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緗家觀點:給我韓國瑜,其餘免談!

2019-03-02 06:40

? 人氣

作者要求,國民黨應立即從「國家利益」的高度著手排除各種障礙,讓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山選總統!(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作者要求,國民黨應立即從「國家利益」的高度著手排除各種障礙,讓高雄市長韓國瑜出山選總統!(資料照,高雄市政府提供)

2月23日,國民黨立委補選候選人鄭世維在三重辦選舉造勢,請韓國瑜到場助選,萬頭攢動,要韓國瑜「選總統」喊聲不斷的熱烈場子中,有人高舉一面手寫的大牌,上書「2020臺灣發大財 給我韓國瑜 其餘免談」。這是民眾的心聲,本文標題的由來,也是國民黨尷尬的「太陽們」必須面對的處境。 

韓若「選總統」,遭遇兩大質疑

當基層民眾拱選總統的熱潮開始湧現時,韓國瑜選上高雄市長還不滿兩個月,這衍生出兩個問題:一曰「政績」,二曰「正當性」。

先說「政績」。雖然韓國瑜上任後路鋪得很快,「貨出人進」也成效顯著,高雄水果銷往星馬是先聲,與基層打成一片依然令人印象深刻,但這些畢竟都屬「短平快」,相對容易做到的,其他需更久時間來規劃實現的、更深層次的重大「政績」,現在還看不到,因而無法驗證韓是否真是一位有遠見、能為高雄帶來長久榮景的好市長,這主要是城市的整體建設,包括新產業群的養成、新城區開發與舊城區改造、城市文化與公民素養的提升,比如曾被某作家追問的騎樓被佔用問題(筆者也深感如此。騎樓是否暢通,直接反映市民公德與市府管理能力)。換言之,韓國瑜連高雄地方執政的考驗都尚未通過,就要問鼎總統,從經驗經歷來說,是否跳得太快太高了?

再談「正當性」,此即高雄人票選韓成高雄市長,韓與高雄市民就有了「選票契約」。結果他別說「一任」,甚至連「四分之一任」都沒做滿,即一年不到,就要「拋離」高雄市民去謀更高的總統大位,高雄人會怎麼想?這是否韓國瑜的「正當性」危機?會否成為他選總統時很容易被攻擊的短柄?對國民黨來說,還有一個擔心是,如果要因此補選高雄市長,這「寶座」會否再次讓與民進黨人?

三個層次看「韓選總統」

談論「韓選總統」,可以分三個層次:個人、政黨、國家。「個人層面」,是韓國瑜個人面對的於公於私困擾:「於公」,即是上文提到的韓與高雄市民的「選票契約」,也就是他參選總統的「正當性」難題;「於私」,最顯眼的是他與王金平關係:眾所周知,王金平對韓選贏高雄市長有恩,現在王要選總統,韓卻與之爭鋒,「私誼」上過得去嗎?

20190221-王金平21日接受電台專訪,他表示已擇定黃道吉日,在近期對外宣布參選總統。(Hit Fm《周玉蔻嗆新聞》製作單位提供)
國民黨立委王金平。(資料照,Hit Fm《周玉蔻嗆新聞》製作單位提供)

「政黨層面」應該只涉及國民黨,無關民進黨。除了黨內的「初選機制」等內部技術障礙,國民黨最大考量是如何打贏選戰,如何不但要選贏民進黨,更要勝柯文哲。於是,國民黨內就有了一種說法:如果柯文哲不選總統,國民黨由朱立倫出馬就行了,這樣國民黨內的「初選機制」等難題相對容易解決;只有柯文哲也要選總統時,國民黨才需解決多個難題,包括「正當性」、高雄市長補選等,想辦法讓韓國瑜上陣克柯。

「國家層面」是指韓國瑜任總統對中華民國臺灣的意義何在,以及,相應地,如果朱立倫或柯文哲成為總統,對臺灣的意義與韓國瑜有什麼區別,簡言之,即是他們分別會領導臺灣走向何方。

