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取得勝利,他們不認為蔣介石能守住台灣:《迅猛的力量》選摘(2)

2019-09-28 05:10

? 人氣

美國人抱怨倫敦近利短視。艾奇遜的幕僚不願急著和毛澤東和解,他們認為這只會使政府看起來很急切。國務院官員反倒認為,他們或許可以利用貿易關係做為外交上的胡蘿蔔。(資料照,AP)

美國人抱怨倫敦近利短視。艾奇遜的幕僚不願急著和毛澤東和解,他們認為這只會使政府看起來很急切。國務院官員反倒認為,他們或許可以利用貿易關係做為外交上的胡蘿蔔。(資料照,AP)

當周以德和同情他的人士準備作戰之際,艾奇遜也試圖糾集他自己的盟友。九月某天晚上,他帶著剛好前來美國預備出席聯合國大會的英國外相貝文一同觀賞音樂劇《南太平洋》(South Pacific)的演出。這齣由理查.羅傑斯(Richard Rodgers)和奧斯卡.漢默斯坦二世(Oscar HammersteinⅡ)製作的音樂劇,自春天公演以來就十分賣座。對於預備討論亞洲命運的這兩位政治家而言,一同欣賞這齣戲可說是最佳選擇。該戲大致根據詹姆斯.米契納(James Michener)的小說改編而成,敘述一位阿肯色州出身、駐守在南太平洋的護士愛上法國農場的主人。然而,女主角發現她的新戀人和波里尼西亞裔前妻已育有兩個孩子。故事隨著女主角從原有種族歧視,對於此發現不能接受,到後來擁抱這兩個孩子而演變發展。

美國女性逐漸接受她在亞洲的責任這樣的故事線,在一九四九年引起美國人強烈共鳴。在中國淪陷的背景下觀賞這齣音樂劇,讓每個人都有深思之處。對於那些類似周以德相信美國應當在亞太區域扮演更活躍角色的人士而言,援引一位現代學者的話來說,這齣戲的結局似乎象徵並正當化「一個超越種族、民族主義和世代等可能的畛域界線的國際共同體」之創建。至於其他認為毛澤東的勝利是對同全球共同體致命打擊的人而言,或許可從其中找到一種逃避。姑且不論政治立場如何,這齣音樂劇──它的主題曲〈你必須小心翼翼學習〉(You’ve Gotto Be Carefully Taught)──風靡了百老匯的觀眾。

這天晚上,當艾奇遜和貝文坐在美琪大劇場(Majestic Theater)樂團前排觀賞時,某些演員認出這位英國外相,並為他特別賣力演出。貝文因受到關注而大為興奮。當燈光亮起,這位肥胖的外交官準備起身離去時,卻在劇場的走道倒下。艾奇遜等人急忙為倒在地上、渾身冒汗的貝文騰出一個空間。有人趕緊送上濕毛巾,讓他服下硝化甘油。貝文慢慢恢復正常。當他們終於踏出劇場時,艾奇遜宣稱他需要回家喝一杯溫酒,好好睡覺。貝文也說:「我比諸位更需要再喝一杯。」後來醫生診斷,貝文是輕微的心臟病發作。

隨後幾天,當貝文休養時,艾奇遜和他的幕僚齊聚在國務卿位於五樓的辦公室裡擘劃他們的策略。貝文的健康令人擔心,英國和美國的對華政策開始分道揚鑣,也令人擔心──艾奇遜和許多愈來愈不清楚應追隨英國或美國路線的小國外交官都擔心此一發展。當司徒雷登和高階副手紛紛撤回美國時,英國、澳洲和印度大使卻仍留在南京,這讓一些人相信這幾個國家即將賦予毛澤東的政權外交承認。

毛澤東(左)、蔣介石
美國人──至少是艾奇遜辦公室裡的這些人──都理解支持英國立場的基本假設。他們一致認為,毛澤東(左)的政權「會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蔣介石(右)或其他任何軍事領袖都不太可能推翻他的統治。(資料照,取自風傳媒風書房)

