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韓郭柯蔡,誰將是失荊州的關羽?

2019-07-08 06:10

? 人氣

作者分析,就目前看來,蔡英文與她的黨徒能選擇的戰場極少,「抗中親美」而已,其他政策議題的戰端則不敢輕啟。在戰術選擇性過少的狀況下,綠營唯一的希望是藍營劉備打關公,郭韓互毆,柯文哲偷襲藍軍荊州檢戰利品。(資料照,方炳超攝)

作者分析,就目前看來,蔡英文與她的黨徒能選擇的戰場極少,「抗中親美」而已,其他政策議題的戰端則不敢輕啟。在戰術選擇性過少的狀況下,綠營唯一的希望是藍營劉備打關公,郭韓互毆,柯文哲偷襲藍軍荊州檢戰利品。(資料照,方炳超攝)

大家都知道「大意失荊州」的典故,不過,世人對這段歷史有根本的誤解,只要稍微爬梳一下散落在文獻裡的諸多細節,很容易就能得出這個結論: 關羽並沒有大意。

關羽展開北伐前的當時,劉備才剛完成佔領蜀國的事業,並自封為「漢中王」,所有集團核心人物都在蜀,只有關羽鎮守荊州。對關羽而言,在集團中地位不如他的所有成員都在侵蜀戰爭裡建功立業,唯獨他孤守大後方,形同失去戰場的將軍,因此心生不爽也是合情合理的。劉備為了安撫旗下第一大將繼續鎮守戰略要地,便給予其「假節鉞」,這既是殊榮亦是實權,代表關羽在荊州的地位一如君王。

這麼一來,關羽便能最大程度上自行其事,這也是他能在取得劉備同意之前(這是千古疑雲),自行決定往北展開軍事突襲的背景。因此,一般我們認知的「三國-曹孫劉」,在關羽北伐前實質上應是「四國-曹孫劉關」。情況類似幾個月前「韓國瑜一人救全黨」,「韓國瑜大於國民黨」這樣的局面。以現實面來看,只要有能力不靠政黨單獨參選,又可深刻影響選情者,亦等可類比於關羽當時地位,如柯文哲,郭台銘,以及已被做掉的賴清德。

當時的關羽兵強馬壯,應以「荊州王」視之,要不要獨立於其所屬集團之外,只在一念之間,現在的韓郭,亦可作如是觀。

20190701-SMG0034-E01c-韓國瑜+郭台銘(新新聞柯承惠攝)
作者指出,失荊州前的關羽兵強馬壯,應以「荊州王」視之,要不要獨立於其所屬集團之外,只在一念之間,而現在的韓郭,亦可作如是觀。(資料照,新新聞柯承惠攝,風傳媒合成)

世人以為關羽是被孫權花言巧語的統戰所騙,所以決定全軍北上,留下空虛的荊州為吳國所乘,這是錯誤的。事實是,關羽北伐初期,仍留下了足以防衛孫吳的兵力在荊州,從頭至尾,關羽就不相信孫權,因此實不能說其「大意」。

那麼,為何明知東吳覬覦荊州,關羽仍決定北上呢?這就是故事最動人之處了 —— 因為關羽看到了絕佳的機會,而且,事後證明他是對的。

關羽奇襲的目標是佔領襄樊(襄陽城與樊城),此地自古就是軍事戰略要地,也是曹魏的南方壁壘之一,有點類似台南市的象徵與實質意義之於綠營。一旦關羽成功,天下局勢便要改觀。

關羽當時看到的機會是,雨季來臨,漢水暴漲,此其一。襄樊兵力空虛,此其二。曹魏內部有政變計劃,欲與關羽裡應外合,此其三。換言之,關羽滿手好牌,而端在他眼前的是夢寐以求的戰場。再者,關羽當時年事已高,能戰鬥的時間不多了,以他的知名度與地位,在心態上肯定是要賭就賭大的,這是場總結一生功名的戰爭。

奇襲果然達到正面效果,暴漲的漢水形同天兵天將齊助攻,曹魏措手不及,遭關羽水淹七軍,圍曹仁,擒于禁,斬龐德,天下震動。可見關羽對行動的天時地利人和,掌握正確。

讓關羽意外,並致使軍情急轉直下的主因,是襄樊主帥曹仁以極少的兵力決定死守,等待援軍。當時的襄樊有關羽重兵圍於外,大淹水于城周,斷糧斷援,根本支撐不了多久,一般守城將領早跑了,但曹仁仍決定留下,與城池共生死。另一方面,對關羽而言,拿下襄樊也只剩一步之遙。

