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前台灣咖啡廳長什麼樣子?喝名酒、美女陪聊還能帶出場…揭秘日治潮到出水的女給時代

2019-10-03 16:43

? 人氣

20世紀初期,亞洲最「西」的國家當屬日本,在明治維新的推動下,西方的文化、思想和許多東方未曾見過的新事物被大量引進,其中也包括當時具有沙龍形式的咖啡店。這些現代化的事物也在日本接手台灣後接二連三地被引進,台灣第一家珈琲店就在1912年的台北新公園(今二二八公園)內開幕。

但當時的珈琲店可不是像星巴克那樣賣貴桑桑的咖啡,也不是像溫州街貼滿各種海報和文創商品的小店,他們不只賣咖啡,還有賣高單價的酒水、紅茶和餐點,珈琲店裡的「女給」也是「賣點」之一……

珈琲店》文青最愛的西式摩登

珈琲店在1912年首度引進台灣,在政府與上層人士的推廣與支持下,於1930年代的台灣達到產業巔峰,最鼎盛的時期有200多家珈琲店分布在全台各地。當時的珈琲店有著華麗的歐式裝潢、精緻的家具和擺設,也販售少見的西式餐點,沿襲著西方傳統,珈琲店也是上層階級聚會聊天的首選之地。

台灣的珈琲店更是大眾化,不只把目標客群設在奢侈消費的上層階級,更主要的消費群是文人雅士與勞動階層的男性。珈琲店經常舉辦藝文展覽,也常有詩社、文學家、學者的聚會,在輕快的爵士樂中,任何人都能在象徵現代化的珈琲店舒緩神經、放鬆一下。

除了西式化的建築與氛圍能夠吸引本就熱衷追求流行的人們外,這些珈琲店還主打「戀愛的酸甜滋味」,穿著白色圍裙的年輕女服務生成了珈琲店的「靈魂」,因此在產業最顛峰時被稱為「珈琲時代」、「女給時代」。

位在台北的珈琲店「美人座」,外觀和內部都是仿歐式裝潢(圖/臺灣大學舊照片資料庫)
位在台北的珈琲店「美人座」,外觀和內部都是仿歐式裝潢(圖/臺灣大學舊照片資料庫)

女給》踏進珈琲店就能當鐘點情人

當時在珈琲店做接待的女性服務員被稱作「女給」,有點類似我們現在所說的女僕,她們同樣穿著有著大滾邊的白色圍裙,裡面穿著和服或洋裝,在珈琲店裡穿梭。與現在的女僕咖啡廳不同,女給們不用稱呼客人為「主人」,也不需要用番茄醬畫可愛的圖案,但卻需要「陪侍」,讓客人有「戀愛的感覺」。

20世紀初的台灣也接受了許多新式思想,男女平等、自由戀愛已出現在人們的生活中,女性也被鼓勵獨立工作,女給就是在這種風氣下誕生的職業。男性們想要感受自由戀愛,卻被傳統婚姻制度束縛著,於是他們選擇到珈琲店找女給。獨立的座位和昏黃的燈光製造出曖昧氣氛,提供顧客一種限時的愛情。

不同於表演助興的藝妓,女給的工作內容更像是日式酒吧的女公關,溫柔地對待客人,並陪著他們飲酒聊天,不只會台語,中文和日文也要精通,電影、運動、小說、時事等話題也是信手捻來,為了吸引客人並進一步成為常客,她們的知識水平比一般的女性還要高。她們也能有擁有選擇客人和跳槽的自由。

當時不成文的規定是:女給的小費從1圓起跳(圖/截自網路)
當時不成文的規定是:女給的小費從1圓起跳(圖/截自網路)

女給辛酸》在時尚與傳統間擺盪

漸漸地女給的受歡迎程度成了珈琲店是否能夠賺回本的關鍵,但有趣的是,珈琲店通常不會固定支薪給女給,甚至連日常用品、接客所使用的化妝品等都要自己付。她們賺錢的方式只靠著客人給的高額小費,甚至有人私下衍生出了性交易服務。

為什麼公司不給錢,她們還是願意做女給呢?主要原因在於珈琲店本身象徵著新世代,女給也是新時代下的產業,她們以摩登女性自居,並在接待客人的過程中「挑選」自由戀愛的對象。雖然不是所有女給都可以被吃豆腐、提供性服務,但這樣以小費為主的模式終究是遊走於風俗業邊緣,甚至造成許多社會案件和家庭破碎,而被貼上墮落、放蕩等標籤,連帶著珈琲店遊休憩享樂場所變為情慾消費空間。

這樣的職業性質相當有時限性,一旦女給過了年輕貌美的年紀而未找到中意的歸宿,往往會淪為娼妓,或是成為妾室,在口口聲聲追求自由戀愛的「摩登」女給之間,這樣的結局未免傳統得諷刺。

也許有人看完會覺得女給和一般八大行業沒兩樣,但實際上我們很難用現代人的觀點去定義這個職業,它是在那個價值衝突嚴重、看似矛盾又合理的年代下的複雜產物。不只女給本身職業充滿矛盾的複雜性,前來消費的客人亦是如此,他們希望女給外表摩登,卻有傳統美德;懂得新思想,卻不鼓吹女權意識。

女給的行業隨著不含情色意味的喫茶店(真.文青場所)興起,和日本政府因戰爭禁止奢侈娛樂、色情產業,而消失在歷史洪流之中。若非要說女給像什麼現代職業的話,大概和同樣見人說人話、讓顧客有「戀愛感」的男女公關最接近吧。

責任編輯/潘渝霈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佳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