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什麼狗都行就是日本狗不可以

2019-09-28 06:00

? 人氣

越南最近重拍30年前膾炙人口的故事《Lao Hac》,啟用日本柴犬充當取代原本的越南本地土狗,引起越南廣大民眾譁然與憤怒。(取自 Báo Tuổi Trẻ@youtube)

越南最近重拍30年前膾炙人口的故事《Lao Hac》,啟用日本柴犬充當取代原本的越南本地土狗,引起越南廣大民眾譁然與憤怒。(取自 Báo Tuổi Trẻ@youtube)

世人只知道越南是個吃狗肉的國家,卻不曉得越南也有個家喻戶曉的人與狗感人故事《Lao Hac》,最近因為重拍三十年前膾炙人口《Lao Hac》,啟用日本柴犬充當故事裡老農夫Hac的那隻越南本地土狗,引起越南廣大民眾譁然與憤怒。

越南人一向樂天知命,我曾發表過一篇文章說,越南這十年進步神速很大一部分原因歸功於copy,copy 能在最短時間內收到最大成效的創意或是活動,比如是位於下龍灣世界最高摩輪「太陽之眼」、F1方程式賽車河內賽站,就連中國的《西遊記》,電視劇《延禧攻略》,越南人都翻拍的不亦樂乎,絲毫不見外,越南民眾只要能進步能過好生活,並不會在意枝微末節的考究和作品出處。然而因為《Lao Hac》欲使用柴犬,越南人史無前例怒了,生氣的理由不在於電影是否忠於原著,他們在意的是用日本的柴犬來扮演法國殖民時期故事裡頭的那隻忠犬。

養過狗的人大略知道,柴犬是日本犬種,什麼人養什麼狗的話一點也沒錯,柴犬無論從穩定度、服從性上都是兩百多種純種狗裡排行前幾名,加上電影人都清楚小孩與狗是最難拍的兩種腳色,以致越南導演找柴犬來當故事裡的越南狗主角也就可以理解。

要真的計較起來,將日本犬充當越南犬也沒有什麼不對,與《Lao Hac》故事背景處於同一時代的越南民族主義革命家「潘佩珠」(Phan Bội Châu,1867年12月26日-1940年10月29日)就曾說過越南人和日本人是同文同種,理所當然日本狗就是越南狗。

潘佩珠之所以講越南人與日本人是同一個祖先的目的,是為了獲得日本政府的貸款以購買武器趕走殖民越南的法國人。不久潘佩珠就後悔說了那句話,黃花菜端上桌還沒有涼,日本人就與法國人達成協議,法國以斷絕從河內運到中國的抗日物資,換取日本支持法國維琪政權在越南的合法地位,就這樣苦命的越南還沒趕走法國這匹狼,就又進來了日本這頭虎。

當日本軍隊在法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暗通款曲下進駐越南,一如他們將亞洲其他國家人視作次亞洲人的態度,日本為了獲取侵略中國的軍需用品麻纖維,將水稻田改種火麻(採取枝幹裡頭的纖維製成麻繩,與毒品大麻同屬),造成了越南將近兩百萬人餓死,這個數目與打了20年的美越戰爭造成越南平民死亡人數相當,至此越南人到現在還念念不忘,越南人能不恨日本人嗎。

《Lao Hac》的故事背景雖然是發生在1940年代法國殖民時期下的越南北部農村,但越南人都知道真正讓他們吃不飽乃至餓死的其實是日本人,要日本柴犬來飾演越南犬,簡直是對越南歷史的再一次傷害,對《Lao Hac》的褻瀆,要知道現在還有許多法國殖民時期的越南人還活著。

潘佩珠說越南與日本同文同種也不無他的論述,推測是越日在此之前有兩次重大歷史連結,一次是日本遣唐學生阿倍仲麻呂曾於761年至767年這六年期間,擔任唐朝位於現今越南河內的「安南都護府」最高行政長官,一次是在1257、1284、1287年越南「陳朝」三次擊退忽必烈鐵騎,日本是唯二沒有讓蒙古人得手的國家。或許潘佩珠想的是日本人和越南人同樣都是坐在地上拿著筷子吃飯的緣故。

當國家弱時民族革命鬥士潘佩珠不得不低聲下氣和日本人沾親帶故,為了活下去老農Hac將長年相守的忠犬小黃賣給人當肉吃,結果證明兩個人都沒達成心願。儘管法國人的殖民讓越南失去成為一個國家的正統地位,至少在法國人的管轄之下人民還吃的飽,攀附日本人帶來的結果是讓整個越南人民幾近毀滅,《Lao Hac》故事裡的Hac並沒有因為出賣小黃而過上什麼好日子,只是多殘喘幾天,之後身心備受煎熬,最終服毒自殺,結束孤苦悲哀一生。

《Lao Hac》反應出越南爭取獨立自由的大時代悲劇,也可當做一些台灣人為脫離中國獨立回過頭飲鴆止渴,去認同昔日殖民台灣的日本的借鏡。如今越南已日趨脫離貧窮,然而忠犬小黃的哀嚎聲依舊縈繞在每個越南人的腦海哩,從越南民眾這一次的表現,勇敢大聲說出柴犬不是我們越南的,我給他們100分。

*作者為自由業

喜歡這篇文章嗎?

戴發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