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後一定得去喝兩杯?日本年輕上班族,開始跟上司與老鳥說「不」

2019-10-14 22:00

? 人氣

(德國之聲)

(德國之聲)

下班後與上司和同事一同飲酒幾乎是日本企業的固有文化。但隨著時代轉變,年輕一代的日本上班族開始學會對下班後酒局說「不」。

井澤一誠(音譯)在一間日本大學完成學業後,對於畢業該在何處就職有幾點擔憂。潛在雇主能提供哪些就職機會?收入會有多少?在一個將工作時長作為員工表現的關鍵度量衡的國家,每天得工作幾個小時?更令井澤擔憂的是,他會被要求喝多少酒。

「我不是特別會喝酒的人,但我有年紀較長的朋友,也曾聽他們說起每天下班後被迫與上司喝酒的事。」20歲的井澤來自橫濱,他對記者表示:「我知道這是日本企業文化的一部分,但是我平日會去運動,我不希望因為得去喝酒而放棄運動或是影響身體。」

「如果面臨要喝酒的壓力,我不確定自己會怎麼做。」井澤如是說。

自古以來,飲酒是日本的重要文化。早在公元三世紀,中國使節就曾經記錄,日本群島上的居民「愛喝烈酒」。

直至今日,酒精依舊在日常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日本傳統神前婚禮的儀式中就包括共飲清酒。19世紀時,日本企業引進了西方的啤酒釀造技術。如今一天24小時都能在日本的便利商店中買到啤酒、葡萄酒和烈酒。

喝酒聊天

在工作場合中,酒精扮演著打破上司和下屬隔閡的潤滑劑角色。下班後的酒局是為了促進團隊關系,並讓人們放松身心。這項傳統被稱為「nommunication」,由日文的「nomu」(飲)和英文的「communication」(溝通、交流)二字組成。

日本還有個不成文的規定,在下班後酒局上的酒後言行,隔天就會被拋諸腦後。

由於取得酒類飲料十分便利,日本公共場合的醉酒率居高不下。 在深夜的列車車廂或月台上,經常可見喝醉的男女倒在地上,尤其是夏季發放6個月獎金之後或新年假期前夕。

「全日本斷酒聯盟」的高層人員大冢元(音)表示: 「對那些享受飲酒並且希望於同事聚會的人而言,這類下班後的活動很有幫助。但是對於不愛喝酒或被迫參與的人,這可能是很艱難的事。」

大冢對德國之聲表示,過去五年間,前往該聯盟尋求協助的人越來越少,但並不意味著企業員工的飲酒壓力變小。「我個人的看法是,他們所承受的壓力與以往相同,日本企業的態度沒有太大的轉變。「他指出:「高層經理們在剛入職時從上司身上學到『飲酒是正確的事』的觀點,現在也鼓勵新近員工效仿。」

改變生活方式

「壓力依然存在,但是我感覺到年輕的雇員們已經改變了生活方式,並不總在壓力下讓步。」大冢如是說。「這可能是因為他們手頭上的錢沒有過去多,或者他們想花更多時間陪伴孩子和家人。也或許他們只是更擅長說向上司說『不』。」

國際性戒酒互助組織「戒酒無名會」的日本分部成員凱文於1989年首次踏足日本。他在東京夜生活豐富的澀谷擔任酒保數年。他指出,自日本政府於2007年收緊禁止酒駕的法規後,日本人的態度有轉變。

在新法規範下,駕車者的血液酒精濃度必須是0%,酒駕的罰金提高至約合8000多歐元,最高可能面臨5年刑罰。車內共乘者的罰款則為4000歐元以及3年刑期。

「大約從此時開始,啤酒公司開始生產零酒精啤酒,我也感覺到轉變的降臨。」他表示:「我曾加了一個武術團體,每次訓練後一起喝酒是固定儀式,但我是第一個打破規則的人,他們很快就開始遷就我。之後其他人也逐漸決定不再去喝酒,所以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看見了變化,不喝酒也逐漸被社會所接受。」

同儕壓力

然而,企業家宮武博之(音譯)擔心,年長的企業員工仍然會向年輕同事施壓,造成其飲酒過量。

「年長員工仍然將飲酒視為工作文化,經常是一周喝酒三到四次。雖然不是所有企業皆如此,但我認為在制造業和中小企業中仍是常態。」28歲的宮博因壓力過大辭去了在京都一家保全公司的工作並創立了自己的豪華旅游公司。

「他們總有一天要明白,飲酒其實會對他們的企業造成極大的損害,因為員工隔天宿醉上班,健康狀況不佳會造成工作效率低落。」他總結道:「飲酒的文化必須改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