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莎士比亞寫了《星際大戰》....《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作者參與莎翁逝世紀念活動

2016-04-23 09:27

? 人氣

《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影像來源:Quirk Books 後製:風傳媒)

《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影像來源:Quirk Books 後製:風傳媒)

In time so long ago begins our play / In star-crossed galaxy far, far away.
我們的戲碼起始於很久以前/在一個多舛而遙遠的銀河系......

2016年4月適逢英國文豪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逝世400周年,全球多地舉行相應紀念活動。書評社交網站「Goodreads」也換上紀念莎翁的網站圖示,並邀請加拿大知名作家及詩人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穿越時空救簡愛》(The Eyre Affair)作者賈斯帕弗德(Jasper Fforde)等作者為莎劇寫作一段「刪除場景」。

「Goodreads」紀念莎翁的網站圖示(取自網路)
「Goodreads」紀念莎翁的網站圖示(取自網路)

《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暫譯, William Shakespeare's Star Wars)系列作者多卻爾(Ian Doescher)也為《暴風雨》(The Tempest)的第1幕第2場寫作了一段「補遺」段落。

多切爾為莎劇《暴風雨》寫作一段「刪除場景」(Goodreads)
多切爾為莎劇《暴風雨》寫作一段「刪除場景」(Goodreads)

《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

自2013年以來,同時身為《星際大戰》(Star Wars)與莎士比亞粉絲的美國作家多卻爾已出版6本《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系列作品。這系列作品的基本概念是假設《星際大戰》是莎士比亞創作的故事。以莎翁的語言與筆法,尤其是他偏愛的五步抑揚格(iambic pentameter, 每句由5個一抑一揚的雙音節組成)韻律,重寫《星際大戰》的故事。

2013年7月,多卻爾出版第一本根據《星際大戰四部曲:曙光乍現》(Star Wars Episode IV: A New Hope)寫成的《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曙光已然乍現》(暫譯, William Shakespeare's Star Wars: Verily, a New Hope)。作品獲得星戰迷與莎翁迷同步好評,並登上《紐約時報》(NYT)暢銷書榜。


(黑武士達斯維達(Darth Vader)也戴上伊麗莎白時代的襞襟(ruff))

《星際大戰》與莎劇的跨時代共鳴

天行者路克手持風暴兵頭盔(Quirk Books)
天行者路克手持風暴兵頭盔(Quirk Books)

[Luke, holding stormtrooper helmet.] 
Alas, poor stormtrooper, I knew ye not,
yet have I taken both uniform and life
From thee. What manner of a man wert thou?
- William Shakespeare's Star Wars: Verily, A New Hope

現年39歲的多卻爾是美國耶魯大學(Yale University)音樂系畢業生,擁有紐約協和神學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倫理學博士學位,先前於一間行銷研究公司擔任創意主任。

他描述自己在2012年夏天讀了費城出版社「Quirk Books」出版的《傲慢與偏見與殭屍》(Pride and Prejudice and Zombies),與朋友重看《星際大戰》三部曲,並在一個莎士比亞節慶活動看見一齣《溫莎的風流婦人》(The Merry Wives of Windsor)莎劇的現代改編版以後,逐漸形成這個融合莎士比亞與《星際大戰》的想法。

《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首部曲內頁(Quirk Books)
《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首部曲內頁(Quirk Books)

多卻爾表示,《星際大戰》與莎士比亞在許多主題上相當相容。像是李爾王(King Lear)與達斯維達(Darth Vader)這樣有力的悲劇性角色,路克(Luke)與莉亞(Leia)也帶有莎劇中許多尋找自己天命的年輕人的影子。還有成對的配角搭檔,如哈姆雷特(Hamlet)的兒時朋友羅森克蘭茨和吉爾登斯特(Rosencrantz and Guildenstern),和機器人C3PO與R2-D2。

《星際大戰》一部片長也近似莎劇長度,稍微超過2個小時長。多卻爾說,「如果莎士比亞活在現代,我認為他會寫出當代的熱門故事,就像是《星際大戰》這樣的故事。」

《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內頁(Quirk Books)
《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內頁(Quirk Books)

在「Quirk Books」對多卻爾試寫的第一部份表示興趣後,盧卡斯影業(Lucasfilm)也給予授權,並建議多卻爾可以突破電影的框架,讓故事變得更有趣。他表示,「作為一名作者與一名星戰迷,擁有這樣的自由是相當令人開心的。」

確實,《星際大戰》背景雖設在遙遠的銀河系,但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星際間甚至沒有手機存在。其中,絕地大師尤達(Yoda)在電影中因常用倒裝句,感覺原本就較為傳統。首本作品出版後,多卻爾友人開玩笑表示「現在每個角色說話都像尤達」。多卻爾認為書中尤達風格需要特別設計,最後決定讓他以日本俳句的方式說話。

絕地大師尤達(維基百科)
絕地大師尤達(維基百科)

Nay Nay! Try thou not,
But do thou or do thou not,
For there is no “try.”
- Yoda to Luke, The Empire Striketh Back Act III Scene 7

雖然先前曾表示《星際大戰》前傳的市場性不足,多切爾仍在2015年陸續出版了莎劇版本。比起原先的四至六部曲,他認為「至少就我這一代觀眾來說,前傳有許多不討人喜歡的地方......但孩子們很喜歡前傳,因為對他們來說,那是他們的星戰回憶。」

即使安納金天行者(Anakin Skywalker)與艾米達拉女王帕米(Padmé Amidala)不得善終的戀情,令人想起《羅密歐與茱麗葉》(Romeo and Juliet),多切爾認為兩人的愛情故事與恰恰賓克斯(Jar Jar Binks, 獲得許多粉絲負評的前傳角色),都讓莎劇版的前傳三部曲更加難寫,「我得試著讓這些情節更具說服力......但從某些角度來說,前傳有些像是莎士比亞的歷史劇。有許多政治上的交鋒,與人物行動的動機要解釋。」

《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影像來源:Quirk Books 後製:風傳媒)
《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影像來源:Quirk Books 後製:風傳媒)

多切爾也希望他的作品能夠鼓勵年輕人多讀讀莎士比亞,「我覺得許多學生在讀莎劇之前,就認為自己無法理解它們。」他提到,在視訊中看見《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成為課堂教材,是相當有趣的經驗,「如果我的書能協助孩子們接觸莎士比亞,那將是我最棒的回饋。」

在《星際大戰》七部曲《STAR WARS: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上映前,多切爾也獻作一首十四行詩。目前還未傳出《莎士比亞的星際大戰》第7部曲的確切消息,但多切爾在訪問中表示,改編《STAR WARS:原力覺醒》是「絕對有可能的」。

多切爾在《星際大戰》七部曲上映前寫作的十四行詩(取自臉書)
多切爾在《星際大戰》七部曲上映前寫作的十四行詩(取自臉書)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