需要多少資金?洛桑札巴議員說,有多供多、少則供少,這次為達賴喇嘛祈求長壽的法會,每個集團都有出資,康巴(四水六崗)出了1千5百萬(10.5 million),整體籌了4千萬以上是跑不掉的;若您要辦一千萬、五百萬都可以辦一個法會,五個團體其實都有自己辦的能力,可惜達賴喇嘛沒有那麼多的時間,無法逐一辦理,所以合併辦理。法會要不了那麼多錢的,剩下的當然都是供養上去了。台灣人遠地而來花個3到5百萬就可以成了,但關鍵是達賴喇嘛的時間不允許,畢竟想幫他辦的人很多很多,錢是其次的了。這次法會之後,還有蓮花生大師的法會,正在募集供養。

流亡藏人在新德里示威,要求中國政府讓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美聯社)
流亡藏人在新德里示威,要求中國政府讓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美聯社)

關於轉世,洛桑札巴議員勸北京可以不用去找甚麼靈童了,因為達賴喇嘛說,不會轉世在境內西藏了;而且還是會以原來宗教傳統的方式轉世,完全不會以所謂的「各教派、教派內高僧共推(選)一位『教宗(職務化)』」的進行。他說,只有兩個可能:一種是在圓寂之後,另一種是在生轉世。圓寂前歷史上也有過,若現在開始就擇取一位靈童應該是時機了,達賴喇嘛說他會活到110歲的話,到那時候靈童可能已經二三十歲。2021、2023年開始找到的話,就算還沒圓寂以前沒有拿格西,也無所謂。即將到來的十一月宗教(各教派高僧)會議,噶瑪巴印為印度政府的原因,不會回來的可能性較高,寧瑪派掌教難產,也沒關係,教派也有其他代表。能來最好,不來也無所謂,還是以自己格魯派教統、傳承為主,「歷輩達賴喇嘛與藏人的關係」或說是轉世從來都不是別的教派可以插手的。

註:印度政府2014年制定「西藏重建(Rehabilitation)政策」,是印度內政部、外交部,有關的邦政府和西藏中央政府代表團的會議結果。該政策對印度藏人福利做出明確的政策聲明。還規定了有關土地租賃,擴大中央和國家福利的事項。政策指導方針也明確表示允許藏人從事任何經濟活動,在此範圍內,可以向他們發放相關文件/貿易許可證/許可證。其中還規定,西藏難民也被允許在他們具有專業資格的任何領域從事工作(護理、教學、特許會計、醫學、工程等領域)。該政策準則應發送給所有有關國家,對其他容留藏人國家具重要意義,因為印度試圖與其他國家制定統一政策,以處理西藏難民的重建和福利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