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暴力的十.一國慶,香港街頭槍響喋血

2019-10-02 16:50

? 人氣

中國國慶當天,香港街頭出現許多自主參與遊行的人潮。(AP)

中國國慶當天,香港街頭出現許多自主參與遊行的人潮。(AP)

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十歲生日,香港街頭見血。

當天街道、地上盡是「賀佢(他)老母」的塗鴉,街頭四處貼著「十一國殤,六區開花」的宣傳海報,雖然民間人權陣線主辦的這場遊行未被批准,但各區街頭還是出現許多自主參與遊行的人潮。

十.一暴力不止,警方射傷中學生

中國國慶當天,香港街頭依然是催淚瓦斯與汽油彈共舞的景象。下午四點,荃灣一個曾姓中學五年級示威者,在與警方對抗中,遭警方真槍實彈擊中,左胸中彈流血送醫。據醫院傳出消息,子彈離心臟三公分,目前已無生命危險。這是反送中抗爭中第一起示威者被真槍擊傷。

八月以來一直流傳著十.一是北京設的「死線」,港府若在死線前不能「止暴制亂」,北京就會派武警鎮壓。但是到了十.一,街頭暴力依然,抗爭者事前就在線上線下揚言要用暴力祝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七十周年。

十.一前夕、九月底最後一個周末,多場抗爭現場的黑衣蒙面抗爭者不再後退求生,他們向警方防守線和警車扔汽油彈,更主動攻擊警察。警方則近距離射橡膠子彈,又增加臥底的人數。警民互有攻防,仇恨暴力再升級。

九月間多名少年因侮辱國旗被捕;九月二十二日有少年扯下沙田大會堂(大型文化中心)的五星國旗,帶到商場中庭扔在地上任人踐踏,然後再拋下海。侮辱國旗已常態化。甚至連部分中學升旗典禮也交由校長直接處理,不敢把國旗經手學生。

即使保得住國旗,各處慶賀國慶的牌樓、廣告不是被毀,便是噴上「光復香港」字眼。抗爭者的訴求和洩憤對象,明顯從特首林鄭月娥轉向中共。

洩憤對象由特首轉向中共

港府釋出善意,部分問責官員進入社區(落區)聽民意,建制派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建議,高官「要做沙包」被罵紓民怨。政制事務局局長聶德權下基層,卻在車上被幾十位群眾圍堵。現場接受電視台訪問時,四周市民用粗口做背景聲,聶德權依然保持笑容,親身示範做個洩憤沙包。

港府第一把交椅林鄭隨後披甲上陣,九月二十六日舉行首場「社區對話」。場外抗爭人數高峰只有數百人,群眾在晚上十二時已陸續離開;更奇怪的是,現場再沒有「林鄭下台」的呼聲,群眾都在罵「黑警」。

林鄭落區的警力布防由港島區總指揮官郭柏聰負責,曾有處理中環多場大型示威遊行的經驗。他採取「外柔內剛」策略,放置大量防暴警進駐會場,放大量催淚彈在場內,以防群眾圍攻;外面則駐守少量警力,警員不帶面罩,對侮辱言語十分忍讓。警民衝突中,有防暴警察用強光照射市民而惹怒群眾,一名警司竟代下屬向抗爭者說「對不起」。按目前社會氣氛或港警傳統都不輕易道歉,這場景十分罕見。
最後林鄭和一眾高官還是於凌晨一時半,從後門悄悄地安全離開。

被稱為「火魔法師」的扔汽油彈抗爭者,說自己不想再輸下去。(關震海攝)
被稱為「火魔法師」的扔汽油彈抗爭者,說自己不想再輸下去。(關震海攝)

防暴警釋出的友善只維持了半日。二十九日舉行全球反極權大遊行,警方未待天黑便進行大規模搜捕。下午四時半金鐘政府總部的暗門衝出特別戰術小隊「速龍」瘋狂拘捕市民,多名示威者頭破血流。灣仔近十名臥底混入人群中拘捕民眾,有臥底警員遭示威者毆打後鳴槍示警,才在其他警員護送下離開。

抗議者真的不想再輸下去

警方公布當日拘捕一四六人,當中六十七名學生,發射了三二八枚催淚彈、三○六發橡膠子彈及九十五枚布袋彈。一名中印混血的網媒記者Veby Mega Indah右眼疑被布袋彈擊中,視力恐嚴重受損。三○六發橡膠子彈是六月以來單日最多的枚數,且首次逼近催淚彈的數字。

