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KANO吳明捷之後的人生更精彩!嘉農到早稻田王牌 與長達112年的名校較勁「早慶戰」

台灣電影「KANO」席捲全台票房,緊接著2015年1月也在日本上映。劇中許多位球員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隨著電影的熱潮,讓這些為台灣棒球貢獻的老前輩,又從被歷史遺忘的記憶中重回舞台。而代表嘉農大殺四方的王牌投手吳明捷,及其他共同浴血奮戰的隊友,在畢業之後作了甚麼事、去了哪裡,電影就沒有交代下去了。同樣身為棒球員及球迷的筆者,菊紋日和物語要從吳明捷後來的人生經歷,來談談日本名校早稻田大學棒球隊與早慶之爭,點綴百年來的風雲歷史。

(圖/KANO嘉農)
吳明捷與他的隊友,畢業後做了什麼事?(圖/KANO日本語版臉書)

從嘉農到早大的王牌

1932年,嘉農王牌投手吳明捷,被日本傳統名校早稻田大學網羅,赴日留學。(註1)當時的日本尚未發展出職業棒球聯盟,社會人球隊也不若大學聯賽有組織性,因此大學層級的棒球聯賽算是國內最高殿堂。有了「麒麟子」加入後,早大棒球隊的實力自然如虎添翼,稱霸日本棒壇。而早期的棒球比賽,投手仍是需要上場打擊,與現代棒球導入了指定打擊(DH)制度相比,投手的位置還滿吃重的。不過雖然需要分心打擊,吳明捷屢屢好投的表現,讓有「日本棒球之父」及「學生棒球之父」的飛田穗洲讚不絕口。

(圖/KANO嘉農)
吳明捷離開嘉農後,到日本傳統名校早稻田大學繼續打球(圖/KANO日本語版臉書)

吳明捷不但是強投,也具備豪打的能力。1935至1938年,在學期間於1936年獲得東京六大學野球連盟秋季賽打擊王,1938年擊出追平記錄通算7支的全壘打。根據「早稲田大学野球部創部110周年記念特別号」記載,(註2)對於吳明捷的評價是「戰前早大的最強打者,不像傳統早稻田式輕碰的擊球法,而是採取全力揮擊」(戦前の早大の最強スラッガー),並表示吳明捷乃是在亞洲散播棒球種子的先驅。

而吳明捷自早稻田大學畢業後,進入拓殖株式會社,並擔任該社棒球隊主將,退休後留在日本經商,於1983年病逝日本,享年72歲。

早稻田與早慶戰

早稻田大學是在1882年,由前首相大隈重信所創立。棒球隊的成立,是在1901年。創隊後的首場比賽,是在同年向學習院大學送出挑戰書後進行,以7比6擊敗了學習院。爾後早大與死敵,慶應義塾大學的首次對決,則在1903年11月21日舉行。由於早稻田與慶應兩校之間,創校時間與學術地位上接近,在國立的東京大學之外,兩校同是東京都最有名的私立大學,彼此互相較勁。這三所學校又被稱之為東京學術界的「御三家」(ごさんけ,本意為江戶時代,幕府將軍德川家直系血親的三家大名:尾張、紀州、水戶,具有將軍家的繼承權,後被引申為各領域的前三大翹楚)。而之後早大與慶大的對戰組合,也就是著名的「早慶戰」,先從棒球項目開始,後來陸續加入橄欖球、劍道、田徑、籃球、划船、舉重、足球、賽車等40項運動項目,而不只體育競賽,像是辯論、研討會等等也常用早慶戰的名詞稱呼。

wasedateam1.jpg
早慶戰現場,於東京明治神宮球場。(圖/鄒宗佑)

回到早慶戰,在1904年6月,早慶兩校接連擊破了當時被認為全國最強的一高(第一高等中學校),在接著的早慶戰中是早稻田首次擊敗慶應,一時間早大野球部攀上了日本棒球界的頂點。依照當時野球部長安部磯雄教授與隊員的約定,若他們擊敗了東京都內的一流隊伍並取得全勝的話,將帶他們遠征至美國進行比賽。雖然當時日俄戰爭正進行得如火如荼,但安部教授仍說服了校長大隈重信及校方,讓他們遠渡重洋到美國訓練。

1905年,早大棒球隊搭船前往美國,也是日本棒球史上首支遠征海外的球隊。當然,在一百多年前的時代,飄洋過海到另一個國度是非常艱困的,因此早大球員們也把握這樣的機會,拼命學習美國先進的棒球戰術與球技,也帶回許多手套等球具。安部教授也把在美國的見聞寫作成書,指導其他學校,讓棒球運動普及化,這也是日本棒運發展史上,一項革命性的進步。

(圖/KANO嘉農)
大學層級的棒球聯賽,在當時算是國內最高殿堂(圖/KANO嘉農臉書)

