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港人支持美國制裁自己,讓華府多了一張香港牌

2019-09-12 17:50

? 人氣

大批反送中示威者9月8日前往美國駐港領事館要求協助,一名美方外交人員出面接受群眾的信件。(美聯社)

大批反送中示威者9月8日前往美國駐港領事館要求協助,一名美方外交人員出面接受群眾的信件。(美聯社)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雖宣布撒回送中修例,但事件仍然在升級。九月八日香港網民發起在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香港人權與民主祈禱會」,呼籲美國國會九月九日復會後盡早落實《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公開表示支持,這亦是民主、共和兩黨的共識。

美國在香港問題取得發言權

遊行有近五十名持美國國旗者高喊「驅逐共黨,光復香港」、「復興香港,再現輝煌」,現場又播放美國國歌。一名十九歲女大學生向《時代》(Time)雜誌解釋,為何在特首宣布撤回後仍要占領馬路,她說:「我們不可以讓警察覺得這樣做可嚇走我們。」

港府當晚發新聞稿稱,對美國國會議員再次提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感遺憾,「外國議會不應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內部事務。」中共喉舌《環球時報》亦發表社評,指香港示威者呼籲美國國會通過有關法案,如同「雞群求黃鼠狼當保鑣」,認為法案只是要把香港變成更有利於華府向北京施壓的一張牌。

中共今天才發現反送中運動已變成華府手上一張牌,這究竟是負責香港事務的幹部愚昧無知?還是他們義和團上身,反美情緒高漲,最後導致美國在香港問題上擁有發言權?

《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源於五年前的雨傘運動,但由於當時中共用拖字訣成功瓦解了占領運動,法案不再有迫切性,立法一直排不上議程。而在香港這邊也沒引起多大關注,因為香港人對美國的支持不抱期望。

但自今年初港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開始,香港已有零星聲音要求通過法案,主要來自香港眾志的黃之鋒及民族黨主席陳浩天。林鄭月娥不理本地商界及國際反對,一意孤行準備粗暴地強行通過修法,讓美國意識到在香港的利益及安全已不受保障,於是《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又再度成為焦點。
該法案以一九九二年的《美國─香港政策法》(United States-Hong Kong Policy Act)為基礎,由「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的跨黨派國會議員共提,並得到眾議院議長支持。

因交往政策被擱置的「毒丸」

《美國─香港政策法》是六四後美國保護香港的舉措,當年法案推動者就是今天的議長裴洛西,參與起草者包括前香港民主黨主席李柱銘。法案承認香港在國際上和中國享有不同待遇,視香港為「獨立關稅區」,美國願意於貿易、投資、出入境、航運、國際協議等多方面給予區別待遇,例如不少被禁止輸出中國的高科技技術及產品可以輸往香港。這是一顆九二年研製的「毒丸」,賦予九七後美國監察香港高度自治落實情況,將香港的政治與經濟掛勾。

九七主權移交後,美國一直在香港問題上少有發言,因為朝野菁英仍深信和平演變,即前總統尼克森(Richard Nixon)提倡交往(Engagement)政策:只要持續經濟改革,中產階級及資本家起來,中共最終會自由民主化。

習近平上場後,中共民族主義抬頭,在南海問題、一帶一路、聯合國活動處處「敢於亮劍」,甚至宣稱自己有權制訂「遊戲規則」。美國開始檢討其對華政策,認為中共在地緣政治、國際組織均全方位與美國抗衡。

首先改變對華立場的是共和黨內的資深政客及智庫。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白宮國安會亞太事務資深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認為和平演變那一套已不行,需要改弦更張採取強硬手段對付中共,並且要視中國為美國最大的國家安全威脅。

香港反送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地位可能被撼動(AP)
習近平處理香港不夠明快,白白送華府一個籌碼。(AP)