奇襲戰,貴在迅速了結戰爭,關羽為了早日攻下城池,不得不徵調荊州守軍北移,以致造成荊州防線空虛。關羽的敗因便在於此。若增加兵力而成功拿下襄樊,結果自然不同,但事與願違,關羽大軍在襄樊地區多留滯了一陣子,直到水退了城池還沒攻下,曹魏援軍到達,孫權也對荊州發動了偷襲,一手好牌全部變成鬼牌。

這個故事寓意深長,足為後世師,套在中美貿易戰上也頗有旨趣。川普在貿易談判進入樂觀階段時,突然變臉,自認為一手好牌展開突襲,提升關稅,拿華為開刀,彷彿藉漢水狂潮之力,對中國極限施壓,想獲全勝。但令川普意外的是,中國雖居弱勢卻死守底線,甚至還擺出全線反擊的態勢,不退反進,使得這場奇襲沒達到預期效果。

美國今年盛大舉行「向美國致敬」國慶活動,川普甚至親自擔任各種先進軍武的解說員。(美聯社)
川普貿易戰打得兇,却也知道鳴金收兵。(美聯社)

川普聰明之處在於,一發現情況不對立刻鳴金收兵,避免滯留於戰情不明朗的戰場,甚至轉移焦點,上演「偶遇金正恩」,以減緩國內對撤軍的不滿情緒。美國內部不滿川普(部分)解禁華為的鷹派,皆屬奇襲戰之外行,因為拖下去不只對川普選情不利,待中國四面八方的各種援軍開到戰場,對美國更為不利。數一數,全世界希望美國對中國極限施壓到底的國家領袖有幾個?你算得出超過三個嗎?

川普班師回荊州,是明智之舉。

回到台灣這個小悶鍋裡,你覺得現在滿手好牌的是誰?是對素人有利環境下的郭台銘?是鐵粉無堅不摧的韓國瑜?是親綠年輕選民最佳避風港的柯文哲?還是不斷撿到槍的蔡英文?我們就不提那個已經敗走麥城的賴清德了。

有理由認為,以上四位都不敢大意,但肯定有三位會失荊州。決勝的關鍵便在於誰的戰術更靈活,誰犯的錯更少,誰最懂得避免或脫離戰情不明朗的戰場。

如果香港「反送中」事件是暴漲的漢水,乘風破浪的是蔡英文,則城中空虛的是柯文哲與韓國瑜。韓國瑜決定以「Over my dead body」脫離戰場,柯文哲則死守「和中」之城不願撤,等待援軍(其他意外事件),郭台銘則打開始就選擇遠離,另闢其他新戰場。而滯留戰場的,是得到初期戰果捨不得離去的蔡英文。

柯文哲可能自認是東吳,料定蔡英文難捨「抗中」戰場並集中兵力於此,待漢水一退,就可偷襲空虛的荊州。韓國瑜顯然已是北伐的關羽,離開荊州求大位,但決定北上時,仗還沒打,兵力就在快速流失,荊州也有人民不滿造反。郭台銘可以是劉備,趁南方熱戰北方空虛,直接從漢中北上直取關中抄曹魏後門。

韓郭柯蔡都可以從關羽北伐的故事裡找到屬於自己的角色,並隨局勢的演變更換位置。看點在於,誰錯以為好牌不會變鬼牌,貪功滯留於初勝的戰場硬撐。

就目前看來,蔡英文與她的黨徒能選擇的戰場極少,「抗中親美」而已,其他政策議題的戰端則不敢輕啟。在戰術選擇性過少的狀況下,綠營唯一的希望是藍營劉備打關公,郭韓互毆,柯文哲偷襲藍軍荊州檢戰利品。

藍軍的最佳戰略,其實是劉備北取關中,關羽固守荊州,並在恰當的時機聯合東吳在東方戰場伐曹。這就是諸葛亮的「隆中對」戰略。

「隆中對」戰略之所以失敗,在於劉孫的矛盾,也在於關羽對戰鬥的急切,前者是劉備沒有處理好,後者在於關羽的一念之差。

賭客應該都知道,危機潛伏在滿手好牌裡,贏了不願離開賭桌,輸了就更不信邪。相反地,滿手爛牌者才會懂得持盈保泰,珍惜下注的次數,謹慎出手。正所謂「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失荊州不是因為大意,而是因為距離勝利只差一步,下不了桌。

以得失論,一旦失敗就會跌入萬丈深淵的是韓國瑜與蔡英文,大小姐是不相信自己手氣會一路背,賣菜郎是不相信好手氣會一下就消失,因此兩人都不願下桌。但其中一人必然會輸到脫褲,不但失荊州,還拖垮整個蜀國。

誰會是死關羽?且讓我們再看下去。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