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管中閔也不會認同校長們為蔡英文論文舉手背書

2019-10-15 07:20

? 人氣

總統蔡英文的博士論文真偽爭議,不是大學校長舉手就能背書真偽。(盧逸峰攝)

總統蔡英文的博士論文真偽爭議,不是大學校長舉手就能背書真偽。(盧逸峰攝)

「我們很多立委問政都是即興演出,媒體報導喜歡採集戲謔畫面,相較之下形同兒戲。我跟歐美國家的一些國會議員提及,我們立法院審查教育部高等教育預算時,國立大學校長常接到教育部通知要去教育文化委員會列席備詢,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中研院士朱雲漢在二0一六政黨輪替蔡政府就任前,曾經在一篇〈誰來馴服立法院這隻怪獸〉的專欄中,談到國立大學校長經常要列席國會備詢的怪現象,這不是民進黨執政獨有,相反的,是藍綠執政皆不可免的「通例」,幾乎沒有大學校長視之為「正常」,然而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年度政府補助預算逼矮大學校長也不是新鮮事,即使學富五車,校長們應邀列席上焉者乾耗終日無所是事,下焉者打個盹都還能見新聞被糗一頓,沾沾「斯文在立法院掃地」的邊。

十四日立法院再度上演朱雲漢感嘆的怪現象,四十八位國立大學校長齊聚教育委員會,為的是審查學校各種學產、校務、退場、轉型等各種基金預算,屬年度例行公事,不過,在立委陳學聖要求下,却上演一齣校長舉手表態「相不相信蔡英文總統博士論文為真」的戲碼,這個畫面一點也不「戲謔」,因為攸關總統誠信與論文真偽之辨,但又難脫戲謔,因為四十八位校長中,先是一片靜默接著舉手相信為真的只有六位!

包括台大校長管中閔在內的四十八位校長列席立法院,立委要相信蔡英文博士論文的校長舉手,結果只十有六位舉手。(中評社)
包括台大校長管中閔在內的四十八位校長列席立法院,立委要相信蔡英文博士論文的校長舉手,結果只十有六位舉手。(中評社)

戲謔的不是絕大多數校長不願意為蔡英文博士論文背書,而是:第一,教育委員審查的是學校基金預算,不是蔡博士的論文;

第二,蔡英文論文真假與校長舉手多寡無關,六位舉手相信蔡博士論文的校長只能心證自己相信,却不能保證該論文的的確確為真,他們的「忠誠紅利」可能是取得權力者信賴,但三個月後立刻就要大選,這點紅利風險不小利益有限,負面效應則是在不信總統論文的同溫層被被貶抑為「拍馬屁」,或欠缺知識份子的風骨,倒楣程度可能大於紅利;

第三,沒舉手的四十二位校長,只能說他們不肯表態背書,他們就算有懷疑都不能確定該論文的確是假,不舉手的心理情境比舉手的更複雜,其一,他們可能真的不相信,其二,他們可能認為論文真假和他們舉手根本無關,其三,他們不想當小學生配合立委要求表演,他們只想在這個為學校爭預算的場合,只做爭預算的言行,其四,若立委換一個角度問「不相信蔡英文博士論文的請舉手」,舉手的大概六位都未必有,甚至可能是零

以當年聘任蔡英文的政大為例,現任校長郭明政也沒舉手,還被點名表述自己不舉手的原因,他的回答很簡單:事情還在調查中不方便表態,他個人看過蔡英文的畢業證書影本,學校對教師個資一視同仁,若教育委員會有興趣可以到校察看。換言之,他沒說相信但也並非不相信,只是不便表態,更重要的,當年聘任蔡英文的不是他,他既不必為蔡英文論文真偽以國會舉手方式背書,更不必為當年聘任者的認真與否背書,萬一當年聘任審查委員真是「被騙」,要負責任的也不該是他。

20180611-政大校長遴選公聽會,政大法律系教授郭明政。(甘岱民攝)
政大校長郭明政也沒舉手表態相信蔡英文博士論文為真,但他說看過學校收藏的蔡英文畢業證書影本。(甘岱民攝)

綜合以上,不舉手校長的心理素質比舉手校長的為高,但不能苛責六位校長傻傻舉手,因為長年以來立委在專案(預算)會議,敲打他案早成慣例,若能因此促成預算順利通關,即屬萬幸,隨便舉例,十四年前扁朝立法院的同一場景,即有立委要凍結基金統刪預算,嚇得大學校長們齊聚立法院並發表共同聲明,最後在委員被刪被凍結的預算,在全院聯席會議記名表決才得以順利通過;至於學產基金等到底該如何管理監督?更是前總統李登輝時期就受到關注的議題,數十年如一日,但不論怎麼稽核監督,都比立委插手要來得正常。而立委愈想插手大學事務,就愈助長校長們在立法院手足無措的窘境。

這場景,總統不在現場都要吐血,總統府聲明痛斥這是「傷害學術自由的政治審查」、「政治勒索」。總統府的嚴厲聲明也很戲謔,因為就在一年多前,民進黨立委反反覆覆地在教育委員會以退回預算或質詢,政治勒索「卡管」,總統府沒有一絲一毫認為傷害了學術自由,朝野立委競相模仿,正是權力者助長了立法院這隻怪獸。

所謂「關己則亂」,只有六位校長舉手相信論文為真,讓總統府憤怒,很遺憾,立委行使職權不是總統或總統府可以置喙,倘若立委問的是「不相信論文的舉手」,結果如前所述,總統府大概就不會發表自失方寸的聲明。「蔡博士」的論文,立委說了不算,校長們舉手也不算,遺憾的是,論文當事人的處理,乃至獨派學者愈質疑愈多的謎團,都讓「論文門」陷入死結,連論文補送進國家圖書館典藏,都被質疑是個人(總統)特權送入,違反國圖典藏規定。

論文真偽與權力無關,與誠信和學術倫理相關,愈是想用權力解決問題,愈是讓問題複雜化,套用追索論文真相鍥而不捨的林環牆教授的說法:「這是完全超越統獨立場的思考,也與政治爭鬥無關。不管你對於未來國家的想像為何,如果不是建立在誠實,正直,良善,以及公義等的道德基礎上,又有何意義呢?」就像立委行使職權要靠自律,總統的誠信當然無法倚仗校長們舉手表態。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