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戴耀廷,一位讓港人不再政治冷漠的紳士與鬥士

2019-05-03 17:50

? 人氣

佔中三子陳健民、戴耀廷、朱耀明(由左至右)都遭當局逮捕審判。(美聯社)

佔中三子陳健民、戴耀廷、朱耀明(由左至右)都遭當局逮捕審判。(美聯社)

我當初起心動念想要寫一本關於香港的書,其實要怎麼寫、內容是什麼,都是很模糊的,但我很堅定地認為,要將香港的故事寫出來,讓台灣讀者瞭解香港在一國兩制前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想要親身記錄一個地方爭取普選的過程。

承擔泛民主派無力領導的公民行動

促使我產生興趣,也讓我下定決心展開書寫的正是戴耀廷老師。他在二○一三年的一月,在《信報》的專欄提出以佔領中環的違法方式爭取真普選的當下,正好呼應了部分希望普選又存有擔憂的香港市民跟相關政黨團體。

當時也是香港的泛民主派政黨缺乏共同領袖的時刻,因此在面對民意的迴響時,香港民主派並沒有足夠能量的政治領袖來號召、規畫跟領導這樣一個前所未有的公民行動。而這樣一個擔子就落在了一位法律系的教授身上。

再遲鈍的人,都可以在當下充分領受到歷史偶然所帶來的衝擊跟改變,戴耀廷真正讓我佩服的是,他在紛雜的聲音跟力量中,如同唐三藏取經般,毅然展開旅途,而這也是我書寫香港的起點。

我主動寫了信給戴耀廷,他對我這樣一個來路不明、未滿三十歲的台灣年輕人,沒有展現任何疑問,也沒有刻意的親切,很自然地就像是他原本的身分──大學老師一樣,耐心地一一解答我的疑問。

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第一次見面時跟我說,他真正希望的是藉由這場爭取普選的運動,改變香港人的內心,讓香港人願意為公義挺身而出、願意付出自己。

這場運動的起算,如果從他的專欄文章刊登開始,一直到雨傘運動的爆發,整個動態過程時間超過一年半。

承受各種質疑,面對學生挑戰

這段不短的時間內,我每次到香港,戴耀廷無論多忙都願意抽出時間跟我談談。有的時候我覺得他充滿樂觀,也有的時候我明顯感覺他的倦意跟無力,他對我問題的回答從一開始像老師解說,後來更像是一種暫時跳脫局外的情緒紓解。

這種感受可能也是一種誤解,更有可能是他見的人、談的事情太多了,而且愈來愈多,我們的見面只是他忙碌行程下的其中一個,他只是疲累地讓自己習慣身心一切的改變。

那段時間,戴耀廷跟來自社會不同背景、年紀、意識形態的香港人們不斷地磨合,也承受來自不同面向的質疑。包括反對者認為他們所謂爭取的真普選是個人價值的選擇,不代表所有人,卻可能會犧牲大眾利益,也有人質疑他選擇合作的對象不足以成事,也有人挑戰這樣所謂「愛與和平」方式的成效,即便在合作的最內圈,都有因為年紀世代差異下的歧異。

戴耀廷曾經跟我說,他曾經在跟學生們激烈爭執後暗自流淚,覺得自己一個大學教授,卻受到學生很大的挑戰。但他也跟我說,這也就是民主的過程,他嘗試身分的轉換,正面去理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