出於臺灣奇特的國際處境,臺灣總統的最重要功能其實不在國內建設,而在處理兩岸關係。兩岸關係不但實質上是臺、美、中的三方連動,也深刻影響美中關係,甚至牽動東亞局勢,很顯然,「國家層面」直接衍生出「國際層面」,哪個政黨的哪位候選人成為總統,會產生不同的國際政治效應。但我還是省略「國際」話題,將範圍局限在「國家層面」。

「國家層面/國家利益」高於一切

在「選總統」的議題上,「國家層面 = 國家利益」應該無異議,「國家利益高於一切」也是至明道理。很簡單,如果總統帶領國家走的方向是錯的,則某個地方單獨的繁榮,比如高雄一市獨自「發大財」,會有多大意義?如果臺灣是一艘航行在茫茫大海中的巨輪,而「總統舵手」正誤將巨輪導向撞冰山,此時,船上的少數「高雄富豪」即便荷包滿滿夜夜笙歌日日狂歡,那有意義嗎?

「國家利益」就是全體人民利益的總和,沒什麼「官場人情」與「黨性立場╱政黨規則」拘束的普通選民,憑直覺就知道這一點,並將之直接轉化成總統候選人的「民調」。在當前,「民調」最高,亦即選民認為最能領導國家走正確方向的可能候選人,就是韓國瑜。

可以說,在「選總統」這件事上,簡單素樸的「普通民意」是立即從「三個層次」中最高的「國家層面」來看待的,前文提到舉牌「2020臺灣發大財 給我韓國瑜 其餘免談」的民眾,即是一個明證,只是他是用「臺灣發大財」的「庶民語言」來表達「國家利益」的。反倒是有「政黨屬性」的政壇人士和名嘴,受周邊人際關係和政黨因素羈絆,眼光往往自覺不自覺停留在「三個層次」中「個人」和「政黨」的中低層次,看不到國家整體利益,格局還不如普通老百姓。如果他們也能從「國家層面」著眼,明白「不同政黨、不同水準的不同候選人會將國家導向不同方向」,而「如果國家的巨輪撞向冰山,船上的少數『高雄式繁榮』毫無意義」,困擾他們思維的個人恩怨、私誼人情、政黨規則、「正當性」等等,將通通不是問題 —— 試問,哪個臺灣選民願冒著「國家巨輪撞冰山」的風險,去拘泥這些相對小事? 

韓國瑜準備好了嗎?

韓國瑜本人如何看待民意要他「選總統」?我的判斷是:時至如今,他應該已經有了思想準備。

20190223-台北市長柯文哲晚間啟程出訪以色列,他身穿一襲黑大衣現身機場。(方炳超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資料照,方炳超攝)

如此判斷的基準,在於韓國瑜自己再三表達的一個觀點:臺灣「鬼混了二十年」(在三位前總統和一位現總統李、陳、馬、蔡轄下)。引申這句話,結論是:目前檯面上的可能候選人,除了韓自己與柯文哲,餘下的,不管他是哪個黨,從人格特質來說,都屬於那個讓臺灣浪費二十年時光的「鬼混群」。這話寫來難看,但仔細想想,那些可能的總統候選人,從「鬼混」角度,就其思想性格而言,哪位不是與上述的「李、陳、馬、蔡」同屬一個類型?至於柯文哲,請讀者瞭解,韓國瑜對他是相當不以為然的,我也認為柯純是個「政治泡沫」,儘管他至今的民調依然高揚。韓國瑜會放心「把中華民國(臺灣)交給柯文哲」嗎?

從「臺灣鬼混二十年」延伸到「其餘候選人都屬『鬼混群』」,韓國瑜內心是否如是想,旁人不得而知,但將此現象說穿,韓恐怕也不得不承認吧?

因此,出於當前兩岸持續交惡、隱約「漁陽鼙鼓動地來」的險惡時代背景;出於民意的洶湧呼喚;出於極高的當選可能性 ―― 有人甚至說,如果韓國瑜現在宣布參選2020年總統,這場大選現在就可以韓「高票當選」結束;出於韓自己強烈的使命感,韓會忍心束手旁觀臺灣再次落入「鬼混者」之手,再多「被鬼混」四年嗎?

國民黨應立即從「國家利益」的高度著手排除各種障礙,讓韓國瑜出山!

*作者為專欄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