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畢業高材生為什麼甘願到小黨做義工?年輕人自述:我要的藍綠給不了!

2016-01-07 18:49

? 人氣

「政治,是管理眾人之事。」也就是說,政治與每個人都有關。不同於過去「政治很複雜、我不想管」的氛圍,政黨、政策議題在近年變成更常被談論的話題,也有很多積極的朋友願意為了自己支持的理念參與相關的政治活動。

這次,學長姐說 訪問了四位在「第三勢力」政黨及候選人手下擔任輔選志工的年輕朋友,與大家分享他們的想法。

畢業後第一年,先投入政黨助選

成功大學畢業的陳柏漢和台北教育大學碩士畢業的陳湘菁都加入民國黨的年輕志工團隊,也在選前搭著「黃金列車」,用短劇、短講和發送文宣的方式,宣傳自己認同的政黨理念。

陳柏翰和陳湘菁都在2014年的縣市議員選舉時,就分別擔任台北市議員徐世勳及新竹縣立委徐欣瑩的助選團隊。陳柏翰說,當時是因為認識成大學長的徐世勳,覺 得他會是個有良心的政治人物,才加入助選,進而入黨。後來也因為認同民國黨的理念,他決定在畢業後先花一年的時間,投入政黨的助選活動。

至於父母對這件事的看法,陳湘菁也分享,畢業後去沒有找工作,先去當政黨志工,一開始家裡也有些議論。但後來經過許多次的溝通,爸爸不但理解,也同樣入黨,讓她覺得非常感動。

另外,因為民國黨需要更多黨員加入,陳湘菁說自己也因此有突破,會勇敢地跟朋友們開啟話題,而朋友們也覺得加入政黨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有興趣的朋友就會幫忙宣傳理念,回饋很正面。

民國黨也因為黨主席徐欣瑩信仰妙天而有些爭議。問到這一點,陳湘菁表示,那只是主席的信仰;妙天的確有辦過類似同樂會的體驗活動邀請黨員參加,但他們還是可以自由選擇。

「你們為什麼甘願到小黨做義工?」
就算選情不樂觀,參選已經樹立一種新政治典範

剛成為職場新鮮人的何威融,初次遇見社民黨立委參選人范雲,是在社會學的課堂上。做為修過她課的學生,他理解並認同范雲及社民黨的政策和理念,因此義不容辭加入范雲的青年後援會,負責文宣設計跟部落格的管理等工作。

然而,范雲的選情並不樂觀。但何威融覺得范雲出來參選的這件事情本身,已經樹立了一種「新政治典範」。范雲曾說:「讓我們成為解方的一部分。」而何威融覺得,老師身教言教並行,實際成為行動者,是令人值得敬佩的。

何威融:「立委應該要對政策有見解,像會直接影響到民眾生活的勞工、食安等議題,就是更需要著墨的。這也是為什麼范雲老師不先選議員,因為要做的事不同,立委制定的法律會影響到全國人民。」

而他也在擔任助選志工的過程中更加了解各項議題。例如,何威融的媽媽是公務員,所以在改革年金、長期照護的議題上,媽媽也會開始跟他討論相關的議題,並且會幫忙轉貼一些貼文,這樣的舉動,也讓他覺得很溫暖。

改變社會不是一朝一夕,把觀念傳出去才是重要意義

今年32歲的劉哲豪本身從事新聞傳播業,他也會在自己有空的時候去幫馮光遠助選─當然是指他宣布退選前。不過不同於前面三位志工都先與候選人有過接觸,他選擇去幫馮光遠是因為《喜宴》這部片。

劉哲豪:「他們看『弱勢者』的時候不是用濫情、同情或憐憫的角度,而是用平等的角度。而且你跟他共事的時候,看他切入事情角度的方法,是一種很能適應、接觸新事物的方式。」

劉哲豪也說,因為馮光遠沒什麼私心跟階級感,會很認真的就事論事,「你可以跟一個年紀像是你爸爸的人平等的討論事情,他也不會用發號施令的方式,讓我很欽佩。」

當馮光遠宣布退選,身為助選志工的他難免覺得可惜,總覺得應該拚到底。不過回到客觀分析面來看,劉哲豪也認為,改變社會不是一朝一夕,把觀念傳出去才是這個活動的重要意義。

「馮光遠有辦法到淡水來選,還讓其他地方候選人覺得受到威脅(註),就表示社會已經做了相當程度的改變。」

年輕人:我要的藍綠給不了!

不論支持哪個政黨或候選人,這些年輕志工都在實際投入、了解理念的過程中對自己、對議題、也對生長的土地有更多認識。透過更多參與,才能讓政治不只是「少數人掌握的權力」;會直接「被政治影響」的大眾也能反過來,對政策的制定發揮影響力。

 

註:馮光遠曾質疑他的競選廣告看板被新北市政府以「行政不公」打壓,連租他廣告牆的屋主都被檢舉屋頂是違建,所以在FB上發表《給新北市長朱立倫以及三位副市長的公開信》

 

年輕人參政卻不知道適不適合、該怎麼做?讓學長姐的經驗來幫幫你!

更多討論與分享請看 FB社團-學長姐說 !

《學長姐說》也十分歡迎讀者來信提供經驗分享,意者請將基本資料及文章寄至 service@stormmediagroup.com

喜歡這篇文章嗎?

郭丹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