不過之後,由於兩校之間競爭意識太過濃厚,雙方學生加油的方式也越演越烈,因而導致在1906年兩校球隊絕交,(註3)早慶戰也因此中斷19年,一直到1925年才重新復活。

1925年,東京六大學野球聯盟成立(包含了東大、早稻田、慶應、明治、法政、立教等六所大學),在此復活的早慶戰成了每季最熱門的對戰組合,往往座無虛席,在當時是全日本棒球界最大的盛事,同時也有進行收音機的轉播。當時早大陣中聚集了全國各地的明星球員,包含上述的台灣之光吳明捷,並在六大學聯盟中擊敗了來訪的芝加哥大學。

學徒出陣與最後的早慶戰

二戰後期,隨著戰事的白熱化,加上前線兵員漸漸不足,日本東條英機內閣發出「學徒出陣令」(がくとしゅつじん)號召全國大學生投筆從戎,事實上為強制徵兵。1943年(昭和18年),規定凡是在高等教育機構在學的20歲以上、就讀文科及部分理工科的青年,都需接受徵召入伍。而不只是日本本土的學生,另外還包括了當時日本統治下的台灣、朝鮮半島、滿州國及其他日本佔領地和日裔二代等,總共徵集了約13萬人。

1942年秋天,文部省向東京六大學聯盟下達解散令,法政、明治等大學的棒球隊相繼解散。不過早稻田棒球隊始終不屈服於來自軍部與大學當局的壓力,持續在艱辛的狀況下練球。隨著青年學生被徵召入伍,文部省學校報國團本部也為他們舉行了「學徒出陣壯行會」,首次壯行會於1943年10月21日,分別在東京、台北等地進行。

(圖/KANO嘉農)
部分球員在畢業後,也投身於職棒場上(圖/KANO日本語版臉書)

1943年10月15日,當時早大校長田中穗積對學生們說:「從現在開始,各位同學將迎來『棄筆拿刀』(ペンから剣へ)的新時期。」1943年10月16日,早慶兩校棒球隊,也克服萬難舉辦了「出陣學徒壯行早慶戰」,學生們認為,此次的出征,不知是否還能平安歸來,這也許是學生生涯,亦或是人生最後的球賽,因此當時稱為「最後的早慶戰」。(註4)兩校學生在賽後並肩留著淚演唱彼此的加油歌,彼此互相鼓勵,這時彼此的友情早已超越了比賽的勝負。

當時早稻田大學有4500名青年學子,以祖國的大義之名被送上戰場,也是當時入伍學生最多的大學。不過戰爭總是殘酷的,在二戰中早大棒球隊的球員、校友及社員,共有34名陣亡,這段最後的早慶戰故事後來也搬上了大螢幕。

霸者早稻田

從1903年在日本三田網町球場,早稻田和慶應進行了第一屆的早慶戰起,統計至2014年春季賽為止,早大在早慶戰中的戰績為216勝179敗10和。而在東京都六大學野球聯盟中,共獲得了43次優勝。距今有83年歷史的早大加油歌「紺碧の空」歌詞內,以「霸者早稻田」作結,顯示早大在日本棒球史上的地位與成就。

wasedateam2.jpg
早慶戰的盛況。(圖/鄒宗佑)

此外,許多球員在畢業後,也有部分投身於職棒場上,在日本職棒的如日本火腿隊的「手帕王子」齋藤佑樹、阪神虎隊的鳥谷敬、軟體銀行的江尻慎太郎等人。而效力美國大聯盟MLB的球員,則有巴爾的摩金鶯隊的和田毅、密爾瓦基釀酒人隊的青木宣親,可說對棒球運動具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在早大邁入創校132年的今天,棒球隊也已創部113年,在江山代有才人出的情況下,也許下一個明日之星就在陣中,筆者也期盼,早大野球部的百年榮光能持續傳承,替棒球運動培育未來。

(圖/KANO嘉農)
吳明捷不但是強投,更被評價為「戰前早大的最強打者」(圖/KANO嘉農臉書)

註1:嘉義大學,KANO 嘉農棒球史,怪腕巨投—麒麟子吳明捷
註2:ベースボール・マガジン社発行に、『戦前の早大の最強スラッガー。早稲田式の軽打ではなくフルスイング』と寸評がある。呉明捷はアジアに野球の種をまいた。
註3:例如首場早慶戰,慶大學生在勝利後,到早大校長大隈重信的宅邸及早大校門前高呼萬歲,並唱慶應校歌。第二戰早大勝利後,至慶大創辦人福澤諭吉的公館及慶大門口前慶賀,彼此激怒對方。導火線的第三戰,因球場坐位問題校方怕引發混亂,故無限期中止球賽。 
註4:「ペンから剣へ―学徒出陣70年―」展によせて,《読売新聞》

文/ 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作者 鄒宗佑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