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 現正熱映
  • 海外置產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戴耀廷,一位讓港人不再政治冷漠的紳士與鬥士

2019-05-03 17:50

? 人氣

佔中三子陳健民、戴耀廷、朱耀明(由左至右)都遭當局逮捕審判。(美聯社)

佔中三子陳健民、戴耀廷、朱耀明(由左至右)都遭當局逮捕審判。(美聯社)

我當初起心動念想要寫一本關於香港的書,其實要怎麼寫、內容是什麼,都是很模糊的,但我很堅定地認為,要將香港的故事寫出來,讓台灣讀者瞭解香港在一國兩制前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想要親身記錄一個地方爭取普選的過程。

承擔泛民主派無力領導的公民行動

促使我產生興趣,也讓我下定決心展開書寫的正是戴耀廷老師。他在二○一三年的一月,在《信報》的專欄提出以佔領中環的違法方式爭取真普選的當下,正好呼應了部分希望普選又存有擔憂的香港市民跟相關政黨團體。

當時也是香港的泛民主派政黨缺乏共同領袖的時刻,因此在面對民意的迴響時,香港民主派並沒有足夠能量的政治領袖來號召、規畫跟領導這樣一個前所未有的公民行動。而這樣一個擔子就落在了一位法律系的教授身上。

再遲鈍的人,都可以在當下充分領受到歷史偶然所帶來的衝擊跟改變,戴耀廷真正讓我佩服的是,他在紛雜的聲音跟力量中,如同唐三藏取經般,毅然展開旅途,而這也是我書寫香港的起點。

我主動寫了信給戴耀廷,他對我這樣一個來路不明、未滿三十歲的台灣年輕人,沒有展現任何疑問,也沒有刻意的親切,很自然地就像是他原本的身分──大學老師一樣,耐心地一一解答我的疑問。

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第一次見面時跟我說,他真正希望的是藉由這場爭取普選的運動,改變香港人的內心,讓香港人願意為公義挺身而出、願意付出自己。

這場運動的起算,如果從他的專欄文章刊登開始,一直到雨傘運動的爆發,整個動態過程時間超過一年半。

承受各種質疑,面對學生挑戰

這段不短的時間內,我每次到香港,戴耀廷無論多忙都願意抽出時間跟我談談。有的時候我覺得他充滿樂觀,也有的時候我明顯感覺他的倦意跟無力,他對我問題的回答從一開始像老師解說,後來更像是一種暫時跳脫局外的情緒紓解。

這種感受可能也是一種誤解,更有可能是他見的人、談的事情太多了,而且愈來愈多,我們的見面只是他忙碌行程下的其中一個,他只是疲累地讓自己習慣身心一切的改變。

那段時間,戴耀廷跟來自社會不同背景、年紀、意識形態的香港人們不斷地磨合,也承受來自不同面向的質疑。包括反對者認為他們所謂爭取的真普選是個人價值的選擇,不代表所有人,卻可能會犧牲大眾利益,也有人質疑他選擇合作的對象不足以成事,也有人挑戰這樣所謂「愛與和平」方式的成效,即便在合作的最內圈,都有因為年紀世代差異下的歧異。

戴耀廷曾經跟我說,他曾經在跟學生們激烈爭執後暗自流淚,覺得自己一個大學教授,卻受到學生很大的挑戰。但他也跟我說,這也就是民主的過程,他嘗試身分的轉換,正面去理解。

在雨傘運動爆發前,香港社會氣氛已經明顯的緊繃。一四年六月底,中國國務院發表《「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聲明對香港有全面管制權;八月政改方案正式出爐,方案中的提名委員明顯不符合民主需求,一七年特首的真普選期待確定落空。

那時戴耀廷設定跟期待的中產階級力量沒有具體出現,主要的力量是年輕學子,他們普遍對戴耀廷等「大人」的策略不耐,認為應該及早展開行動,逼迫中共和港府收回決議讓步。

開啟香港三年黃金歲月

這樣的氛圍轉變,讓規畫的佔領中環沒有出現,學生運動的升級,讓香港政府釋放出催淚彈,也直接爆發了雨傘運動,展開大規模的占領,地點是金鐘、銅鑼灣跟旺角。在占領展開的當晚,戴耀廷於凌晨約四時突然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香港天主教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立即上前安慰,那一刻被《明報》記者拍下,成為觸動人心的一幕。

黃之鋒、周永康等年輕學生成為這場運動的主角,戴耀廷退居二線。旺角是另外一批更激進但同樣理念的年輕人,他們更拒絕接受領導,成為整場運動中另外一個值得書寫的篇章。

雨傘過後,香港出現許多年輕人組成的政黨跟團體,港獨的聲音高漲。一六年的立法會選舉,出現了泛民主派、自決派、本土派等有別以往的政治聲浪,並挺進立法會,獲得了議席。

在當時,我覺得正是戴耀廷所楬櫫的一切民主過程,讓百花齊放,讓眾聲喧譁,也讓更多香港人選擇不再冷漠。從一三到一六年立法會的選舉出爐,整個過程我親身經歷,我深感慶幸,覺得自己身在歷史其中,這是香港的黃金時刻。

一六年之後的故事已經不用再贅述,從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以降的強硬作風,讓一國兩制更加扭曲,取消民選議席、司法為政治服務,許多年輕人入獄,如此的香港缺乏希望,許多曾經參與的香港人都內捲到自身,不再關心公眾事務。

才幾年的光陰,那個黃金時代如同早已成為歷史的過往,如同一九八○年代的中國經歷六四後的光景一般。

在這樣沉悶壓抑的時刻,戴耀廷等佔中九子在日前宣布判刑,他及時入獄服刑十六個月。他上囚車前最後對媒體的微笑,讓我再度回想起我跟他過去的認識和這一段黃金歲月。

這個在我心中像是唐僧一樣努力、一樣喋喋不休地宣講民主、和社會溝通公民不服從的斯文中年男子,迎接了最先他所設定的為民主入獄的結局。

時間最終會給他公允評價

這個結局不會是終局,戴耀廷未來出獄後會如何,我並不清楚,但我相信,更長遠的時間來看,戴耀廷的努力終會得到真正的開花結果。

我對戴耀廷有無比的敬意,他是一位民主紳士,也是一位民主鬥士。我所認知的戴耀廷,懷有純真的心,在爭取民主的每一天都向過去的他告別,讓自己接受民主的洗禮;每一天面對令人沮喪的消息,他都重新剪貼,鼓勵自己和他人。香港因為他展開了一段歷史罕見的黃金時代,無論當代人怎樣認知他,時間最終會給他最公允的評價。(本文作者為《傘裡傘外:民主前夕的香港故事》作者)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