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幸吟專欄】我和我的尼泊爾女孩—超越宗教,我們看人生無常

2019-09-27 09:00

? 人氣

帕蘇帕提那神廟,紅屋簷綠草地,很協調很美。(圖/謝幸吟提供)

帕蘇帕提那神廟,紅屋簷綠草地,很協調很美。(圖/謝幸吟提供)

趁著尼泊爾一週唯一一天休息的週六,Bipana和Dipisha兩個尼泊爾女孩來找我。來回四小時車程只為三小時相聚。

我們在緊鄰大塔(Boudhanath Stupa)的一家咖啡廳,悠閒聊著分別一年的點滴,她們有著沈重的功課壓力,但也深知學業表現是未來職場最關鍵的一步,我說著自己年近半百,終於有機會進到最初最愛的媒體---電台工作。

大塔是我和女孩到的第一個景點。從民宿到大塔的路,我比她們更熟悉,七年前造訪尼泊爾,就住大塔旁, 這次下榻的民宿,距離大塔走路也只要5分鐘,我總在清晨到這裡繞繞走走(被阻止之前還在這裡晨跑呢!)。

有說Boudhanath Stupa 是證悟者或佛陀的意思,但我不確定,只曉得這是加德滿都的地標,是尼泊爾最大的佛塔,也是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這天和女孩同行,是我第一次在早上七點之後進來,意味著要買門票(07:00-20:00),尼泊爾國民免費,南亞區域合作聯盟(South Asian Association fotr Regional Cooperation, SAARC)成員國一人100尼泊爾盧比,其他外國人一人400尼泊爾盧比,大約台幣130元。

兩個女孩都信奉印度教,走在大塔這座藏傳佛教勝地,我們滿心自在。她們告訴我,「尼泊爾最棒的一件事,就是所有宗教和諧。我們有穆斯林同學,會一起去清真寺,也和基督教同學去教堂過聖誕節,我們印度教節日,也會邀佛教、基督教和穆斯林好朋友一起慶祝。」女孩說得輕鬆,眼裡滿是自信。在宗教自由的台灣出生、成長,我懂,也和女孩一樣,為自己的國家感到驕傲。

加德滿都的交通真是驚人,無時無刻永遠車水馬龍。路上,沒有分隔線,車子好多排同時迂迴慢行,最近的距離,是伸手可以彼此交換飲料。晴天,塵土飛揚,遮蔽視線;下雨,遍地泥濘,寸步難行。我和女孩討論,覺得好好走走路談談心,比塞在車陣更重要,於是,我們繞完大塔、喝了咖啡之後,決定搭計程車,到和大塔相距不遠的Pashupatinath temple,印度教帕蘇帕提那神廟,車資200元尼泊爾盧比,大約台幣60多元。

帕蘇帕提那神廟。(圖/謝幸吟)
帕蘇帕提那神廟。(圖/謝幸吟)

同樣名列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門票外國人1,000尼泊爾盧比,大約台幣300多元,尼泊爾國民免費,這裡沒有 SAARC優惠。女孩說,她們以前帶菲律賓、孟加拉等國的朋友,都大刺刺走進來,也許外觀都像尼泊爾人,沒有注意過要買門票。「你看起來真的不像尼泊爾人啊!哈哈哈!」「我本來就不是啦!」「謝謝你為保存世界文化遺產的付出。」

8月24日到訪這天,正好是尼泊爾聖牛節連續第二天慶典,婦女穿著鮮紅或亮橘色紗麗,

或帶著孩子或和親友同行或獨自一人,到寺廟祈福。在陽光燦爛的午後,我們在帕蘇帕提那神廟感受到極度虔誠的氛圍。走往主殿途中,看到迎面而來的遊客都赤腳,女孩告訴我,我們待會兒也要脫鞋子,表示對神的尊崇。再走幾步路,我們脫了鞋,就地整齊擺著,只穿襪子繼續前行。主殿前女孩和我和很多觀光客忙著拍照,因為主殿只允許印度教徒進入,女孩陪著我在最接近濕婆神的地方停留。感受金色屋頂在盛夏的金黃太陽光下,無比耀眼的金碧輝煌。

帕蘇帕提那神廟,陽光穿過樹梢。(圖/謝幸吟)
帕蘇帕提那神廟,陽光穿過樹梢。(圖/謝幸吟)

然後,沿著小山坡我們鑽進破了洞的鐵絲門,結果,女孩被警衛吹哨了。原來警衛說,不可以帶著外國觀光客這樣爬,要走一旁的石頭階梯,我們只好再爬出來,大笑。「我們走自己的路,創造自己的記憶,爬進爬出。」我們竟然在尼泊爾最重要的印度教神廟之一,留下這樣幼稚的行徑。

帕蘇帕提那神廟的小猴子。(圖/謝幸吟)
帕蘇帕提那神廟的小猴子。(圖/謝幸吟)

走到山坡另一側,我們穿過石橋,橋下是加德滿都聖河--巴格馬蒂河(Baghmati River),向南匯入恆河。從橋上眺望河畔,看見帕蘇帕提那神廟最平常卻最不捨的生離死別—火化,正好有兩具大體燃燒著。這裡,焚燒大體是公開儀式。2001年6月1日震驚全球的尼泊爾皇室血案,也是隔天下午四點就在這裡為國王比蘭德拉及皇后等罹難者火化。

女孩問我看過嗎?怕不怕?我搖搖頭(忘了在尼泊爾搖頭的意思是Yes),後來才想起跟她們說,No。不怕。「在這裡,我們唯一可以確定的事,就是人生無常。」「有一天我們都會在這裡被燒,生命就是這樣。」17歲、想成為醫師的女孩Dipisha說著好有哲理的話。

帕蘇帕提那神廟,火化,看見人生無常。(圖/謝幸吟)
帕蘇帕提那神廟,火化,看見人生無常。(圖/謝幸吟)

河畔還有一頂一頂大型遮陽傘,是一個一個的算命攤。20歲、想從政的Bipana問我,想算算未來嗎?我說不。「我們都相信命運要靠自己努力,不是靠算命先生預測。」女孩的想法,回應了她想投身政治,改善百姓生活的信念。

帕蘇帕提那神廟的算命攤。(圖/謝幸吟)
帕蘇帕提那神廟的算命攤。(圖/謝幸吟)
我和尼泊爾女孩在帕蘇帕提那神廟主殿前合照。(圖/謝幸吟)
我和尼泊爾女孩在帕蘇帕提那神廟主殿前合照。(圖/謝幸吟)

在帕蘇帕提那神廟門口,我和女孩相擁告別,我回大塔回民宿,她們往加德滿都另一個方向回家。親愛的女孩,這個下午和以後的每一步路,我們都要這樣,靜看人生無常,認真每個當下。

責任編輯/林安儒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9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幸吟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