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鴻超專文:評價毛澤東,不能只看他晚年情色私生活

2015-11-08 05:40

? 人氣

毛澤東和工作人員合照,不忘回首看著張玉鳳。

毛澤東和工作人員合照,不忘回首看著張玉鳳。

二○一五年七月時報文化出版公司發行了我所著的《槍桿、筆桿和權術--蔣介石與毛澤東治國之道》一書。當時,時報出版的湯主編宗勳說明要重新印行該公司之前出版、由李志綏所著的《毛澤東私人醫生回憶録》。這個訊息引起我寫出此一後記的興趣。過去我曾經把該回憶録的中文稿本譯成英文版本,知道一些發行前後發生的問題。我在翻譯的過程中,與李醫生曾多次深切談話,多少體會出毛澤東的内心世界,想與讀者分享。

李醫生回憶録是在一九九四年十月由美國藍燈公司 (The Random House) 在全球統一發行,以英文本為標準版,定名為 “The Private Life of Chairman Mao”。 同時翻成其他多國文字; 其中的中文版也是根據英文版,由李醫生自已譯成。這本書因為内容傳奇,事關中外重大政治事件,引起海外一時轟動。洋人中國通幾乎人手一冊; 華人更是先睹為快,爭相告知。

誰知四月之後,也就是一九九五年二月,李醫生突然在美國芝加哥郊區他第二位兒子李二重的家中,無聲無息亡故,又引起一陣轟動。一時關於他的死因蠡測紛紛,謡言時起。筆者與李家兩代相識,有所來往,曾參加李醫生的葬禮,從李家得知事故發生情形。一天,李醫生在家中心臟病突發,當時只有四歲孫兒在旁,無從急救而亡。待家人下午返家,發現這項意外時,立即通知警察局及聯邦調查局前來查驗,確認為病故。

一九八七年筆者應北京社會科學院邀請訪華,當時結識李醫生夫婦,覺得他們談吐有度,具深厚文史修養。次年李醫生為夫人治病來美就醫,住在二重家中。再次年夫人不幸去世,留下遺言,要他把任職毛澤東保健醫生的經歷,寫成專書,留下一部紀録。一九九○年李醫生完成中文書稿,請我介紹專人譯成英文出版。

當時我洽請一位中西比較文學教授從事翻譯,並在一所大學中國研究中心覓找適當人選,都無所獲。另外,李醫生自己曾與六位專業人士接洽此事,也無結果。最後他要我一試;我覺這本書不能問世是一件憾事,就試譯第一章,看能否勝任再說。那曉得李醫生與藍燈書局都滿意,要我繼續;我就答應下來,請李醫生把全部文稿寄來。

這一下可闖下大禍。幾項難題立即來臨。第一,這文稿大得驚人,章節百餘,文長數十萬字,内容無限複雜,歷史與時事交替,權力衝突迭起,大運動連續出現。第二,文稿中俚語極其衆多,什麼「死豬不怕燙」,「天要下雨、娘要嫁人」; 還有那一出了名的「老和尚打傘」及歇後語,經常出現。如果直譯的話,不能傳神;如果花費文字解釋清楚,讀者便會索然失趣。第三,毛年老時身體多病,醫生使用繁雜的醫學名詞非常謹慎小心,避免惹出事端。譬如稱「心臟病」為「心肌梗死」,要譯為 “myocardinal infarction”;  運動神經元病或稱内側縱索硬化症要譯為 “motor neuron disease or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美國俗稱為Lou Gehrig's Disease; 毛死在這病上) 。這些名詞層出不窮,是翻譯者的苦差事。第四,藍燈書局與譯者的合約限制多端。堅持要把這樣艱巨的翻譯工作在十個月内完成,又規定在出版之前不能向任何他人透露片紙隻字,否則法律論訴。因此,我沒有時間收集參考資料,也不能徵詢他人意見,從事應有的準備工作。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