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年用幾次健保卡?台灣人看病方便又便宜,反而是隱形健康殺手...

2016-02-22 11:36

? 人氣

醫療有它的價值,一個人這裡痛那裡痛,表示身體有了症狀,這時當然要將症狀交給醫療處理,藉由醫療緩解症狀跟疼痛。但醫師負責的是「疾病」的處置,醫師管不到你的生活,更無法負責你的健康。

每個人都是自己健康的主人,要擁有健康的身體,終究得靠自己,尤其是脊椎健康,對難以歸於疾病的腰酸背痛,不能只依賴醫療,最重要的是自己建立對酸痛的認識及健康管理的知識。症狀交給醫師後,每個人應該做的是把不舒服擺到旁邊,注意力放在如何健康!

但目前台灣整個社會過度依賴醫療,很多人不相信、也不願意自助自療。依行政院衛生福利部中央健康保險署的統計,台灣人平均一年看診十四至十五次,是歐美國家人民的二至三倍,所以健保虧損連連。

台灣人高度仰賴醫療的現象,讓我不禁思考,是不是因為我們的健保很便宜,讓民眾愈來愈「失能」—失去自己促進健康的能力?

因為看病方便又便宜,所以任何毛病,都找醫師解決;但也因為看病方便又便宜,門診總是人滿為患,醫師也只著重在緩解病人當前的問題,無暇與病人深入討論,找出真正的病因。

台灣的健保提供了「俗擱大碗」的醫療服務,病人自由選擇醫師,醫師自由開立處方,以及採事後論量計酬(論件計酬)向健保署(一○二年七月二十三日中央健保局更名為中央健康保險署)請款。而早在一九三三年美國醫療費用委員會就提出警告:「採用論量計酬,醫療世界將沒有明天。」論量計酬的弊病,包括浪費資源醫療、傷害醫療品質,以及將注意力放在症狀處理上,民眾並不被鼓勵「自我創造健康」,而是生了病再來看病這「補破網」的消極作為,不若有的國家著重「預防重於治療」、「主動創造健康」來得積極。

美國現有上百個健康維護組織(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簡稱HMO),建立在論人計酬的預付基礎上,管理一群特定醫師,於合約期間內,向一群特定被保險人,提供綜合醫療服務。

例如,一位醫師負責照顧五百個家庭會員,假設這五百個家庭平均每戶一年花三萬元看病(家庭成員年齡不同,醫療花費不同,取平均值),HMO組織統計後,告訴醫師他的總額是多少錢,如果錢沒有用完,結餘的費用,該組織依一定比例回饋給醫師,所以醫師會努力照顧他的家庭會員,減少大家生病吃藥的機率,協助民眾自我生產健康。有些HMO組織甚至讓每個人都有一個健康儲蓄帳戶,如果保費用得少,還會有一筆錢進去你的帳戶,所以變成醫師跟民眾共同合作不生病。

以腰酸背痛為例,由於台灣民眾沒有「健康促進」的觀念,一有酸痛就跑醫院拿藥膏、做復健,最終開大刀。但美國HMO組織的作法,是聘請專業講師為會員中有腰酸背痛問題的民眾開課,教導健康促進的觀念及強健脊椎的運動,還會派護士到會員家裡,從人體力學的角度檢視生活用品,例如水龍頭的位置是否適當、會不會造成使用者腰酸背痛、如何調整等等。

換言之,人家的作法是「讓人民自己生產健康」,這樣健保就不會虧損。但如果每個人都把注意力放在如何去看醫師、醫院逛不停,健保一定虧到底,造成民眾得多繳保費,且越來越不健康,醫師也過勞的惡性循環。

自己的健康自己救

我認為,無病無痛還達不到健康的標準,真正的健康是一個人願意為自己的健康採取更積極正向的作為,知道對的就去做,不對就不做。

我把一個人對自我健康管理的覺察程度,以三角形分成三個層次,「健康促進」最高,「預防醫學」其次,「疾病管理」最低,請看下面的「自我健康管理的察覺三層次圖」。

93
(圖/時報出版提供)     

時代的面貌不斷翻新,現代人的健康問題,有五十%以上是由於生活型態改變而引起,過去仰賴醫療「還我健康」的模式,已經沒有辦法因應現代人的健康需求;尤其對追求健康的人來說,單單「疾病管理」已不足,因此上升到「預防醫學」的層次,定期做全身健康檢查的人口大增。但一年一次健檢還是不足的,對於健康,應該再上升到「健康促進」的層次。

醫療不需要教育,一個人身體不舒服,自然會去找醫師,但這是事情發生後的補救措施;預防醫學雖然教育民眾「預防重於治療」,但它告訴病患「如果不怎麼樣,就會怎麼樣.......」,比如「如果你不運動,以後中風的機率是七十%」等,多少帶點恐嚇的意味。

「健康促進」則是讓人打心裡樂意採取主動,不是擔心後果才去做,更不是等到身體不舒服了再亡羊補牢。如果你有慢性酸痛的問題,我要以過去矯正過超過四萬人次的臨床經驗告訴大家:解鈴還需繫鈴人,除了你自己,沒有人可以真正幫你,因為只有你才能生產自己的健康,你才是你自己健康的主人,把健康交到別人手上,自己永遠不會健康!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時報出版《健康,自脊來:脊椎保健達人鄭雲龍改變千萬人的脊椎強背術
(篇章:去酸解痛靠自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