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笑匠出身的總統,能為國家帶來喜劇嗎?

2019-04-30 06:10

? 人氣

2019年4月21日,烏克蘭舉行總統大選第二輪決選,喜劇演員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當選(AP)

2019年4月21日,烏克蘭舉行總統大選第二輪決選,喜劇演員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當選(AP)

大廳裡舞曲播得震天價響,各種飲料任君暢飲,空中還有乒乓球飛來飛去,好不歡樂。如果不說明,人們會以為這是一場夜店派對,不會聯想到政治交鋒,不會聯想到總統大選。

假戲真做,從攝影棚轉進總統府

4月21日,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當選歐洲(不計俄羅斯)最大國家烏克蘭的總統,年方41歲的他不僅是政治新人,根本是政治素人──先前唯一與政治沾邊的經驗,是在電視搞笑影集中飾演一位全力反貪腐的烏克蘭總統。這位喜劇演員不但假戲真做,而且舞台從攝影棚轉進總統府。如此際遇以夜店派對來慶祝,應該並不為過。

2019年4月21日,烏克蘭舉行總統大選第二輪決選,現任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承認敗選(AP)
2019年4月21日,烏克蘭舉行總統大選第二輪決選,現任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承認敗選(AP)

哲連斯基對決的是在商場與政壇打滾20多年、人稱「巧克力大王」(Chocolate King)的現任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結果以得票率3比1的懸殊差距完勝,堪稱國際社會近年最威的「政治素人」,讓贏得選舉人團(Electoral College)但輸掉普選票的川普相形見絀,也凸顯了烏克蘭和許多民主國家一樣:人心思變,對政治菁英與體制感到幻滅,期待一位「局外人」(甚至門外漢)來搞一番破壞式創新。

只是馬上得天下不代表可以馬上治天下,再過一個多月就要上任的哲連斯基,5年總統事業會是喜劇、悲劇、慘劇還是荒謬劇,目前看來並不樂觀。

一個原因在於,哲連斯基從去年12月31日在電視直播節目上宣布參選以來,打的是一場非典型選戰,他幾乎不做政治廣告,也很少接受媒體專訪,主要是透過自家電視劇《人民公僕》(Sluha Narodu)與社群媒體來觸及選民;也就是說,讓螢光幕上的那位搞笑但誠實、清廉的「總統先生」,為現實中的總統候選人助選。

波洛申科殷鑑不遠:5年前輕鬆獲勝,5年後卻慘敗

相較於波洛申科強推「軍隊!語言!信仰!」(Army! Language! Faith!)的民族主義政綱,哲連斯基以沒有包袱的清新形象取勝,大開承諾支票,實際政策與作法則留給選民自行想像。6月3日,當哲連斯基正式入主有260多年歷史的烏克蘭總統府「瑪麗亞宮」(Mariyinsky Palace),支票到期,想像結束。

另一方面,哲連斯基要治理的國家不但廣土眾民(面積逾60萬平方公里,人口逾4200萬),而且內憂外患深重,對任何一個領導人而言都是艱鉅考驗。殷鑑不遠:波洛申科在2014年總統大選第一輪就輕騎過關(哲連斯基要第二輪),得票率是居次者4倍有餘,然而5年之後,選民對他棄若敝屣。

2019年烏克蘭總統大選的候選人、現任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AP)
2019年烏克蘭總統大選的候選人、現任總統波洛申科(Petro Poroshenko)。(AP)

戰亂、經濟與貪腐

內憂在於戰亂、經濟與貪腐,戰亂涉及外患,先來看經濟與貪腐這兩個相互向下拉扯的因素。有分析家指出,要瞭解烏克蘭情況有多糟,不妨拿它與西北方鄰國波蘭相比較,兩國隨著蘇聯解體先後踏上經濟自由市場化之路,當時烏克蘭的人均GDP只略低於起步較早的波蘭,但波蘭大約只花了6年時間就走出困境,烏克蘭至今還在泥淖跋涉。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資料,與1993年相比,烏克蘭GDP縮水24%、人均收入縮水17%。

這一大部分是因為烏克蘭自1991年獨立以來,統治集團無論是親西方抑或親俄羅斯,真正當家的都是所謂的「寡頭財閥」(oligarch),就算自身不以剝削民脂民膏為己任,也無心或無力針砭蔓延整個經濟的貪腐沉痾,淪為「攫取式體制」(extractive institution)的共犯幫凶。

去年9月,連好不容易在國際社會壓力下成立的「反貪腐特別檢察官辦公室」(SAPO)也被指包庇貪腐的皇親國戚。國際透明組織(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18年的貪腐印象指數(CPI)排行榜顯示,烏克蘭在180個國家與地區中排名第120,與賴比瑞亞、馬拉威、馬利並列,也是歐洲諸國表現最差的一個。

烏克蘭總統當選人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AP)
烏克蘭總統當選人哲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AP)

