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福島核災5年,那些「被消失」的真相

2016-05-23 16:15

? 人氣

日本311震災後5周年,這是2011年3月12日(左)和2016年3月3日拍攝的日本宮城縣東松島市的拼版照片。(新華社)

日本311震災後5周年,這是2011年3月12日(左)和2016年3月3日拍攝的日本宮城縣東松島市的拼版照片。(新華社)

福島縣飯館村的村役所(村政府)前,豎著一個氣派的輻射測量儀,一塵不染的儀錶盤上跳動著紅色數位:0.38微希弗/小時。這裏距離福島第一核電站約40公里。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物理學專業出身的志願者田尾陽一看著儀錶盤,嘴角一撇,說道:「這個數值太低了。」他指了指不遠處一個不起眼的測量儀:「那是我們自己設置的測量儀,地面輻射量的數值是(這個數值的)8到10倍。」

田尾的感受,與日本政府「核災影響有限」「善後處理進展順利」的宣傳反差強烈。今年是福島核災5周年,也正值切爾諾貝利核災30周年。關於後者,國際上各類調查與紀念不斷,然而同為7級事故,福島核災的調查似乎總罩著一層紗幕。

另一種諱疾忌醫

為什麼差這麼多?對於兩個測量資料的反差,田尾道出原由:「這邊是政府設置的,事先讓自衛隊將地面的核污染清除得乾乾淨淨,所以看起來輻射量不高。政府就是這麼幹的。」

今年2月,福島縣政府和福島大學在福島縣縣民健康調查研討委員會組織召開的發布會上,公布了關於核災與癌症風險關係的最新分析結果。但當地政府拒不承認核洩漏事故與癌症病發之間存在聯繫。

日本攝影家飛田晉秀曾30多次深入核災區。他在4月份的一次集會上介紹說,他認識一名核災後患甲狀腺癌的福島女中學生,已經歷兩次切除手術,但在政府的福島縣民健康檢查中,卻被告知與核災沒有因果關係,他覺得非常奇怪。

2015年年底,日本岡山大學教授津田敏秀等人在國際醫學雜誌《流行病學》上發表論文指出,受福島核災影響,福島縣內兒童甲狀腺癌罹患率是日本全國平均水準的20倍到50倍。然而這篇論文發表後,至今沒有引起日本政府和福島縣的重視,反而招致反駁和批評。

國際環境流行病學會今年1月也曾致函日本政府,對福島兒童甲狀腺癌高發表示「憂慮」,並表示可以支持福島的相關調查活動。但日本環境省答復稱,該學會的致函可以作為參考,但函中要求的持續追蹤調查等措施福島縣已經在做。

由此,國際調查活動的請求沒有得到正面回應,無疾而終。

緘默中的傷害

法國《世界報》在福島核災5周年之際發表一篇評論,用「國家的遺忘意願」這樣的結論,給日本政府應對核災的「心思」做了總結。

日本政府2013年8月承認,福島第一核電站每天有至少300噸遭受核污染的水流入海洋,且這種情況可能在核災後一直存在。但同年9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東京申奧陳述時當著世人誇口,核污水「得到控制」「完全沒有問題」。

東京申奧成功後,福島仍然不止一次發生過核污水外排或洩漏情況。福島縣一個地方議會甚至就此發出抗議信,批評安倍的說法「違背事實,有重大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