愈接近十.一,年輕人更加亢奮起來。九月最後一個周末多場抗爭,抗爭者開始瞄準警員及警車扔汽油彈,四周市民對此無動於衷,有人協助抗爭者逃離,替他們準備衣飾更換,安排「家長車」送他們離開現場。

那些扔汽油彈的抗爭者被稱為「火魔法師」,他們向記者透露,勇武人數進入九月後驟減,心知運動不能持續,有一種「盡地一舖」的感覺,對警員不能再縮,要上前「打狗」救人。「由二○一四年到現在,我們都知五大訴求是不可能,但真的不想再輸下去。」一位火魔法師說。

警民對抗之兇暴直比「反英抗暴」

周末現場,年輕抗爭者見到十名手持槍枝的防暴警察在包抄他們,四、五名抗爭者大喝一聲上前,用鐵條、棍、雨傘狂毆防暴警。警員明顯沒有以往張狂,不敢一、兩名警員單獨離開防守線。

抗爭者暴力升級,主動上前對警察往死裡打,在香港抗爭史上,除一九六七年左派「反英抗暴」暴動,難尋這種景象。這種半戰爭狀態更是回歸以來首見。

警民如今各有醫護隊,各有武器,而且各有制度。北角、荃灣連日白衣福建幫打記者、打市民的直播畫面清楚可見,警方現場公然放走他們,變相鼓吹社會「私了」風氣。網上發起「私了」準則,例如對方用刀,自己就用刀自衛,並以對等的暴力回敬對方。警方失去政治中立,市民開始接受私了做法。

全港瀰漫仇警情緒,八月三十一日懷疑有三名市民在太子站失蹤,傳出被捕者在新屋嶺拘留所被打死。之後各種傳言不斷,警方不透明度的做法讓真相真空,失信於民。不少市民跟記者說:「寧願先相信謠言,也不信警察。」

就當警方全盤失信於民,向市民舉槍瞄準的警署警長劉澤基獲邀到北京賀國慶,首次有警員開微博「光頭警長」,至十月一日已獲得六十萬粉絲。

總警司莊定賢(David Jordon)在運動期間接受央視訪問,已被質疑破壞政治中立,「光頭警長」以警長之名開設個人微博,警方被記者質問時稱,這是警員「個人自由」。看來香港警隊沒有打算在政治中立這條底線守下去。

在失序的城市中,民間「以暴易暴」,以身軀擋子彈,少年用青春換自由,成為這場抗威權運動的籌碼,這也是香港沒有民主制度下的困局。(本文作者為香港獨立記者)

習近平要用社會住宅收港人民心

美國著名中國通、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黎安友(Andrew  Nathan),在最新一期《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撰文分析北京為何對香港問題如此克制,未像當年六四天安門時出動部隊。

黎安友引述兩位熟悉北京決策圈學者的話指出,北京決策者對香港局勢雖憂心但有信心,他們自認中央與香港商界關係良好,地下黨與親中建制派也打入地方基層,這些力量都不會支持反送中示威,抗爭將逐漸平息。

黎安友還指出,習近平9月在中央黨校講話時就明確否定出兵香港可能,認為出兵將走上一條政治不歸路。這段講話之前官媒未曝光。

北京認為解決香港問題的金鑰匙在於經濟。香港近年經濟成長變緩,市民所得沒成長但房租高漲。9月中旬黨媒《人民日報》已發聲支持港府收回土地建公屋,「住房,正是重中之重」。接著香港親中派議員也主張支持住房改革。

9月25日香港地產商新世界發展執行副主席鄭志剛宣布,將捐出300萬平方呎農地,其中部分與社會企業「要有光」合作發展社會住宅。300萬平方呎約等於1.5個維多利亞公園大。

新世界發展是香港企業家鄭裕彤、何善衡等人於1970年創辦,與長江實業、恒基兆業、新鴻基並列香港四大產商。現任董事長是鄭裕彤長子鄭家純。

習近平用惠台31條拉攏台灣年輕人,如今再對憤怒的香港年輕人打出經濟牌,不知效果會如何?(郭宏治)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