口口聲聲反貪腐,卻與貪腐寡頭財閥過從甚密

哲連斯基選戰期間口口聲聲反貪腐,但上任後真的能夠雷厲風行嗎?這是一個巨大的問號。波洛申科在這方面乏善可陳,是他慘敗主因;但哲連斯基也讓人難以冀望,他最重要的支持者之一克羅莫伊斯基(Ihor Kolomoyskyi)就是個寡頭財閥,而且是波洛申科的死對頭。克羅莫伊斯基因為涉貪流亡外國,旗下一家大銀行被收歸國有,哲連斯基未來的處理方式動見觀瞻。

分析家認為,哲連斯基就算有心改革,就算民氣民怨可用,體制內有形無形的阻礙一樣都不會少,我們不知道一個沒有具體政見的政治素人要如何克服。波洛申科一直擺脫不了寡頭財閥的形象,哲連斯基的未來可能更不堪:寡頭財閥的傀儡。

烏俄克赤海峽衝突:烏克蘭士兵(右)被俄羅斯士兵帶往克里米亞辛佛洛普法院(AP)
烏俄克赤海峽衝突:烏克蘭士兵(右)被俄羅斯士兵帶往克里米亞辛佛洛普法院(AP)

俄羅斯點燃東部戰火,和平曙光可望不可即

如果哲連斯基任內爆發動亂,烏克蘭東部頓巴斯(Donbass)地區的內戰將更難落幕。2014年3月,俄羅斯藉公投之名併吞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Crimea),並搧動頓巴斯地區俄裔/俄語族群發起叛亂,建立頓內次克(Donetsk)與魯漢斯克(Luhansk)兩個「人民共和國」,戰火延燒至今5年,已造成約1萬3000人死亡,和平曙光可望不可即。

在這個戰場上,哲連斯基將遭遇全球地緣政治最可怕的對手之一: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波洛申科與普京關係惡劣,他的「軍隊!語言!信仰!」口號每一句都是衝著莫斯科而來。哲連斯基就背景而言,似乎較有可能與俄方溝通。他出身烏東地區一個說俄語的猶太裔家庭,早期電視作品也是以俄語為主,過去對波洛申科政府獨尊烏克蘭語的政策多所批評。他在選戰期間表明當選後將維持親西方政策,但也強調願意與普京開誠布公,重啟烏東和談。

1932年至1933年烏克蘭大饑荒紀念碑(Qypchak (talk)@Wikipedia / CC BY-SA 3.0)
1932年至1933年烏克蘭大饑荒紀念碑(Qypchak (talk)@Wikipedia / CC BY-SA 3.0)

普京出招掂斤兩,哲連斯基強力回擊

但是哲連斯基還沒上任,普京就接連出招,擺明要掂掂哲連斯基的斤兩。24日,普京宣布將准許開放頓巴斯地區的烏克蘭民眾申辦俄羅斯護照,兼併領土的挑釁意味昭然若揭。27日,普京更得寸進尺,表示考慮將這項「惠民」措施擴及到整個烏克蘭,猶如將烏克蘭降格為十九世紀之前的「小俄羅斯」(Little Russia)!

普京出招,哲連斯基接招:「我們願意給予所有集權與貪腐政權的受害者公民身分,尤其會優先考慮受害最深的俄羅斯人民。」「我們很清楚俄羅斯護照代表什麼,代表和平示威就可能會被逮捕,代表無法享有自由且具競爭性的選舉。」

金正恩與普京。(美聯社)
金正恩與普京。(美聯社)

自由、公平的選舉之後,人民需要一位改革者

這樣的回擊相當漂亮,呼應他在勝選當天的談話:「身為一位烏克蘭公民,我要告訴所有的前蘇聯共和國成員國:看看我們,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也踩中普京的痛腳──俄羅斯處心積慮要將烏克蘭拉回其勢力範圍,主要考量之一,正是要抵擋鼓吹自由民主法治的歐美勢力進逼。

的確,烏克蘭雖然經濟疲敝、貪腐猖獗、戰亂不息,但是從今年這場自由、公平、和平的總統大選看來,其民主體制、公民社會已具備一定的成熟度與穩定性,傲視大多數前蘇聯國家,更傲視俄羅斯。不過捍衛民主與國格之外,今日烏克蘭也非常需要一個能夠劍及履及推動改革的總統。

6月3日之後,哲連斯基不再擁有喜劇紅星的光環與防護罩,不再像選戰時期可以完全靠形象與承諾取勝,他必須拿出實際的政策與措施,雷厲風行懲治貪腐,振興停滯的經濟,與俄羅斯展開談判,與「寡頭財閥治國」體系劃清界線。

烏克蘭這場大選充分顯示人民一心求變、望治心切,甚至願意將整個國家託付給一個政治歷練空白的笑匠。但水可以載舟、可以覆舟,有分析家指出烏克蘭人民特別難以討好。1991年8月獨立迄今,烏克蘭出了5位總統,其中只有1人連任成功。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