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冬凝觀點:在美國看臺灣的肯亞事件

2016-04-23 07:10

? 人氣

 4月13日,第二批台灣電信詐騙犯罪嫌疑人從肯亞被包機押至中國北京首都機場。(美聯社)

4月13日,第二批台灣電信詐騙犯罪嫌疑人從肯亞被包機押至中國北京首都機場。(美聯社)

2015年6月中,內子給我一個電話。電話中問我,為什麼我支領我的退休金,都沒有和她打個招呼。支領退休金的意思,是指我把我退休金的款項,存儲在芝加哥一家財務公司裡。換句話說,一年中大概有兩、三次,需要錢的時候,我就寫一封電子郵件給這一家財務公司的蘿拉小姐,她就會把我要求的款額,電匯到我夏威夷銀行的帳戶。這種事是我退休以後習以為常的家事,實在沒有囉嗦的必要。只是,太座這一次責難我,使我覺得有點莫名其妙,因為我並沒有支領退休金,我說「沒有」這兩個字應該也至少有半年之久了。

正在狐疑之間,電話鈴聲響了,是遠從七千公里外的芝加哥的蘿拉來電。在電話中,她有一點氣急敗壞。蘿拉說,她收到我給她的電子郵件,要求匯款。為了謹慎起見,她在答覆的電子郵件中要求,我給她一個電話,以確認匯款的要求。

我解釋說,我沒有發過這個郵件,還沒有聽我說完,她就打斷我的話。她說,在她回覆電子郵件不久後就收到電話。

可是我並沒有和她通過電話呀!「我有些越說越糊塗的感覺。」蘿拉說,她聽得出來我的口音,這個電話不是我的口音。

我忽然明白過來了,這是個詐騙的電話。據蘿拉說,這個騙子在電話裡用著很愉快的語氣說「哈囉,我是Tony」。「我發誓這不是你的口音!我聽得出你的口音。」天可憐見,由於我英語的口音,居然解救了我這一次的災難。當然也要感謝蘿拉的細心。否則老本都被提光,以後過日子何以為繼?

蘿拉對他說,「你不是Tony,你是騙子。」事後蘿拉回憶起來,她相信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是連說帶吼的。

蘿拉是一個可愛的,熱情的義大利裔女孩,是屬於做事衝動型而不是細膩型的人物。也許她應該向這位在電話中詐騙的騙子虛與委蛇一番,然後,向他多要一些資料,以後可以供給警方調查。她沒有這樣做,只是把這個騙子吼罵一頓,就掛上電話了。

這個故事的結局是,我發現我的電腦和我的電子郵件被駭客入侵了,幸運的是沒有金錢的損失。於是我要把我在雅虎的電子郵件全部關閉,同時變更所有網上帳戶的密碼,這著實花了我很大的一段時間。事後檢討,內子相信我去中國的時候,不該隨便在公共場所上網,因為我電腦中的資料,只有懂中文的駭客,才能看懂這些資料。她覺得這是我的一個很好的教訓,因為我做事總是大大咧咧的。

事後和蘿拉談起,她說她們的公司報警以後,根據警方的追查,這個電話來自非洲的肯亞。警察局的結論有些莫名其妙,非洲的肯亞人如何能幹這一類驚天動地的勾當。所以我們把警察局的結論,姑妄聽之罷了。

2016年4月,中共強行帶走一批在肯亞的臺灣電信詐欺犯,為這件事臺灣搞得天翻地,幾乎所有的媒體,充滿了肯亞事件的報告、評論、分析和民粹的憤怒。對於臺灣,肯亞事件的爭執,筆者並不感興趣,唯一感興趣的是,芝加哥警察局追蹤結果得出來,「肯亞」兩個字還真不是笑話。只是詐騙我的騙徒,和這一批被遞解到中國大陸的「臺灣同胞」,有什麼關聯,那就不得而知了。

臺灣肯亞事件的熙熙攘攘,總有一天會落幕。可是詐騙這一個行業,大約還是會此恨綿綿無絕期。常常自問,強盜可惡,還是詐騙更可惡?遇到前者,肯定會覺得無奈,可是遇到後者就會有不甘心之感。所以如果我是法官,遇到詐騙的罪犯,一定會重判,毫不留情。

臺灣的媒體上說,臺灣的詐騙集團行騙天下。洪秀柱說,不要讓台灣成為詐騙集團輸出的地方。臺灣的政客和名嘴可能都很幸運,沒有遭受過詐騙集團的毒手。不知道受害者的滋味和無助,所以只在民粹的「主權」上打轉。

肯亞事件,如果倒過來說,受害是美國公民,相信美國政府也會把他們引渡到美國。糟了,這句話也許說溜了嘴,如果要把這一批詐騙犯送來美國的話,也許這些政客、名嘴,鴰噪之鴉不但不會抗議,而且要求說,把我們也一起帶到美國吧。 

*作者為美國註冊會計師,夏威夷中國日報總裁和夏威夷中文電視華夏電視台榮譽董事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