這幾年美國傳媒正談論新冷戰已經降臨,但一四年至今,美國政府都沒有利用《美國─香港政策法》這顆毒丸,因為法案本身的制裁機制不完善,一旦撤銷區別待遇,就是對全香港實施制裁,代價將由全港市民一同承擔。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強化了《美國─香港政策法》的制裁機制,法案一旦通過,美國會更積極監察香港自治狀況,國務卿每年需向國會提交報告,查證香港有足夠自治權,才能延續中港區別待遇。更重要的是,新法案賦予美國總統權力,可將侵害香港人權、民主和自治者列入黑名單,禁止入境及凍結其在美資產。

北京不解港人為何寧願被美國制裁

《環球時報》社評認為,香港支持這個法案的人「試圖對一國兩制搞自殺式襲擊,劫持整個香港的命運」。中共難以理解為何香港人支持美國制裁自己。其實這是港人對現實感到絕望,產生玉石俱焚同歸於盡的「攬炒」心態。

香港主流民意一直對「勾結外國勢力」有所抗拒,因為中共擅長煽動民族主義,反對外國勢力干預。○七年李柱銘受邀訪美,呼籲美國總統小布希(George W. Bush)利用北京奧運舉行前促使中國保障自由人權,布希也稱許他推動民主的努力,結果李柱銘被左派攻擊為「漢奸賣國賊」。

但是近三個月香港人心態出現根本性改變,是因為中共處理反送中運動出現極嚴重失誤,鎮壓不斷升級所致。 

自六月底G20峰會在大阪結束,武裝警察的暴力就持續升級:七二一元朗事件,警察縱容黑道攻擊車站及車廂市民;八月五日開始,警察大量發射催淚彈、橡膠子彈,甚至瞄準示威者頭部開槍。

香港警暴提供美國介入的正義理由

自從北京中央高舉「止暴制亂」旗幟後,香港立即淪為中共直接管治城市:國泰航空執行白色恐怖政策,以言論入罪迫害員工,解僱工會主席;港鐵公司變成由警察指揮,隨時停駛及關車站配合,阻止市民參加遊行及協助警察搜捕示威者;律政司則極速以暴動罪起訴上環示威者,但另一方面七二一襲擊的流氓至今卻只有四人被起訴;八三一全副武裝的速龍小隊衝入太子站地鐵車廂,見人就打,事後還自拍留念。

香港人認為只有中亞、非洲獨裁政權才出現的軍警部隊橫行無忌,竟發生在周日的中環、金鐘及銅鑼灣。這三個月來香港實際上已經出現人道危機。

這種憤怒及仇恨,隨著軍警暴力擴大至車站、民居範圍,不斷蔓延加深。中產階級一直是香港畸型經濟繁榮的獲益者,但每天目睹中共包庇縱容軍警暴打市民、近距離向記者射催淚彈、人民生活在戒嚴狀態中,試問在這情況下還有什麼「理智」可言?大家都在想要怎麼報復中共及林鄭的血腥鎮壓,絕望中只有向國際社會求助,包括要求實施制裁,於是「攬炒」這種激進思維成功進占主流。

香港警暴正好提供美國介入香港所需的正義理由。中美貿易戰已經是新冷戰的序幕,從中共及習近平利益角度而言,特區本來就不應該搞什麼送中修例,招惹西方添煩添亂。六一二之後若能快速撤回法案、調查警暴,事情本就已完結。

解決問題的政治成本急升

一件容易處理的事情最終持續三個月且不斷升溫,高度自治在港人面前崩塌,大家已不能再回到六月之前。現在香港人甚至公然要求美國介入干預,已令外界開始質疑習近平應付問題的能力,甚至他的絕對權威是否已動搖,以致三個月來只會用最粗糙的暴力鎮壓,始終無法整合出一個緩和局勢的辦法。

在中央止暴制亂口號下,涉港部門各自為政,人人寧左勿右,在強硬路線下,其實只是一味拖,使解決問題的政治成本急升,香港危機不斷升級,無端成為美國手上一張牌。這種戰略目標不明、手段自相矛盾的混亂,不就是中美貿易戰的縮影嗎?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