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七水災、八八風災都沒缺席!」救總理事長:救濟對象不分省籍,勿化約為替國民黨做事

2019-08-13 17:40

? 人氣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13日針對「中華救助總會」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召開記者會,救總理事長張正中(見圖)出席。(盧逸峰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13日針對「中華救助總會」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召開記者會,救總理事長張正中(見圖)出席。(盧逸峰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今(13)日針對「中華救助總會」是否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召開記者會,席間有學者指稱,救總在1986年用在台灣的社會救助金額僅占該會支出的0.2%,救總理事長張正中對此頗為憤慨,指救總成立的年代,正是國家風雨飄搖,大量中國大陸難民需要救助的年代,「我不想分本省、外省,台灣民國39年以來台灣大大小小的天然災害,救總都參與救助,也許當時的補助很小,但受助的人很多。以823砲戰為例,當時海軍通知救總,有5000個金門居民到本島避難,請救總設法安置,救總當時也二話不說協助安置。」

救總1950年創會,首任理事長是谷正綱,在戒嚴時期,救總裡絕大多數會員與理監事都具備國民黨籍,包括《自由中國》雜誌創辦人雷震,在入獄以前,即便遭到國民黨開除黨籍,也曾擔任救總監察人,由於谷正綱同時擔任世界反共聯盟的理事長,因此,立法院的青島會館在移撥給立法院使用以前,原本係救總與世盟的辦公廳舍。

黨產會委員孫斌今天質疑,青島會館所有權係政府擁有,但救總卻在戒嚴時期無償撥用該筆土地,後來在立法院需要立委辦公廳舍下,立法院反而得跟救總簽約,由立法院每年提供救總2000萬元租金補助。

立法院使用「青島會館」還得付救總租金?

對此,張正中表示,救總早期所從事的業務是中國大陸與國際災胞救助,「這是政府本來就應該去做,但必須委託我們去執行」,因此,救總後來因為沒有辦公處所,行政院秘書處因此撥給救總與世盟「青島會館」,後來,立院要設置國會辦公室,希望救總出讓辦公廳舍,當時談的條件是,「先讓我們租房子,付了5年以後,立院說一次付你3年租金,以後不再補助,因此,救總才拿3年租金購置會所。」

張正中表示,救總成立的1950年代,正是二戰結束,韓戰、越戰陸續爆發的年代,處在民主與共產集團對抗時期,台灣當時可以說是全民皆兵,急需推動災胞救濟的年代,當時台灣如果沒有美國援助,恐怕早已淪陷。

救總後來在政府的社會救助活動,配合度也非常高,「災難在哪裡,救總就在哪裡」,包括八七水災、八八風災、九二一地震,救總全未缺席,就連前幾年海地地震,救總也透過外交部捐款海地政府6萬元,黨產會不該以戒嚴時期國民黨以黨領政,救總又協助政府推動災胞救濟,就以此將救總所作所為,全部化約為替國民黨做事。

救總名下很多大樓?張正中:十幾年前已全部租給養護機構

張正中表示,黨產會的調查報告,提到救總名下有很多「大樓」財產,但救總的明德大樓地坪僅75坪,天玉大樓地坪99坪,包括土城中央大樓、明德大樓、天玉大樓,救總十幾年前就看到了高齡社會的來臨,把上述大樓全部租給養護機構,2002年起政府停止對救總補助經費,救總這幾年來的會務推展,包括花東「高山青原住民獎助學金」一共辦了12年,「泰緬獎助學金」也獲得僑委會鼓勵,這些獎助學金都是靠這些不動產的租金收入。

張正中表示,台灣在解嚴後開放兩岸婚姻,30年來共有36萬對陸籍配偶來台,另外有4萬對目前仍在中國境內,陸配來台當時,政府還沒準備好,救總是第一個展開陸配服務的社會團體,這就是內政部目前推動的「新住民照顧」服務。

20190813-黨產會「中華救助總會案」聽證會,救總理事長張正中出席。(盧逸峰攝)
救總理事長張正中表示,救總是第一個展開陸配服務的社會團體。(盧逸峰攝)

另外,救總救助泰北難民時間更長達64年,張正中表示,救總的泰北工作完全配合外交部駐泰國代表處,「泰北災胞救助,外交部有做64年嗎?救總有做64年!」

張正中表示,日前他收到台灣駐泰國代表童振源來函,邀請他在9月下旬組團赴泰國,他回覆童,「救總目前正面臨黨產會附隨組織調查,如果調查程序不影響,我願意參加,這是救總60幾年來不間斷的服務,讓泰北華僑能夠不斷支持中華民國。」

律師葉慶元:不能以獲得政府補助來推論救總受黨控制

救總委任律師葉慶元表示,今天黨產會邀請的學者專家,指稱救總僅將0.2%的收入用在台灣人民,這句話他聽了很難過。葉表示,救總當初救助的中國大陸災胞,很多就是今天的中華民國國民,黨產會方面一直認為救總拿了國家很多錢,但當時的狀況是,國家需要救總做很多事,救總將一些結餘用在購置不動產,當時的市價可能就是幾十萬,現在雖然可能上億元,「但救總有沒有把錢中飽私囊?」

葉慶元表示,不管是中國大陸災胞救援,或是國外災胞救援,都是政府必須做的工作,駐泰代表童振源也針對救總在泰北華僑的救濟來信感謝,「救總與泰國政府關係可能與中華民國政府還要好」,至於救總後來轉型推動的陸配關懷、老人安養業務,也是本於「取之於社會、用之於社會」之心。

葉慶元表示,戒嚴時期國民黨雖然是以黨領政,但黨產會不能以救總獲得政府補助,以此推論救總在戒嚴時期受國民黨控制,「這樣跳躍太遠了!」葉建議黨產會,應該去翻閱國民黨社工會內部檔案,看看國民黨是否真的在人事財務業務有實質控制救總。

20190813-黨產會「中華救助總會案」聽證會,律師葉慶元發言。(盧逸峰攝)
救總委任律師葉慶元表示,戒嚴時期國民黨雖然是以黨領政,但黨產會不能以救總獲得政府補助,以此推論救總在戒嚴時期受國民黨控制。(盧逸峰攝)

葉慶元反問,戒嚴時期當時哪個社團發起人不是國民黨籍呢?工總、商總等社團法人,哪個團體的會員不是國民黨黨員,「搞不好,這些工商團體會員大會,還有國民黨代表列席,國民黨控制的程度可能更深。」

葉強調,黨產會不該以救總戒嚴時期獲得電影票附捐補助,就以此主張救總的財產屬於不當黨產,舉一個極端的例子,衛生福利部徵收香菸健康捐後,每年補助董氏基金會等團體幾千萬元,「難道政府要以此要求,董氏基金會每一筆財產都要還給政府?」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上祚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