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程遠觀點:集體霸凌、扭曲人性 民主成灰燼

2016-06-11 07:00

? 人氣

自稱公民記者的台灣民政府成員洪素珠怒責一位榮民是「中國難民」,並將影片上傳至社群媒體,網友也立即備存。(翻攝自YouTube)

自稱公民記者的台灣民政府成員洪素珠怒責一位榮民是「中國難民」,並將影片上傳至社群媒體,網友也立即備存。(翻攝自YouTube)

一位自稱公民記者的女士,將自己以言語暴力對待外省老人的影片放上網路,不到2分半鐘的內容,對不良於行的老人歇斯底里吼罵著「中國難民」、「滾回中國」等不堪入耳話語,老人搖著手想離開卻仍一路挨罵,畫面充滿偏激與仇恨,引發輿論撻伐。成長背景與省籍的不同,在充滿選舉語言的台灣社會,受到如此對待或許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此事件中,專挑孱弱落單、「年邁可欺」者作為霸凌的對象,土狼般欺善怕惡的行徑,劣意明確。

綠營展現出在國會多數黨的優勢,通過「不當黨產處理條例」初審。重回在野的國民黨試圖以杯葛議事抗議,但即便穿上制服展現團結,卻發揮不出民進黨在野時「以寡擊眾」的好效果,還反遭民進黨立委譏諷此條例是要幫國民黨斷奶重生。

為阻擋馬前總統到香港演說,民進黨三位立委聯合召開記者會,指控馬前總統裝箱搬走機密公文,控訴內容多以假設,臆測性的說詞架構馬前總統「可能」違反國家機密保護法,並以此呼籲總統府應拒絕馬前總統出訪香港申請

這三件事,呈現出台灣社會及政壇正改變中的風貌。無論是年邁的老人,失去執政權的政黨或是卸任元首,都無法避免在處於弱勢時,受到程度不一的霸凌。民主制度所產生的選舉結果,應該是社會及國家對政治分歧的最大公約數,良好的民主制度,應被賦予同等民主素質。「霸凌」二字通常是指大欺小,多壓少,強凌弱等不道德行徑。同樣在公園散步,年富力強或成群結伴者,或許不至成為被這位女士言語辱罵的對象,但對不良於行,手無縛雞之力的老人極盡羞辱之能事,還沾沾自喜放上網路,證明低落的民主素養及人格,長期存在於台灣政治結構的一環。政治理念只是引線,真正引爆的卻是欺凌弱勢的人性黑暗面。

「不當黨產處理條例」的針對性,毋庸置疑。就算是民進黨為長期一黨獨大所佈的局,能夠如此強勢的對國民黨「割喉割到斷」,肇因於國民黨在國會中,要舉手人數不足、耍拳頭卻又想顧及斯文的敗相畢現,天真維持著「政黨間的競爭與平衡」的成熟民主論調,卻沒意識到人多勢眾的「圍毆文化」下,弱勢一方要求就事論事與合理尊重,只是緣木求魚。曾在國會佔多數席次的國民黨,對當時少數民進黨的強力抗爭手法已經是無可奈何,現在淪為少數黨又如何能不讓人魚肉?

馬前總統卸任前被民進黨指控並提起訴訟案件,在卸任後仍未停歇,儘管訟棍式的糾纏,既不光明正大也不正派,但「欺善怕惡」的人性本惡,從不因學歷高低,社經地位而有所改變。指控馬前總統帶走公文的民進黨委員,在國人面前再一次展現「馬善可騎」的志得意滿,腐蝕了台灣社會曾經美好的人心,也給下一代「只要逮到機會,霸凌就別客氣」的負面教材。

獨派大老辜寬敏在凱達格蘭基金會感恩餐會上, 自信十足的向在場人士表示「現在民進黨執政,不要再想太多,天下已經是我們的了」。確實,蔡政府上任還沒一個月,掙脫是非道德束縛的力量,「可以為所欲為」這股恣意到讓眼球佈滿血絲的亢奮,已如野火燎原般在台灣社會各階層蔓延開來。

解嚴之後,台灣承受漫長的民主陣痛期,但長期只論民主、漠視法治的政治發展形態,讓台灣至今止不住痛。在民進黨全面執政後,霸凌性格及其外圍組織的侵略野性,更勝以往。宣告眾人曾期盼團結和諧的社會,與台灣引以為傲的人性良善將越離越遠,而言語霸凌後延伸出可能的人身傷害,對於特定弱勢族群而言,威脅卻已近在咫尺。

*作者為前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會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程遠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