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蔡碧仲律師界南霸天國會上身,一打二舌戰藍委

2019-10-03 18:50

? 人氣

蔡碧仲在國會議場捍衛公務員立場,贏得不少掌聲。(盧逸峰攝)

蔡碧仲在國會議場捍衛公務員立場,贏得不少掌聲。(盧逸峰攝)

九月二十五日,立法院財政委員會討論立委陳明文搭高鐵遺失三百萬元案,「撿到槍」的藍委將靶心對準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直指他護航陳明文,甚至用「爛官」兩字轟他。

但這些指控意外點燃蔡的律師魂,「蔡政次」頓時化身在法庭上戰無不克的「律師界南霸天」,他左搬大法官解釋嗆提告,右斥媒體瞎掰護航,正面迎戰的模樣迅速在司法界圈粉,活脫脫成了「司法新戰神」。

陰錯陽差捲入「三百萬」案

蔡碧仲為何會捲入陳明文案?事件的起因其實來自於一場法務部官員與司法記者的年度餐敘,任誰也想不到在杯觥交錯之後,蔡竟陰錯陽差地捲入此案漩渦……。

法務部在九月四日舉辦記者節聯誼餐敘,當天台北市下起傾盆大雨卻未澆熄眾人興致,法務部高層與司法記者都踴躍捧場,身為次長的蔡碧仲自然也不能免俗地逐桌寒暄敬酒。

餐敘當天,各大媒體登出陳明文案,由於記者熟知蔡碧仲曾任陳的辯護律師,加上蔡曾是行政院二○一七年三月洗錢防制辦公室成立時的首位主任,幾位平面記者在酒酣耳熱之際,開啟了這個話題。

有記者談到,媒體報導陳明文妻子聲稱分次提領現金三百萬元,有人開始提起實務上的申報規定。在場人士回憶,蔡沒有提到具體案例,而是講個實務通則,他強調一次存提超過五十萬元,銀行就有義務通報調查局,反之則沒有。

另有記者問他分次領錢是否觸法?蔡說,有很多人為了躲避通報而分次提存,如果是掩護犯罪所得還是可能違法……。

這名人士說:「聚餐場合非常吵,說話的聲音聽不太清楚,大家基本上是在敬酒閒聊,在場的記者你一言我一句,每個人講話的前提和回答的基準不一樣,語意上很可能產生誤會。」

據悉,蔡一結束聚會就返回辦公室,直到下班都沒人向他確認。沒料到隔天平面媒體就以「蔡碧仲:很多人都規避通報」為標題登出「蔡的說法」,還炮轟他護航陳明文,讓蔡百思不得其解。

而新聞延燒兩天後,才有一名記者找蔡查證。「這件事看起來是『斷章取義』、『移花接木』、『擅做詮釋』,蔡被黑得有夠冤。」一名知情人士說道。

家人因此掃到颱風尾

他透露,原本蔡認為清者自清,不打算多做解釋。但他發現,此案衍生的政治效應讓家人飽受壓力,也導致剛成為執業律師的女兒掃到颱風尾,家人甚至拜託他「不要再跟記者說話」,蔡在心疼之餘才決定展開澄清。

而廉政署在九月十一日舉辦的記者茶敘,就成為最適當的機會。

詭異的是,當天想採訪此事的電子、平面媒體記者擠滿現場,但當蔡祭出直球對決詢問「大家有沒有問題想問我」時,記者卻沉默將近一分鐘都沒有人舉手發問,最終竟是由法務部新聞聯絡人打圓場代記者提問。

在場的記者豎起耳朵凝神靜聽,蔡碧仲卻劈頭就說,從來沒有就此案發過言,不知道新聞報導的依據在哪裡,這答案讓在場人士捏把冷汗。

他接著說:「那天餐敘,相信大家都很高興,我和你們同時從新聞上得到消息,我沒有跟陳聯絡,也沒有受訪,到底從哪裡迸出來我護航,或者教老百姓規避《洗錢防制法》?這樣好嗎?到底是我在影響司法?還是媒體在影響司法?」

「我擔任政次以來一直對媒體敞開(溝通)大門,去年代理花蓮縣長期間也曾受訪,很多記者都跟我互動很好,我從來沒有拒絕記者。但記者也應該有倫理規範,想採訪一個人總得事先告訴對方,如果違反倫理,人家以後要怎麼跟你互動呢?」他的話講得義正辭嚴,記者則面面相覷,沒有人反駁其說法。