此時在國務卿辦公室裡,艾奇遜和他的高級顧問盤算著如何撼動貝文的想法。有位國務院助理記下會議摘要,說道:「英國對中國的總體態度是,(國共兩黨)內戰已經結束,他們必須和中國共產黨來往,他們不會清算他們的商業利益,他們並不急著承認(中國共產黨),但是遲早可能承認。」美國人──至少是艾奇遜辦公室裡的這些人──都理解支持英國立場的基本假設。他們一致認為,毛澤東的政權「會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蔣介石或其他任何軍事領袖都不太可能推翻他的統治。

即使如此,美國人抱怨倫敦近利短視。艾奇遜的幕僚不願急著和毛澤東和解,他們認為這只會使政府看起來很急切。國務院官員反倒認為,他們或許可以利用貿易關係做為外交上的胡蘿蔔。司徒雷登認為,毛澤東正為所需要的金援絞盡腦汁,他不可能光靠史達林一個人。這位大使認為,最後中共還是必須與美國建立強大的交流。集合在艾奇遜辦公室裡的這些人意識到,要採取此一策略,美國必須非常有耐心並對他們忍讓;他們必須避免魯莽的挑釁。他們期待,長期下來,毛澤東的政府會開始理解這些經濟的現實──但是它必須嘗了「苦頭」才能學會。

艾奇遜告訴他的幕僚,他會力促貝文在承認中共這項美英最大的摩擦點上「慢慢來」。但美英之間還有一些較小的分歧需要縫合。國務卿的幕僚促請他試圖說服貝文支持中南半島的保大政權,使美、英的東南亞政策更趨近聯合一致。艾奇遜團隊也對倫敦希望對本區域提供大量開發援助,抱持懷疑;美國人覺得這還存在太多的政治問號。不過,雙方都認為需要在此一區域扮演積極──並且是祕密的──角色。根據一份九月十二日、標示「最高機密」的會議紀錄,美國和英國外交官意見一致,都認為即使必須「躲到聚燈光外」,但他們仍應繼續嘗試在東南亞背後「操縱」政治。

當幕僚的工作一完成,九月十三日艾奇遜和貝文便又碰面討論這些議題,這時離貝文心臟病發還不到一個星期。果然,艾奇遜竭盡全力說服貝文「急切」承認毛澤東政權的意義不大。艾奇遜指出,毛澤東都還沒有控制整個大陸,他們至少要等到政治局勢穩定後再決定承認的問題。不過,艾奇遜依然對未來幾個月局勢會有何戲劇化的改變抱持懷疑。他甚至不預期蔣介石能守住台灣;他向貝文承認,他對台灣能抵抗中共入侵的前景感到「氣餒」。

貝文回答,他並不急著承認中共政權,但根據艾奇遜對兩人對話的紀錄顯示,貝文又說,英國「在中國境內及英中貿易關係上有巨大的商業利益,就相對或絕對意義而言,都(與美國)處於不同立場」。貝文最關心的是香港。他不認為毛澤東會攻擊香港,但如果解放軍真的要出兵,貝文相信英國守得住──不過他也說,這個立場還未提出來討論。雖然透過談判將香港交回中國的大門未「永遠關上」──貝文指出,部分租約將於一九九七年到期──不過,談判的條件「目前並不存在」,「在可預見的將來也不可能存在」。

那麼,美國和英國對中國問題可以採取哪些積極的作法?貝文希望發動大規模宣傳攻勢,誇大毛澤東和史達林在東北問題上的緊張關係。美國外交官贊成向貝文簡報部分正在進行的作業內容,譬如他們努力使用「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電台網絡來進行。某些人也提到,散發蓋有「高級機密」戳記的傳單似乎特別有效。艾奇遜說,不論美、英要如何因應毛澤東的勝勢,他們都必須協調一致。他認為:「如果他們能夠從中離間破壞我們,共產黨一定會很高興。」

*作者為凱文.裴萊諾(Kevin Peraino),資深國外新聞記者,足跡踏遍世界各地。在《新聞週刊》(Newsweek)擔任資深撰述及分社主任長達十年,曾經入圍李文斯頓外國報導獎(Livingston Award for foreign reporting),他的團隊於二○○四年榮獲得國家雜誌獎(National Magazine Award)。本文選自作者著作《迅猛的力量:1949,毛澤東、杜魯門與現代中國的誕生》(遠足文化)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