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 林榮基要把銅鑼灣書店開在西門町,想眾籌集資抗強權

2019-06-15 12:00

? 人氣

為何選擇來到台灣?林榮基說:「有中文書可看。」(李若冰攝)

為何選擇來到台灣?林榮基說:「有中文書可看。」(李若冰攝)

六四天安門事件三十周年前夕,西門町捷運站的六號出口熙來攘往,香港銅鑼灣書店創辦人林榮基頭戴棒球帽、身穿淺色襯衫和牛仔褲,手臂夾一本《黃仁宇的大歷史觀》的書,白色口罩蓋住臉部大半,我問他:「戴口罩是怕被人認出來?」他搖頭說:「空氣不好。」

不再認同中華文化

林榮基在西門町熟門熟路,引領我來到成都路一家咖啡店,點了兩杯經典咖啡,他在這裡招待許多外媒了。當我掏出錢來付帳時,林榮基漾起笑容說:「今天有人請客,不用我付錢了。」

林榮基嗜讀金觀濤《興盛與危機》、李劼《中國文化冷風景》等書,算是個老文青。他一九九四年創辦銅鑼灣書店,書店除了賣文史哲書籍,還以賣政治禁書而聞名,很多陸客都會專程到此買書。二○一四年書店賣給巨流傳媒公司,他繼續擔任店長。

別人賣書是為了營利,林榮基是為了交流觀點。林榮基說,經營銅鑼灣書店時,會有來自北京、上海、廣州、武漢的客人,「我會看他的水平」,然後推薦書。他有很多次跟對方說:「真的沒好書,別買了!」怎知顧客賴著不走說:「你一定要挑幾本給我!」

四年前的一天,改變了林榮基的人生軌跡。一五年十月,林榮基在羅湖口岸通關後失聯。直到一六年六月,他才從中國返港。兩天後,他在香港立法會議員何俊仁陪同下開記者會,交代被拘留八個月的細節。

林榮基憶述,通關時,至少十一人將他帶上車,抵達深圳派出所後被沒收證件。林榮基追問自己所犯何事,都得不到答覆,整夜坐在犯人椅上不得睡覺。隨後他被帶上動車,轉移到浙江寧波一幢巨大建築物內,審問書店的經營狀況、幫大陸讀者寄書的原因、有關政治禁書的撰稿人資料,又要求林指認購書客戶的身分。

「六四民運分子的反思不及格」

被關押後,林榮基似乎改變信念。「我以前認同中華文化,只是它被中共政權利用;現在我發現中華文化本身就有問題,我改變不了,就只能區隔。」所以他自認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他說,東南亞有很多黑頭髮、黃皮膚的華人,他們不見得認同中華文化。

香港沒有跟中國、台灣、澳門簽署引渡協議。今年三月,港府提出修改《逃犯條例》,允許北京當局把逃犯引渡上述三地受審,引起軒然大波。林榮基因依舊被當局以「非法經營罪」通緝,憂心因《逃犯條例》再次被引渡到中國,於四月二十五日逃到台灣。

林榮基談到《逃犯條例》餘悸猶存,他說哪有連判決都還沒判決,就說要送往中國大陸。他說,這根本就是「送中條例」,也可說是「送終條例」。

他認為這種「送終條例」不是香港人寫得出來的,是中國政府要把法律硬套在香港,「賣書的都要逃亡了!」他的一些朋友都打算離開,香港不能留了,「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也會發生在台灣。」

為何選擇來到台灣?林榮基說:「有中文書可看。」林榮基打算在西門町開書店,那裡有台灣年輕人、陸客、香港人,可是租金很貴。他也曾跟唐山書店老闆陳隆昊談過,唐山書店旁邊有儲放書籍的地庫,可以在那裡賣書,「錢可能賺得不多,但能維持下去就好了。」

不過,他最近看到一份資料「嚇了一跳」,台灣在一七年新開的店有八成倒閉,在一八年有九成倒閉。他說,香港地方小有聚集經濟效果,比如九龍的經濟重心在旺角,人流會抵銷租金,但台灣書店太過分散,消費力相對變小。

今年六四事件三十周年,林榮基反問那些被神聖化的民運分子,「反思三十年了,有反思出什麼東西來?六四有傳承問題,有身分認同問題,有談出什麼東西嗎?」他認為民運分子的反思不及格,所以他不參加六四座談會,只參與紀念會。

旅台身分、資格仍待解決

林榮基還透露,有位香港友人近年來想到台灣開書店,找林榮基不成,轉而找上在台灣的六四民運分子,「老先生付過一筆錢,對方沒做事,如同被騙。」林榮基寫過的一篇〈銅鑼灣書店的死與生〉文中有提到,有六四民運分子喜歡「過水濕腳」(廣東方言,意指「經手三分肥」)。

台灣目前還未通過《難民法》,林榮基以工作簽證申請在台灣居留,要有專業資格或月薪達到四萬八千元新台幣以上,這些條件不容易達到。因此,他打算發動網上眾籌,目標是兩百萬元新台幣。林榮基語氣堅定地說:「在台灣重開銅鑼灣書店,有抗拒強權的象徵意義。」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