蔡碧仲是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成立時的首位主任。(郭晉瑋攝)
蔡碧仲是行政院洗錢防制辦公室成立時的首位主任。(郭晉瑋攝)

烏龍口水戰從法務部戰到國會

這次茶敘,蔡碧仲一口氣平反了他連日來的怨氣。可惜這場烏龍引發的口水戰卻沒有停止,反而一路從法務部轉戰立法院,更淪為藍營立委追打的焦點。

九月二十五日,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排定蔡碧仲、高鐵董事長江耀宗等人備詢及專案報告。財委會主席、藍營立委費鴻泰一開始就質疑江的態度不佳,拍桌痛罵他「什麼東西」。

藍委曾銘宗問蔡碧仲:「你在媒體餐敘講過哪些話,我不冤枉你,你就原意呈現,報紙登了那麼多,你自己講。」蔡卻堅定反問:「請問我的鄉親,曾委員,你記得昨天中午講過什麼話嗎?」

蔡碧仲只用了兩句話就惹毛費鴻泰,費拍桌:「官員不可以反質詢,你知道嗎?這是立法院,聽到沒有!這簡直莫名其妙欸!我嚴重告訴你喔,官員不可以反質詢。過分的傢伙。」

反觀蔡碧仲竟不疾不徐地幫江耀宗緩頰。「主席,你從剛剛開始就辱罵官員,召集人可以辱罵官員是『什麼東西』嗎?中華民國的公務員要有尊嚴啊……我們一再告誡檢察官問案的時候態度要謙和,你從頭到尾辱罵高鐵江董事長,一個年紀超過六十歲了,都為人父、為人祖父了……。」

費鴻泰等藍委被激得用「爛官」、「什麼東西」回罵蔡碧仲,但蔡彷彿回復「律師界南霸天」的身分,律師魂一上身就直指「你的行為嚴重違反釋字四三五號,雖然立委在議場有言論免責權,但是也不是無限上綱,要問就好好問,有本事就好好問,用辱罵的方式可以解決,大家就到街頭去辱罵好了,何必在議場呢?」

蔡甚至加碼:「這不叫辱罵什麼才叫辱罵,每一個公務人員都是通過考試、通過努力的。我一定告你,你連續講了十次(爛官)……這個沒有言論免責權,這麼多媒體在這裡,『教壞囝仔大小』(台語,教壞大人小孩),是要笑死人嗎?」

眼見戰火一發不可收拾,曾銘宗趕緊把話題拉回蔡是否護航陳明文。曾語氣高亢地說「報紙登很大」,蔡反問是「哪家報紙」,曾大吼《中國時報》。不料蔡默默地回:「《中國時報》我沒訂,我從來沒有看《中國時報》。」這輪對話惹得台下官員和記者哄堂大笑,這場戰爭也在對罵中不歡而散。

蔡碧仲在立法院的超狂舉動,讓不少司法人員看得熱血沸騰。他不卑不亢捍衛公務員的態度,更讓他人氣爆棚。

有檢察官形容,二○一六年馬英九執政尾聲,前法務部長羅瑩雪直率面對立委質詢,被網友封為「雪神」,這次蔡碧仲的表現比羅更威,可說是新一代的「司法戰神」。

發生了這麼激烈的口角,蔡返回辦公室後情緒絲毫不受影響,立刻神色自若地處理公事。「如果沒有捍衛公務人員的尊嚴,我的同僚們會難過!」他對同仁吐露的這句話也顯示,出人意表的舉動並非為了保衛自己。

激烈備詢後照樣揪友跑步

據悉,他的表現除了吸引大批親友在臉書按讚,更有不少人私下打電話、傳簡訊力挺,讓他相當感動。有法界人士直言:「這麼多年來,公務人員在議場裡面受到壓力卻不敢講,這樣子本來就不對。」

蔡一向有慢跑習慣,在立法院激烈備詢後,為了擺脫壓力照樣揪友跑步。有趣的是,有跑友看到新聞畫面驚訝地問他:「你剛吵完還有力氣跑步嗎?」蔡的回答則帶點禪意:「一切都會隨風而逝。」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喜歡這篇文章嗎?

侯柏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